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胜湘 张鹏 高瀚: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论析
2020年08月12日  |  来源:《东北亚论坛》2020年第5期  |  阅读量:8364

【摘 要】2017年1月特朗普执政以来,其政府国家安全战略已总体确定。其执政三年多来,美国和世界正承受着"特朗普主义"冲击波。由于美国在世界上的特殊地位和影响,特朗普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世界的神经。特朗普的零政治经验、内阁成员的频繁更迭、战略安全思维的博弈竞争性以及民主党对特朗普施加的违法调查压力等,导致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表现出很大的不确定性。这将损害美国的声誉和削弱其软实力,影响其国家安全战略的执行力,并破坏现有国际规则和国际关系的稳定。今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推进还将受到国内外两大因素的影响和制约,不确定性还将持续存在。特朗普时期美国成为世界动荡之源,已从国际秩序和国际规则的建设者和维护者变成国际秩序的破坏者,特朗普或许成为美国和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的终结者,中国对此应该有充分的应对准备。 

特朗普执政后先后出台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美国国防战略》《核态势评估》《反恐战略》和《情报战略》等报告,其国家安全战略已总体确定。国内学界对其政府推进国家安全战略的能力褒贬不一。有人持肯定评价,认为其核心决策圈基本上维持着相对均衡,短期政策会有反复,长期政策方向将具有一定的稳定性。"特朗普"虽然看起来有些不靠谱,但仔细想想,又都是在美国政治的大框架、主要方向上推进的",他的一些惊人做法是其"精心筹划的结果"。°'有人则持否定性评价,认为"特朗普主导的美国外交对世界的影响在绝大多数领域和问题上是消极的、负面的、有害的、危险的"。3折中论处于两者之间,认为正负相抵,其执政"并非全然负面",但的确存在"不佳表现"。"'在国外,学界总体相对冷静,但也不乏著名学者的媒体式抨击文章,如约瑟夫·奈认为,特朗普不断重复谎言损害了美国的信任机制;5"萨克斯认为,全球和平的最大威胁是特朗普政府。"'而美国主流媒体基本是负面的否定性评价,甚至出现了特朗普与美国主流媒体长期的敌对状态。《纽约时报》指出特朗普"谎话连篇",其有关"伊斯兰国""也门战争""伊朗核协议的反应"和"贸易赤字"的描述全错了。美联社则批评其制造了国际社会的"分裂形势"和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的对立。"总体看,特朗普政府的执政经验与能力明显不足,其本人不是能熟练处理国家安全事务的政治家。本文试图分析特朗普执政三年多以来其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及其产生的原因和影响,以及其国家安全战略的前景,并提出中国的应对之策。

一、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不确定性的表现

国家安全战略的不确定性是指国家安全战略的重点、意图和变化趋势难以把握和预测,在外交政策行为上表现为非理性、突发性和随意性。特朗普上台之初曾明确表示过有意建立一个让人无从预测的政府决策,其国家安全战略也因此表现出很大的不确定性,主要表现在国家安全战略的重点和意图不够明确、国家安全战略决策充满非理性和突发性因素,以及发动战略威胁的随意性等方面。

(一)国家安全战略的重点和意图不够明确

特朗普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战略报告文件突显了其国家安全战略重点和意图不够明确的一面。从战略重点来看,2017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提出的四大支柱明确了美国四个至关重要的国家战略安全利益,即保护美国国土、人民及其生活方式;促进美国的繁荣;重建军队使其保持优势,通过实力维护和平;提升美国的影响力。该报告提出所谓的三个层次"战略安全威胁",即"中国和俄罗斯挑战美国的力量、影响和利益,试图削弱美国的安全和繁荣";"朝鲜和伊朗独裁政权决心破坏地区稳定,威胁美国及其盟友";"跨国威胁的群体,正在积极试图伤害美国人"。然而从报告所确定的战略优先行动来看,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的重点并不明确,暗含很大的不确定性。报告提出的四大支柱和地区战略五大项中共有117项战略优先行动,其中"支柱一"30项,"支柱二"23项,"支柱三"31项,"支柱四"15项,地区战略18项。1 战略优先行动太多等于没有优先行动。2019年《美国情报战略》报告也声称要支持国家安全优先事项,美国所有情报中心活动必须符合国家安全优先事项。m但如果优先事项太多,情报机构也不清楚应该优先执行哪一项。其根本问题在于其政府国家安全战略缺乏战略实施的优先次序。

从战略意图来看,2018年美国《国防战略》报告表示其要继续"确保对维护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有利的力量平衡",'"而其陆续退出国际组织和协议的实际行动则显示特朗普政府正在破坏美国领导建立的自由开放秩序。2018年《核态势评估》试图谋求继续维持美国核优势,"然而特朗普政府却对外宣布退出《中导条约》,还威胁退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与此同时又谋求与俄罗斯进行谈判,甚至计划与中国进行谈判,这是针对核力量强大的俄罗斯还是针对核力量一般的中国?其意图也不是很清晰。2018年美国《反恐战略国别报告》将朝鲜与伊朗、苏丹和叙利亚并列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其主要意图是打击恐怖主义还是打击朝鲜、伊朗、苏丹和叙利亚也不是完全明确。"

从推进国家安全战略的具体措施来看,其政府也没有理清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重点、本质和优先行动顺序。其在三年多的执政过程中采取了一系列重大举动,包括签署"禁穆令"、轰炸叙利亚、不断发动贸易威胁、推进"修墙"、退出一系列国际条约和组织、威慑朝鲜和伊朗、搬迁驻以使馆、撤军叙利亚等,似乎是"事不惊人不罢休"。但当前的美国政府没有真正的优先行动方案,其行动可以说是"乱枪扫射""四面树敌",而且其战略优先行动不断变化。

(二)国家安全战略决策充满非理性和突发性因素

特朗普上台后一系列国家安全战略决策并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不是完全依据美国国家利益决定,这也是其国家安全战略决策引起很大争议的主要原因。其上台后不断制造矛盾和事端,连续引起国内外的"轰动效应",做出了一系列具有突然性的非理性决策。如上台初期就急于对外宣布激进式的"禁穆令",很明显这个禁令并不是政客们认真思考的结果,而是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右翼民粹主义仇视穆斯林群体的一种愤怒情绪的发泄,"禁穆令"引起美国内外很大的反对声也理所当然。"特朗普还制造了一系列非理性和突然性的对外贸易威胁。2017年,特朗普政府不断威胁加拿大和墨西哥,要废除已经执行二十余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在贸易威胁没有奏效后又威胁对进口钢铝征收高额关税。这一鲁莽决定在美国内外受到广泛反对。不仅如此,还多次对中国进行不断加码的关税威胁,并多次警告德国和日本。关税威胁决策虽然受到了像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纳瓦罗等保护主义者的支持和推动,但来自美国国会、精英、商界的批评声不断,认为这会造成对国际贸易规则的无视,引发世界经济的动荡,也会伤害美国经济。

1 2 3 4 5 6 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