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等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答记者问
2019年03月10日  |  来源:新华网   |  阅读量:9502

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我们去年大力支持了普惠金融口径的小微企业贷款,贷款增长是非常高的。但是普惠金融口径单户授信在一千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的贷款,不良率是在6.2%左右。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和其他有关部门的大样本统计,这个口径将近10万亿元的贷款,这个不良率是比较高的,不良率会反映在风险溢价上。所以我们要解决如何降低风险溢价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主要是两个途径。第一个途径是利率市场化改革。我们要通过改革来消除利率决定过程中的一些垄断性因素,更加准确地进行风险定价,通过更充分的竞争,使得风险溢价降低。第二个途径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它可以提高信息的透明度,完善破产制度,提高法律执行效率,还有降低费率,这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都可以降低实际的交易成本,也会使得风险溢价降低。所以我们会非常努力地以改革来促进实际利率的降低。

关于存款准备金率的问题,李克强总理要求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去年以来,人民银行五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一共3.5个百分点,这个力度是比较大的。经过一段时间的降低,现在的存款准备金率将来会逐步向三档比较清晰的框架来完成目标。也就是说,大型银行为一档,中型银行为第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村信用社、农商行为最低的一档。现在我们在逐步简化,使得存款准备金率有个更加清晰透明的框架。从国际比较而言,我们的存款准备金率在国际比较中是中等的,不算特别高也不算特别低,朋友们在讨论这个问题时都说发达国家的存款准备金率特别低,就1%、2%,我们还有很大的空间。其实,在这一轮国际金融危机以后,现在发达国家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是比较低,但是它的超额存款准备金率比较高。比如说美国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加上超额存款准备金率一共有12%的水平,欧洲也是12%,日本更高,日本法定存款准备金加上超额存款准备金有20%多,这就是他们总准备金率的水平。中国目前情况下,我刚才说有三档,三档准备金率加权平均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目前是11%,我们银行清算用的超额准备金率只有1%左右。所以,我们银行的总准备金率也就是12%左右,实际上跟发达国家的总的准备金率差不多,而且这个比率要远低于日本的比率。大家知道,发展中国家有个发展阶段的问题,在这个阶段,一定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还是合适的、必要的。所以,我们通过准备金率下调,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应该说还有一定的空间,但是这个空间比起前几年已经小多了。同时我们在考虑这个问题,还要考虑最优的资源配置,还有防范风险的问题。综合考虑这些问题,我们就可以进一步落实《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这个任务。谢谢。

新京报记者:当前金融科技受到广泛关注。请问,未来央行在加强金融科技的规范和管理方面有哪些考虑?

易纲:有请范一飞副行长回答。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近年来,金融科技快速兴起,为金融发展持续提供了创新的活力。党的十九大也明确要求着力加快建设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金融科技必将迎来大有可为的发展机遇。人民银行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加强了金融科技发展规划与监管体系建设,引导科技在金融领域合理运用,不断提升服务实体经济和防范金融风险的能力。去年底,我们又会同发改委等部门,在北京、上海、广东等10个省市启动了金融科技应用试点,重点围绕以下四个方面为金融科技服务实体经济、提升分析计划能力提供实践经验和相关经营借鉴。

首先,加强金融科技应用,助力疏解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针对银企信息不对称、风险识别不精准、融资成本高等痛点,探索利用神经网络、移动互联网等技术,优化信贷流程和客户评价模型,降低信贷业务成本,提升信贷服务效率,推动融资审批更加自动化、产品营销更加网络化、风险识别更加智能化。

二是做好顶层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提升金融惠民服务水平。针对信息系统多头连接、资金流与信息流割裂等问题,运用人工智能、开发API等技术,推动金融与民生领域信息系统“总对总”互联互通,实现金融在主要公共服务领域全覆盖,助力“最多跑一次”改革,增加人民群众的获得感。

三是推动数据资源融合运用,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针对实体经济供需不足、群众办事难等问题,利用安全多方计算、标记化等技术,加强数据整合与深度运用,提升数据洞察能力,引导金融资源配置到金融发展的关键领域和薄弱环节,推动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四是强化监管科技应用,提高金融风险甄别、防范和化解能力。针对金融风险隐蔽性高、传染性强、传播快等问题,建立了中国特色金融风险科技管理机制,研发基于机器学习、数据挖掘等技术的监管平台和工具,提升风险探视感知和计划能力,增强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和穿透性。

下一步,人民银行将坚持寓监管于服务,以监管促发展,总结试点成功经验,加快出台金融科技发展规划,持续健全金融科技监管体系,推动金融科技在“守正、安全、普惠、开放”的道路上行稳致远,不断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使科技创新成果更好地惠及民生。谢谢。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我的问题也是关于金融科技。我们知道,自从经过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建立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以来,差不多已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能否介绍它目前的发展业务情况?它具体将于什么时间开始征信?目前有8个公司已经向它开始提供数据,能否介绍一下这些公司数据的使用情况,还有您对这些公司和百行征信合作目前的情况是怎么样的评价?谢谢。

易纲:有请陈雨露副行长。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谢谢你刚才的问题。你刚才谈到的征信体系问题,确实是由人民银行负责建设的。古人说得好,“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所以,人民银行牵头的征信体系建设,主要功能就是通过信用信息的共享,来优化营商环境,警示信用风险,降低国家发展的成本。目前我们的征信体系是“政府+市场”双轮驱动的发展模式,政府这只手主要是人民银行征信中心负责的国家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这个数据库的建设大家看到了,已经接入了3500多家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的信用信息数据,9.9亿自然人的信用信息,还有2600多万户的企业和其他法人组织的信用信息。目前每天查询这个系统的有555万人次个人信用报告,30万人次的企业信用报告,所以应当说这是政府这只手在发挥着重要作用。  

1 2 3 4 5 6
分类: 人文交流 201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