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等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答记者问
2019年03月10日  |  来源:新华网   |  阅读量:9499

金融业综合统计,实际上主要解决的是宏观金融决策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它要求把所有的金融机构、所有的金融活动、所有的国家金融基础设施都要统计在内。这样可以为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推动金融体制改革,包括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提供数据和信息的充分支持。所以党中央、国务院非常重视金融业的综合统计工作,大家注意到,最近习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的时候,又强调了要做好金融业综合统计,健全及时反映风险波动的信息系统。为了落实好党中央、国务院的指示,人民银行在各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在金融业综合统计这项工作上,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局。简单来说,主要做了这样三大项工作:

一是我们完成了资产管理产品统计的全覆盖。现在我们已经能够按月统计资产管理产品,已经全面摸清了并且能够动态监测影子银行里面极其复杂的资产管理产品的情况,底数摸清楚了。也就是说,我们国家资产管理产品目前的总量、结构、对实体经济支持的力度,包括产品之间相互嵌套的关系,还有风险状况,基本上现在有个家底,能摸清楚了。这对于在金融关键领域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攻坚战是个很大的支持。第二项工作是要更加完整地测算宏观杠杆率。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主要预期目标之一,所以现在宏观杠杆率总体水平的测算也越来越科学。宏观杠杆率还要反映它的结构,不同经济部门,政府、企业、居民、部门的结构性特征。包括不同的金融工具的杠杆水平,包括不同地区,也都统计出来,更好地为我们结构性去杠杆,让它有据可依。最后是服务国家战略,强化金融专项统计。比如说金融精准扶贫贷款的统计、绿色金融的统计,还有普惠金融的统计等。

下一步我们重点做好的工作是将在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还有金融控股公司统计上取得新的进展和新的突破,以此来尽早地构建起我们国家金融基础数据库,为整个金融基础设施的高质量发展做出贡献。谢谢。

主持人:谢谢,由于时间关系,再提最后两个问题。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广记者:我的问题是关于移动支付的。在去年11月的时候,李克强总理在一次国际会议上曾经提到,移动支付绝大多数的受益者是小企业和个人。我们也注意到,去年央行在全国很多城市推广了一些移动支付的便民应用。我想请问,具体的情况是怎么样的,下一步还有什么计划?另外,我们还想知道,在全国绝大多数农村地区,这样的应用会不会得到推广?谢谢。

易纲:有请范一飞副行长。

范一飞:人民银行协调了商业银行、中国银联等各方,从2017年开始在全国推行了移动支付便民工程。2018年,这个便民工程服务范围进一步扩大到全国100个主要城市,并且取得重大突破。通过便民工程,银行业统一的APP“云闪付”初步建成,移动支付产品体系更趋多样化,现在已经覆盖公交、地铁、菜市场、超市等十大便民场景,应用规模大幅增长,人民群众的支付服务需求得到较好的满足。2018年,商业银行共办理移动支付业务605.3亿笔,金额达到277.4万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了61.2%和36.7%。同时,港澳版的“云闪付”也已经顺利地推出,有效满足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需求。

下一步,人民银行将围绕服务民生改善,持续优化支付服务供给结构、提高支付服务供给水平,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对安全、便捷支付的需求。首先,就是100个示范城市。今年,我们要把便民工程扩大到全国范围,包括县域及以下地区,来推动城乡支付服务融合发展,加快农村支付服务环境建设提档升级,更好地服务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同时,要继续稳妥推进粤港澳大湾区跨境支付的便利化措施,既顺应大湾区消费者的现实金融服务需求,又为移动支付跨境使用积累经验。第二,继续推动移动支付在衣食住行多领域广覆盖,将交通领域作为重点建设场景来抓,以移动支付助力交通领域降低社会成本,保障资金安全,提升出行体验。我们各个地方的人民银行都可以结合实际,在其他领域,如像医疗健康、高校园区等,再选择两到三个便民场景加快建设。第三,要在积极推进移动支付服务创新的同时,加强交易监测和风险识别,保障支付业务安全,保护用户的合法权益。在延伸推广的时候,要做好现金支付以及移动支付相关产品的宣传和安全教育,培养正确的支付习惯,有效地防范风险。谢谢。

主持人:谢谢,最后一个问题。

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易行长,想再问一个关于汇率的问题。刚才你也谈到中美在最新一轮的贸易磋商当中讨论了很多关于汇率的问题,想问一下中国有没有在汇率问题上,在贸易磋商当中作出任何的让步?谢谢。

易纲:我觉得我们的讨论是非常有意义的,而且中国的汇率形成机制符合我们在G20和所有其他重要国际场合上的承诺。这些年来,汇率形成机制在朝着市场方向改革和不断完善方面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所以,当我和我的美国同事在讨论这些问题时,我在前面给你举出了一些讨论的重要领域和内容。我们认为,中国的汇率形成机制是市场决定的,在这方面,市场的感觉、企业的感觉越来越清晰,而且人民币是朝着一个可自由使用货币的方向在发展的。我们的货币形成机制实际上也是跟资本项目的可兑换和跨境风险防范联系在一起的。比如说我们的老百姓将来用汇会越来越方便,出国留学、出国旅游,用汇会越来越方便。我们的企业在做贸易时,贸易结算、进口出口会越来越方便,我们进口和出口的核销完全都取消了。比如在投资方面,ODI和FDI会越来越方便。再进一步,就是我们金融市场的开放,中国的股市、债市和其他金融市场都逐步要向全世界开放。再往前走一步,就是我们的衍生产品和对冲工具将来也会越来越完善。如果你考虑所有这些的话,你会感到,我们在汇率形成机制的讨论中和对中国未来市场方向和市场建设过程中,我们的共识会越来越多,信心会越来越足。谢谢。

主持人:谢谢,本场记者会到此结束,谢谢四位嘉宾,谢谢大家。 

1 2 3 4 5 6
分类: 人文交流 201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