王正绪:巴基斯坦:超越冲突 建设东西南北交汇的未来
2019年11月22日  |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  阅读量:2815

巴基斯坦11月13-14日举办首届玛嘎拉山(Margalla Dialogue)对话。随着近年来巴基斯坦国内政治局势稳定,经济发展开始呈现良好势头,巴方的政策和战略研究机构也试图构建一个以巴基斯坦为主导的对话平台。

这个以伊斯兰堡郊外、喜马拉雅山麓美丽的玛嘎拉山命名的对话机制的建立本身,展现了巴基斯坦国内国际政治发展的一些新特点。长期以来,在全球政治版图上,巴基斯坦一直作为安全和战略领域的重要国家存在。冷战时期,巴基斯坦是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阻拦苏联南下印度洋和南亚的重要支撑国家。美国向巴基斯坦提供了大量的武器和军事开支,客观上帮助巴基斯坦承受住印度战略和安全上的压力,但也造成了巴基斯坦国内政治和经济严重的军事化。

冷战之后不久,全球又迎来911。其后,巴基斯坦又成为美国阿富汗战争的军事基地,美国的对巴关系继续被军事和安全议题主导,巴国依然摆脱不了严重军事化的局面。

巴基斯坦在全球和地区发展中这种接近扭曲的角色,近年来逐渐发生变化。一方面,美军逐步脱手阿富汗,对巴基斯坦的经济、军事援助急剧减少。阿富汗国内和平进程虽然步履蹒跚,但重新发生大规模的战乱的可能性已经不大。

而全球经济版图也在发生巨大变化,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的成长,带动了不少南方国家也走上了经济增长的通道。

巴基斯坦也想摆脱地缘政治和安全问题的束缚,而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应时而来。中巴经济走廊开始建设以来,巴基斯坦的经济有了显著的变化。巴基斯坦正在从一个严重军事化的国家,慢慢变成一个“正常”的,以发展为主题的国家。

此次对话的主题正是“和平与发展”,力图推动区域内国家成为和平的伙伴(partners in peace)而共同发展(developing together)”。和平与发展一向是中国崛起的两个规范性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崛起也正在改变世界各地的思考和想象国家发展、世界事务的方式。中国主导推动或积极参与的一带一路倡议和RCEP、东盟+1自贸区等区域一体化和全球化的工作,也影响着各国对发展和国家间合作的认识。

此次对话,巴基斯坦方面提出了南亚-中东-中亚(South Asia-Middle East-Central Asia, SAMECA)的区域概念,很有新意。如果将这三片区域放在一起,巴基斯坦正好处在这一区域的中央,是中亚、南亚、中东三大政治地理、经济地理板块的交汇之处。推动着三块地区的经济一体化,巴基斯坦定会从中大大受益。

不仅如此。当今世界三对相互角力的大国关系,其边界正好都顶到巴基斯坦的国境。代表美国应对中国崛起的“印太战略”,其最西边界正是巴基斯坦东部的邻居印度;世界上第二对大国角力关系,美俄之争,其南部边界正是巴基斯坦北边的中亚地区;而世界大国角力的中东地区,其最东边界正是巴基斯坦西边的伊朗。如此,面对这三对(组)全球性的大国之争,巴基斯坦都可以置身于外。

巴方力图不卷入任何一对大国之争,而利用其特殊的位置,将巴基斯坦变成各方合作共赢的场地。巴方一位主题发言人说,巴方愿意把自己建设成一个各方在此充分合作的“大熔炉”。

当然,巴方SAMECA区域化和“大熔炉”理想,目前尚存在结构性的困难。巴方一位主旨报告人就说,南亚是世界上一体化程度最低的地区。此间的原因显而易见。巴基斯坦虽然可以自外于三对全球范围内的大国角力,却很难摆脱印巴之间长期的敌对关系。

今年八月以来,印度在克什米尔地区实行军管,极度恶化了印巴关系。对话的会场立着一个“克什米尔军管已达101天”的海报,而游客到达伊斯兰堡机场,首先看到的是一张巨幅海报:全世界,为克什米尔发声!

对话会上,巴基斯坦方面发言人不断地指责印度极度恶劣的意识形态和侵略与压迫行径,甚至称其为法西斯政权。在这种局面下,南亚的一体化从何说起。

巴基斯坦要做东西南北的世界交汇之地,解决问题的钥匙在印度,这就是南亚这块土地上又一个深刻悖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