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背景下的宗教与中国周边外交”研讨会成功举行
2016年11月19日  |  阅读量:6252
光明网讯(记者颜维琦)11月19日,“一带一路背景下的宗教与中国周边外交”学术研讨会在复旦大学召开,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社科院、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共上海市委党校、上海社科院、上海外国语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同济大学、上海大学、华东政法大学等单位多领域的专家学者围绕“宗教与中国对外战略”、“‘一带一路’建设的宗教风险”、“宗教与中国周边安全”等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本次会议由复旦大学中国与周边国家研究中心、复旦大学宗教与中国国家安全研究中心、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中共上海市委党校发展研究院联合主办,旨在整合国内各单位、各学科的研究资源和优势,为深化“一带一路”研究贡献智慧。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任、宗教与中国国家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徐以骅教授在致辞中指出,宗教与中国对外战略、“一带一路”建设、周边安全的关系正日益密切。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亟待更加多元和深度的学术研究成果加以支撑。周边地区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区域,而宗教因素则是影响周边地区和国家的重要变量,两者的结合将为动态理解、评估“一带一路”建设的环境与走向提供新的切入点和观察点。
 
重视宗教因素在中国对外战略中的作用
宗教活动贯穿于人类文明之中,有巨大的感召力和凝聚力,是民间外交、公共外交的重要资源。促进宗教因素与中国整体对外战略的良性互动,是一项亟待开启和推进的议题。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系副主任赵可金教授指出,宗教网络化使得宗教呈现出一种和主权性权力不同的网络型权力,使宗教日益成为民间外交和公共外交的主角之一,并对中国外交产生日益明显的影响。
上海外国语大学丝路战略研究所所长马丽蓉教授认为,在外交层面,应该从价值沟通、增信释疑、反恐共识培育等方面发挥宗教因素的独特作用,而这需要我们充分借鉴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加强我们自身的研究能力和队伍建设。
上海社科院宗教研究所所长晏可佳研究员建议,应聚焦当前国际社会所面临的共同挑战,积极开展跨国宗教对话,发挥宗教因素在全球治理中的独特功能。
陕西师范大学外语学院院长王启龙教授提出,藏传佛教在国内外都有为数不少的信徒,是具有世界影响的宗教流派。具体到中国周边的印度、尼泊尔、不丹等同样具有藏传佛教传统的国家,以藏传佛教为媒介的中外交流,有望成为政府外交的重要补充。
 
正视“一带一路”建设中的宗教风险
系统和客观地评估“一带一路”建设所面临的现实和潜在宗教风险已成为当前的重要课题之一。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所副所长郑筱筠研究员指出,宗教本身不是风险,但在一定条件下可能会与政治、经济、社会等因素相互交织,成为各种矛盾冲突的爆发点,我们应该正视“一带一路”建设进程中可能面临的风险问题及其引发的“蝴蝶效应”。
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黄平博士进一步区分了发生型和认识型两类宗教风险,并以巴基斯坦为例考察了宗教冲突、教派斗争、极端主义等三种具体风险形式,同时还评估了它们对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中国海外投资与公民权益的可能影响。
上海社科院上合组织研究中心主任潘光研究员重点考察了欧亚大陆丝绸之路沿线的几大文明断裂带,并辩证、全面地逐一分析了各个内部和相互之间的文明互动关系。他还指出,文明断裂带也是文明融合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以色列等国在文明融合上就有很好的经验。上海市国际关系学会研究员金应忠也提出,各宗教之间既有冲突张力的一面,也具有多元共生的一面,要注意发挥宗教中积极、和谐的因素。
 
聚焦宗教与中国周边安全局势
周边国家和地区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周边国家政局稳定和周边地区安全,对“一带一路”建设至关重要。
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余建华研究员提出,宗教极端主义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在中亚地区所面临的重要安全挑战,且与恐怖主义、毒品犯罪等跨国犯罪结合在一起。从长远发展来看,对于这一问题仍然要予以充分重视。但是,与西北、北非有所不同,宗教极端主义还未能威胁中亚整体的安全形势,没有必要过分夸大它的危害性。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涂怡超指出,美国、沙特、梵蒂冈等国积极将宗教因素纳入对外战略范畴,而这也对过去、当前和未来中国的周边环境均产生了很大影响。在“一带一路”建设进程中,中国需要在大国战略、周边国家整合、跨界民族和宗教格局中找到自己的坐标,并要注意宗教问题可能产生的连锁效应,为中国的外交与安全创造良好内外部环境。
中共上海市委党校邹磊博士提出,宗教因素是理解和评估沿线若干战略支点国家政局走向的切入点之一。印度尼西亚是东盟第一大国、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国家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枢纽,其国内的政教格局与中东国家或中南半岛国家均存在较大差异。当前佐科政府所面临的“钟万学事件”以及由此引发的政局波动,值得高度重视。
上海社科院世界中国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王震则聚焦“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伊斯兰国”问题。他认为,“伊斯兰国”对国家政治秩序和周边区域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而它的所谓“圣战意识形态”又有很强穿透力,未来如何防止“伊斯兰国”在中国周边地区的扩散是一项重要课题。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研究》编辑部主任庄俊举指出,冷战结束以后,包括宗教问题在内的各类非传统议题迅速上升且势头迅猛,对世界秩序、全球治理、地区安全、中国外交等都提出了许多新的课题,其中既有机遇,也有风险,需要我们进行跨学科、多视角的深度讨论。
据悉,未来会议主办方将继续聚焦“一带一路背景下的宗教与中国周边外交”这一主题展开研究,并定期召开相关学术研讨会,以期形成有深度的研究成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