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绍雷:普京执政20年与俄罗斯对外战略新动向
2020年09月14日  |  来源:《当代世界》2020年第9期  |  阅读量:4042

内容提要:普京执政20年来,励精图治,在压力和挑战中积聚并提升了强劲的国家力量,获得了民众和精英阶层的持续支持。普京坚持保守主义政治路线,保障了国家统一与大国地位,并坚定不移地抵御霸权,为维护全球与地区稳定作出了贡献;与中国合作为构建睦邻友好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并推动国际秩序的完善与改革做出了努力。当今,俄罗斯对外政策正在积极探索新的发展和定位。从“大欧洲”走向“大欧亚”,表明俄罗斯对外战略发展重点在统筹兼顾中发生重大转移;从“大三角”转向寻求中、美、俄三方关系的新构架,以及在全球有所选择的拓展中发掘新机遇,说明俄罗斯正在力争实现“和平的支持者、自由选择发展道路的担保者、反对霸权与‘新不结盟运动’的领导者和地球环境的维护者”的目标。

俄罗斯总统普京执政已20年,究竟应如何来看待20年来俄罗斯外交的成就与挑战?如何估量俄罗斯对外战略理念与政策的最新发展?作为传统的世界大国,普京执政20年来,俄罗斯外交思想不断在总结和辩论中探索新的发展和定位,逐渐完善并形成以维护俄罗斯国家利益为宗旨的新战略。 

普京执政20年与俄罗斯外交思想的新发展

与20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之后衰败混乱的俄罗斯相比较,今天即使是一个没有到过俄罗斯的人,也能够深深感慨于俄罗斯已经可以完全独立自主地处理内外事务,历经重大考验而坚定不移地捍卫国家统一,人民自信且国家稳固地立于世界大国之林。因俄罗斯2008年所处的“黄金时代”,有人认为俄罗斯总统普京当时可以被评为“俄罗斯历史上最伟大领袖之一”。但笔者以为,2008年之后经历西方一系列打压的俄罗斯依然不折不挠地应对困难挑战,恰恰更能显示俄罗斯的顽强和普京的胆识与决断。诚如莫斯科卡内基中心主任特列宁对此的评价,“自1999年起,普京致力于达成两项重要目标:捍卫俄罗斯国家统一,重振莫斯科在全球舞台上的荣光。他已经得偿所愿。”

俄罗斯的外交成就得益于普京在国际风云变幻中审时度势、敢作敢为:无论是叙利亚冲突中的果敢出手和提出获得国际舆论普遍认可的“化武换和平”建议,还是在委内瑞拉危机对马杜罗政府施以援手而不惧美国压力,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在外交领域,拥有丰厚文明积淀的俄罗斯,善于就国际议程提出建设性的构想。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俄罗斯倡议发挥联合国作用、维护国际稳定,得到了诸多国家的肯定。2020年春,卡拉加诺夫领衔的俄罗斯国立高等经济大学团队撰写的《俄罗斯外交政策新思想》一文认为,在全球和地区层面,俄罗斯已成为世界安全的维护者、各国自主选择发展模式的保护者以及矛盾冲突的平衡与协调者。

毋庸置疑,这样一种大国地位需要有包括军事战略实力在内的综合国力、人民支持、精英团队努力、政府动员能力等多种因素的坚强保障。从21世纪第一个十年后期开始,普京目标明确的强军路线得到了全面落实。俄罗斯不仅维持着世界第二军事大国地位,而且在若干先进武器领域拥有领先美国的优势。历经20年风雨考验,在俄罗斯这样一个相当大程度上已经开放的社会,除个别时段外,俄罗斯民众对普京的支持率长期在60%—70%之间或以上,并且在相当长时期保持在80%以上,这在西方是不可想象的。除了普京个人的能力和作用外,一大批精英的辅佐也至关重要,他们的共同努力提升了整个政府处理内外事务的效能。

尤其是,20年来普京与中国领导人一起身体力行,全面推动俄中关系发展,不仅使两国在政治、经济、安全、文化等各领域合作有了巨大进步,而且推动新兴国家在当今国际事务中发挥出越来越大的作用。在中美关系急剧下滑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在华为、香港国安法、南海、国际抗疫合作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百般挑衅中国,俄罗斯是仅有的在这些问题上明确表态支持中国、批评美国的世界大国。中俄之间历久弥新、久经考验的战略合作,为提升双方国家治理现代化水平、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完善以及新型大国关系发展树立了典范。

与此同时,俄罗斯就外交领域面临的问题与挑战进行深入辩论与反思。其一,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到乌克兰冲突以及近年来各种名目之下的西方制裁,使本来就处于艰难转型中的俄罗斯经济长期受到压制,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俄罗斯经济处于低迷状态。这样的状态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支撑俄罗斯大国外交多方面的长期需求?其二,俄罗斯外交所面临的基本问题是什么,比如特列宁在肯定普京外交成就之后提出“20世纪90年代以来俄罗斯外交的失误在于过多纠结于北约东扩”,是否如此?其三,针对如何评价乌克兰冲突以来的俄罗斯外交这一问题,卡拉加诺夫认为,“俄罗斯做得都对”;而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学术负责人卢基扬诺夫则公开表示应该反思。对此究竟如何看待?总体来说,俄罗斯正在通过这样的公开辩论来寻求改进与提升外交的途径。

从2020年年初普京发表国情咨文到俄罗斯通过宪法修正案、颁布《7月法令》,再到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和俄罗斯国立高等经济大学这两个核心智库相继推出重要报告,俄罗斯国家发展的未来取向正在逐渐显现出大体轮廓。

政治上,俄罗斯将奉行保守主义原则,弘扬主权,主张国内法高于国际法,提出公职人员爱国规范;同时为普京继任总统至2036年以及议会、行政与其他部门之间权力关系的调整,作出法律上的铺垫。

经济上,放弃原有进入全球经济五强的目标,不提具体增长指标,不设定转向服务型经济模式,承诺2030年GDP增速高于全球平均水平、普通教育进入世界前十、贫困水平比2017年降一半、非资源非能源产品出口增长70%,即在未来10年基本改变俄罗斯能源依附型的经济模式。

对外关系上,基于国际制度危机导致的无政府状态加剧、世界正处于多重风险之中、主权国家地位凸显、“民主—专制”二元论意识形态失去意义、自由国际秩序业已终结、资源过剩将转入资源匮乏、疫情推动下达尔文主义似成规范的判断,2020年度《瓦尔代报告》指出:需要加强联合国的力量,避免中美两极对抗成为现实。而俄罗斯国立高等经济大学报告则强调:“美国+”和“中国+”两个力量中心正在形成;欧洲错失了(与俄罗斯一起)成为新世界秩序第三支柱的机会;作为独立力量中心的俄罗斯应成为和平的支持者、自由选择发展道路的担保者、反对霸权与“新不结盟运动”的领导者、地球环境的维护者四大角色。报告强调中俄合作的重要战略意义,认为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和俄罗斯的爱国主义、保守主义等思潮将填补理念真空;指出美国发起的“新冷战”并没有给世界提供“替代性选择”。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