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哲理:社交媒体时代的中非公共外交
2022年09月24日  |  来源:当代世界  |  阅读量:2230

在社交媒体时代,中非如何通过跨文化交流向彼此展现真实、客观的形象?在非洲大量年轻人通过社交媒体审视自我、认知世界的情况下,如何向非洲展现一个更加真实、客观的中国形象?无论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虚拟世界里,任何交流手段都只能传达业已存在的事实,而社交媒体则起到了连接世界并传播信息的职责。在此背景下,回答以上两个问题,首先需要探究目前中非合作中的跨文化交流策略和公共外交实践的发展历程与现状。

中非跨文化交流

自冷战结束以来,中非合作实现跨越式发展,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中非合作的成功为非洲大陆带来了崭新的经济和工业发展模式。中非合作成功的主要支柱可以归纳为:政治上平等互信,经济上合作共赢,文化交流上互学互鉴,安全上团结互助,国际事务上协调一致。中国与非洲各国间的合作水平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异,有些处于相对初级的贸易伙伴关系,有些已成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但无论中国与非洲各国之间的合作处于何种水平,双方都亟需制定有助于中非跨文化交流实践的策略,通过在文化、社会与民间交往领域的相互了解超越以所谓西方现代性经验主导的对非合作现状。

人文交流机制正是为此而建立的,以实现超越政治精英层面的合作。例如,2017年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召开首次中国—南非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会议,其目的就是为了增进双方普通民众的相互了解,因此该机制也被称为增进“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策略。目前,中非间的一些人文交流机制在政府和政治精英层面产生了深远影响。虽然在中非普通民众中实现预期效果进展缓慢,但这些机制使非政府组织、独立文化机构、学术机构和其他相关组织之间的交流研讨成为可能。在人文交流机制框架下,研究内容虽不再局限于传统的经贸合作和政治领域,但新的趋势是大量研究需要依赖中非之外的第三方个人或机构去实现。与此同时,关于中非合作的研究成果,除贸易和高级别政治课题之外的研究往往会受到不同视角、不同原则甚至鼓吹中非负面内容论调的限制。因此,当前关于中非跨文化交流的诸多研究成果仍是伴有刻板论调的所谓西方现代性观点。毫无疑问,这类研究通常会唱衰中非合作前景。

然而,我们也看到了一些积极的研究成果,部分学者在一定条件下和认知范围内对中非文化进行了研究,从文化、社会学或语言学的视角探寻与之相关的实用性跨文化交流策略。更有学者提出,中非应探索文化相似性,并以此为基础,打造对普通民众具有吸引力的跨文化交流平台。

公共外交、新公共外交和数字公共外交

自20世纪60年代公共外交兴起以来,许多国家将其作为重要工具来促进自身外交关系发展。与主要聚焦高层政治、经济和文化事务的传统外交不同,公共外交旨在赢得民心。换言之,传统外交更侧重于通过外交进程促进国家和政府官员间的互动,而公共外交则是国家希冀在另一国民众中赢得好感,以便在国与民之间建立良好关系。南卡罗来纳大学公共外交中心将公共外交定义为一种互动维度的外交,并指出其不仅具有全球性,而且涉及众多参与者和关系网。公共外交超越传统外交实践的优势在于它具有公开性和互动性,是各国促进相互信任、建立富有成效的关系的关键机制,对于建立安全的全球环境至关重要。通常来讲,各国通过教育交流项目、访学计划、语言培训活动、文化交流、广播电视等方式,改善“输出”国形象,并在更宽维度上改变“输入”国的政策倾向。

随着数字化时代的到来,以发展软实力为新着力点、将公共外交作为单独领域扩展到非国家行为体的外交行动被称为新公共外交。与传统公共外交相比,新公共外交的内涵更加广泛,实施方式更加灵活,其工作目的旨在捕捉国际关系发展趋势,而工作对象多为在世界政治中具有一定地位的非国家行为体,如非政府组织、超国家组织、次国家行为体,甚至是私营公司。比起国家层面的公共外交,新公共外交注重与外国公众进行有意义的交流和互动,为本国品牌和本国生活方式塑造更完整、更积极的形象。根据信息传播特点,新公共外交致力于利用网络社交媒体传递信息。诸如脸书、推特等主流社交媒体已经成为各国大使馆、领事馆等官方机构的主力宣介平台,并为其官方网站提供了有效补充。网络社交媒体中传播的信息通常更为简短、具有互动性且易于访问。以中国驻非洲外交使团为例,脸书和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助其在线上拓展公共关系,以更低的投入在中国外交官与非洲中产阶级和基层民众间搭建了沟通桥梁,让非洲国家除政治精英以外的人群通过更直接、更简便的方式接触到有关中国的信息。这一举措有效提高了中国在非洲的受欢迎程度,改善了中国在该地区的国际形象,进一步巩固了中非友谊。

数字公共外交是指在公共外交实践中使用网络社交媒体影响目标国更广泛的民众群体,以展现“输出”国的正面形象。这需要国家行为体有能力仿照日常活动中的公共关系策略和技术,与其目标受众沟通交流。而社交媒体平台帮助“输出”国在线上拓展公共关系,以更加低成本的投入搭建起与中产阶级和普通民众间的沟通渠道。有学者对中国公共外交中社交媒体的成功应用评价道:“中国驻外大使意识到若要充分发掘Web2.0的全部潜力,就需要调整自己的话语方式以适应公众,以便使所传达的信息能够在其发布者(中国)和接收者(非洲公众)之间有效传播。” 除此之外,诸如油管、微博、图片墙、微信、抖音和TikTok(抖音海外版)等媒体也通过各自平台的独特呈现方式,以不同形式讲述更深层次的中非合作故事。

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助力中非公共外交

当前,一些不隶属于任何官方与非官方组织的自由职业者愈发活跃在数字公共外交进程中,他们已然成为数字公共外交领域的重要参与者。这些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的共同点在于,他们都拥有丰富的跨文化交流经验和较大的网络影响力。例如,在中国出生、在加纳长大的网络博主赵慧玲,在油管平台讲述“我的非洲故事”,收获了几十万粉丝的关注;曾在中国国企工作10年的王垚离职后,在肯尼亚用抖音开始了自己的直播事业,并在该平台拥有460万粉丝,成为迄今为止中国最受欢迎的关于非洲的视频博主。而最著名的非洲视频博主非加纳人贝特霍尔德·温克勒(Berthold Winkler)莫属,以其网名Mr.Wode Maya为大家所熟知。他在2013年于沈阳航空航天大学留学时开始了直播之旅,通过油管平台记录自己在中国的日常生活,目前已有近85万粉丝。他们作为目标国家的“天然代表”重点向本国民众传达目标国文化、传统、历史、发展、娱乐和社会构成。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通过直播或发布动态的方式将目标国家的日常生活和文化活动进行自然展播,真实传递了目标国家社会状态与文化习俗,并希望能够改变祖国民众对其所在国家及人民的刻板印象。

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已成为公共外交的重要实践人群,中非双方都需要予以鼓励,并为其提供更多空间,以向目标国家展示善意。因其在本国和目标国均享有广泛影响力,在非中国视频博主与在华非洲视频博主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从本质上讲,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已成为中非各国分享其本国价值观的最佳实践者,数字公共外交已经成为传统公共外交和新公共外交的有效补充。

社交媒体交叉传播

社交媒体交叉传播是指在一个融合平台下或通过将多个平台链接到一个私人账户上,来使用多个社交媒体平台。社交媒体使用者可以通过其偏爱的平台接触到更多平台入口,最后通过交叉传播,从很少使用或访问的平台上获得大部分内容。例如,推特用户可能会被引导查看图片墙、脸书、油管、抖音海外版上的内容,从而更加全面立体地了解目标国相关信息。社交媒体资源整合有望成为中非双方下一代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之间合作的基础,成为从传统公共外交向数字公共外交转变的契机,并进一步衍生出新的公共外交行为体,如大型企业与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的联合。

为使社交媒体交叉传播达到预期效果,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需要了解不同社交媒体平台如何协同作业,包括如何统一发声以使信息更有效地传播。这种做法有两个优点,首先是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要传达的信息可以在不被其他社会部门干扰的情况下到达受众端,其次是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影响范围更广,可触及中非合作中的绝大多数利益相关方。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的过人之处在于他们能够驾驭和利用中非关系中特有的交叉传播方式,将其作为跨文化交流工具。通常情况下,中非双方民众所常用的社交媒体平台存在差异且造成了沟通障碍,而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通过交叉传播恰到好处地弥合了这一不足。例如,在非中国博主努力使在推特、油管、脸书、图片墙和抖音海外版上制作和发布的内容出现在中国的微博、抖音和微信等平台上,与此同时,他们将中国社交平台上的内容搬运至非洲民众更青睐的国外主流社交媒体平台,以此完成交叉传播。

在社交媒体交叉传播过程中,由于语言障碍和对西方通用社交媒体平台的依赖,居住在中国的非洲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没能成功地向非洲同胞传达好有关中国的信息。中国常用社交媒体与西方主流社交媒体之间的鸿沟,束缚了非洲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与非洲同行相比,中国的数字公共外交自由职业者在使用社交媒体开展公共外交方面往往更为突出。

非洲青年红利助力中非合作

青年红利指劳动年龄成年人与受抚养人的比例显著增加所带来的经济利益。人口增长数据显示,非洲人口预计将在2050年翻一番,劳动年龄人口比例预计将急剧增加,并出现“青年膨胀”现象,即年轻人口数量和比例都有较大增长。据估计,2015—2035年期间,非洲劳动年龄人口将增长约4.5亿人,每年增长约 3%。到2050年,非洲将有 3.62 亿年龄在15—24岁之间的年轻人。

尽管以南非为代表的有些非洲国家在教育领域进行了重点投资,但要将“青年膨胀”转化为发展红利,非洲各国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来看,非洲人口增长与青年人数激增非但没有带来发展红利,还在部分国家埋下了混乱的种子。因此,非洲国家迫切需要制定旨在将“青年膨胀”转化为发展红利的规划与相关政策。

隧道尽头为光明。形式多样的社交媒体平台可成为推动青年教育发展的工具,并进一步缓解非洲青年人群对正规教育需求的压力,为非洲年轻人提供就业培训,帮助其做好就业准备。此外,社交媒体还将为年轻人创业提供海量信息支持,带来重要发展机遇。今天,世界各国的年轻人已将社交媒体视为其实现梦想的重要工具。而社交媒体在全球范围内的广泛使用意味着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已成为“潜在市场”,而非洲年轻人也不例外。

在接下来的20年里,由于非洲迅猛的人口增长速度,谁能够抓住非洲青年群体的思想和需求,谁就有更好的机会获取更大的全球市场份额。当今世界,社交媒体已成为人们认知世界和紧跟时代的重要方式,通过社交媒体参与跨文化交流和实施公共外交政策势在必行,其在非洲发展进程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谁能利用网络信息技术率先捕捉这一战略机遇,谁就能率先利用非洲青年发展红利,掌握发展对非关系以及树立自身良好形象的主动权。在中非合作大潮中,充分借助非洲青年发展红利既可以确保中非关系拥有美好的未来,又有助于中非双方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本文作者为南非姆贝基非洲领导力研究所研究员。)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