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坡岭:俄罗斯从“向东看”到“战略东转”
2022年09月06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2882

从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到2022年俄乌冲突,俄罗斯与美欧之间的关系从裂痕加深逐渐演变成对抗和对立,俄罗斯的国际战略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之后,俄罗斯曾寄予厚望的俄美关系“重启”彻底成为过去式。在俄美关系恶化、美欧发起对俄经济制裁和俄国内出现经济困境的背景下,俄罗斯在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问题上积极“向东看”,一方面加大远东开发力度,另一方面积极发展与包括中国在内亚太国家的能源和经济合作。不过,此时的“向东看”在处理俄美关系和俄欧关系上还是有差别的,在俄美关系向着竞争性对抗发展的同时,俄欧关系还具有竞争性合作的特征,俄罗斯保留了与欧洲恢复和发展现代化伙伴关系的希望和选项。

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后,美欧一起对俄发起全面制裁,短期内俄美关系和俄欧关系回归合作的概率很小。新的历史条件下,俄罗斯开始把“向东看”调整为“战略东转”。如果说之前的“向东看”是俄罗斯抵御西方压力的亚太战略布局,那么“战略东转”已不再限于亚太战略,而是俄罗斯全球战略层面的调整。

俄罗斯当前的“战略东转”,包含向东、向南寻找合作伙伴,推动国际秩序和国际格局向有利于俄罗斯全球利益转变的战略构想。这里的向东、向南包含地理、地缘政治和全球战略格局三个维度的含义。

从地理维度看,俄罗斯提出的“战略东转”构想,在亚欧大陆上包括除“西方”欧洲之外的所有方向,既包含东亚、东南亚的“东方”,也包含印度、土耳其以及中亚独联体国家等南亚、中东的“南方”。从地缘政治维度看,该构想改变了过去把欧洲作为主要战略合作方向的设想,转而把欧洲之外的东亚、东南亚、南亚、中亚和西亚以及更遥远的非洲、拉美地区国家作为着力拓展的对象。从全球战略维度看,俄罗斯的“战略东转”是把传统上相对于“西方”阵营的“东方”国家以及相对于“北方”的“南方”国家作为合作对象,作为应对制裁封锁的突破口。

俄罗斯的政治领袖和战略精英认为,俄罗斯是具有全球利益且拥有全球影响的大国。在俄罗斯看来,随着全球力量中心转移,大国间地缘政治对抗不断升级,俄罗斯必须主动争取对自己最有利的态势。从俄罗斯的对外政策文件和外交实践看,俄坚持认为,大国是世界秩序和战略平衡的领导者。基于这种认知,俄罗斯2014年之后的“向东看”实际上定义了俄罗斯与美国的竞争性对抗关系,与欧洲的竞争性合作关系,与中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22年2月之后的“战略东转”则定义了对抗美欧霸权的全球战略新布局。这是因为,在俄乌冲突和美欧对俄全面制裁背景下,俄罗斯与欧洲、美国的关系已经发生根本变化,对抗性成为这种关系的唯一属性。

面对美欧的全面制裁和对抗打压,俄罗斯的安全环境、发展条件和国际合作条件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向东看”这种单纯亚太战略布局意义上的调整已经无法满足俄罗斯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在美欧全面制裁以及欧盟实施与俄能源、经济和技术“硬脱钩”的情况下,俄罗斯一方面需要加强国内经济自主、技术自主和安全自主,另一方面需要与中国、印度、土耳其、越南、印度尼西亚等亚太国家,以及与非洲国家和拉美国家发展能源和经贸合作。同时,俄罗斯也相信,与中国、印度、土耳其、伊朗和其他广大南方国家等反对单极霸权秩序的力量合作,能为俄罗斯争取有利的国际生存环境。

同时,“战略东转”也反映了俄罗斯推动国际秩序变革的决心和立场,是俄决心推翻美西方霸权、打破单极世界、构建多极世界立场的体现。

俄罗斯之所以要坚决推动国际秩序变革,主要有三个方面原因。一是对现行国际秩序的强烈不满。俄罗斯认为,现行国际秩序是冷战后形成的美西方一家独霸的不合理秩序。霸权治下的国际秩序,利益只能单向流入美西方,而不允许俄罗斯及其他广大发展中国家共享。二是对历史发展趋势的判断。俄罗斯认为,单极世界已经逐渐走向终结,世界多极化是大势所趋。但美西方极力护持单极霸权,这是违反历史潮流的。三是坚持认为自己必须作为多极世界中的“一极”。俄罗斯认为,作为活跃在世界舞台上的重要大国,俄应当成为推动国际政治多极化的重要力量,并且作为多极世界中的一极参与全球治理。

就当前国际秩序的主导观念看,俄罗斯认为,无论当前世界经济政治化的“政经合一”趋势,还是全球气候和卫生防疫等“新兴治理”需要,俄罗斯都是当事方和参与者之一。尽管全球权力格局正向着美国霸占安全权力和中国等新兴国家引流经济发展的双引擎格局演化,俄罗斯在新的全球权力分配中也不能置身事外。特别是从决定国际秩序的制度安排看,过去由西方主导的国际组织如北约、欧盟、七国集团等来规范和设计的秩序,正向着由二十国集团、东盟、金砖国家组织、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等共同参与塑造的秩序转变,在这种多元化制度安排演化中,俄罗斯是关键的当事方。

俄罗斯的“战略东转”,正是在推动欧亚国际秩序演变的基础上,推动国际秩序向多极化方向发展,进而从根本上改变俄罗斯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浪潮中的不利地位,为俄罗斯谋取最大的地缘政治利益。就此而言,未来影响俄罗斯“战略东转”的关键要素将不仅仅是在局部发生却具有全局性影响的俄乌冲突,那些具有长期性特征的因素,如世界主题和国际秩序主导观念的变化以及影响和规范国际秩序的多元化制度安排等,也将成为关键变量。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