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韦默:拜登上台将如何改变美国的外交
2020年11月10日  |  来源:中美聚焦  |  阅读量:4462

拜登外交政策的重点将是:(1)恢复美国国力;(2)重建美国的同盟关系;(3)构建“民主国家联盟”。

恢复美国国力

根据拜登的竞选主张,美国的国内政策和外交政策是息息相关的,简言之,只有国泰民安,在外交上才有话语权。他表示:“如果不扶植本土制造业,不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不解决就业问题,不培养国家的创新能力,不改革移民政策,我们的外交政策就不会成功。”

拜登的外交政策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强调,美国的外交政策制定者必须重视国内事务,因为处理好国内事务是外交政策成功的必要条件,尤其在新冠疫情和种族主义暴乱在美国愈演愈烈的环境下。

他指出,解决美国社会的系统性问题,有助于重建世界对美国民主价值的认同,更有助于恢复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让美国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

重建美国的同盟关系

拜登和特朗普的主要分歧之一是他们对同盟关系的看法。特朗普视同盟关系为包袱,而拜登则视同盟关系为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基础,他认为,只有与志同道合的盟友一起努力实现共同目标,美国才会更强大。

然而,重建同盟关系绝非易事。即使拜登当选,盟友也不会立马改变对同盟关系的看法。美国首先需要承认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同时以谦逊的态度和循序渐进的方式来处理同盟关系,以此重新赢得盟友的尊重。

拜登与特朗普政府对国际机构的态度也不尽相同,拜登表示,若他当选美国总统,美国将重新与国际机构接触,致力于改革国际机构。沙利文表示,国际机构的事务不能缺少美国的参与,美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必须为应对全球重大挑战出一份力。

构建“民主国家联盟”

拜登还将寻求与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一道,建立一个新的民主联盟,共同确立中国崛起、气候变化、新冠疫情、贸易投资等议题的优先事项。

中美不能脱钩

拜登在竞选集会上承诺,在他上任后的100天内,美国将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伊核协议》以及特朗普执政时期美国曾退出的国际组织,举办“全球民主国家峰会”,完成阿富汗撤军计划,重新评估中美关系等。

据沙利文透露,重回《巴黎气候协定》是不够的,拜登还计划将该协议推向一个新的高度,让更多的国家参与全球治理。

在伊朗核问题上,拜登承诺美国重返《伊核协议》,并与所有的地区盟友密切合作,缓和紧张局势,降级冲突,化解潜在危机,如果有可能的话,与伊朗达成一项新的“伊核协议”。

拜登上台后的第一要务是从阿富汗撤军,这与特朗普政府是一致的,但拜登关注的是如何安全地从阿富汗撤军。

拜登在对待中俄两国的态度上与特朗普政府相比显得更为圆滑。沙利文称,拜登将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应对俄罗斯的威胁,但不排除与俄罗斯谈判的可能性,只要符合美国的利益,他不会拒绝与俄罗斯谈判。此外,在与中国开展战略竞争的同时,他将与中国在双方有共同利益的领域进行合作,而并非以脱钩的形式来对待中美关系。

沙利文对美国外交政策的见解 

沙利文曾担任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办公室副主任和政策规划主任、拜登的高级助手(在拜登担任副总统时期),以及希拉里2016年总统竞选活动的首席外交政策顾问。

沙利文认为,美国需要寻找新的“工具”来推动外交政策议程。除了要改革联盟体系和国际机构以外,还要成立新的国际机构和制定新的制度,才能适应当下国际形势的发展。

他指出,美国的外交政策决策机构需要重新审视其实现目标的方式,并提出:“必须调整我们的国家安全策略,以增加外交和民权工具的使用,尽可能地减少军事工具的使用,并尽可能地采用经济和外交手段来处理国际关系。”

沙利文认为,进行广泛的辩论有利于新观点的产生,将新观点纳入外交决策过程中是极其必要的。他表示,拜登将确保劳工代表和环保人士参与外交政策制定和贸易协定谈判。虽然民主党内部在外交政策上存在分歧,但温和派和进步派之间的共识多于分歧,例如结束在中东的战争、把中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利益置于外交政策的中心、在全球捍卫民主价值观等。

(大卫·韦默(David Wemer),美国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副会长。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复旦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