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比雷埃夫斯港:十年修炼,破旧老港化身“丝路”枢纽
2019年01月07日  |  来源:中国一带一路网  |  阅读量:5292

        当地市场不好,PCT就集中精力开拓国际市场;当地货少,就设法多拉中转货;同时在管理上细致到每一分钱每一分钱去抠。
        在全球航运形势持续低迷、希腊整体经济环境持续恶化的情况下,以PCT为主力的比港于2011年、2012年连续两年夺得全球前100大集装箱港口的吞吐量增长率冠军;并在2013年取得该排行榜第十名,2014年吞吐量增长率仍旧居于前列,2016年和2017年再次连续实现两位数增长。2017年,比港集装箱吞吐量在全球百大集装箱港吞吐量排名中位列第36位,骄人业绩在业界赢得普遍认可。


▲比雷埃夫斯港全景(来源:中国一带一路网)

  随着业务进一步发展,PCT还增加投资约2亿欧元,于2015年初开始建设三号码头西侧工程。三号码头完全建成后的总面积将为34万平方米;有4个水深超过18.5米的泊位、作业岸线总长近1420米;配备13台双起升桥吊、6台轨道吊和28台电动轮胎吊,年设计吞吐能力为300万标箱。
        三号码头将能够同时为三条1.4万TEU以上的集装箱船舶提供高效率的船舶装卸和其它配套服务,目前已成功接靠过超2万TEU的集装箱船,可以为当前和未来数年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船舶提供全天候服务。

  摘掉紧箍咒
        中远当初这份协议中的最小支付额条款,就像一把悬在PCT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就算再兢兢业业,如果没有另一项重要举措,PCT的所有努力仍可能付之东流——那就是修改当初的特许经营权租赁协议,降低这份长期租赁协议隐藏的巨大风险。
        鉴于比雷埃夫斯港的优势战略位置和商业潜力,中远布局该港绝对是正确决策。不过,在很多谙熟航运业规律的人看来,中远当初这份协议中的最小支付额条款,就像一把悬 在PCT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按照协议规定,整个35年经营期间,中远总共要付给希腊方面32.8亿欧元特许经营权费。
        当时的外部环境是全球刚刚遭遇金融海啸,航运市场持续低迷,希腊也陷入债务危机,被迫接受救助。如果仍按原协议规定的额度上缴特许经营权使用费,PCT很可能被拖入长期亏损。
        2007年正是世界经济最热之时,双方协议的设定情景是希腊每年GDP增长2.5%,贸易额增长5%左右。按此估计,中远经营期内在该港的总收入可达43亿欧元。以那个高起点推测的收益制定支付条款并不为过,但随着2008年秋金融危机冲击到来,希腊债务危机爆发,5年里希腊GDP就下跌了25%。
        PCT在集团支持下,仔细研究法律条文,请律师着手寻找突破口。最终按照特许经营权协议提供的争议解决办法,与希腊方面展开了第二次友好协商。从各部委批准、到最高审计法院、再到议会投票,一关一关地过,终于摘掉了最小支付额条款这个“紧箍咒”,改为按原定的两个阶段收益百分比缴纳,一直不变直至租赁期满。
        实际上,按照PCT估算,最终希腊方面获得的收益并不少于原来给中远制订的标准。整个三号码头西部原来设计只有370万标箱,但扩建后二、三号码头合计装箱能力是620万标箱,收入会相应增加。因此这份协议修改案在议会很顺利就获得了2/3的支持率通过,也给后来谈判收购比雷埃夫斯港务局(PPA)的67%股权打下坚实基础。

  梦想成真
        希腊债务危机也带来了国资私有化的机遇。摘掉了“紧箍咒”的PCT看好一号码头经营权,希望实现规模效益。到2016年8月,中远海已走完所有程序,以3.685亿欧元代价,顺利取得拥有一号码头经营权及整个比港主要所有权的PPA 67%股权。
        此前希腊政府向包括中远、马士基在内的几家企业发出投标邀请,随着竞标公司深入了解,深知无望赢过已占得先机的中远,一个个宣布弃权,只剩中远一家。
        投标只剩一家,意味着肯定可以中标;但只剩一家,压力也会集于一身。对一些希腊人来说,不论卖的价钱多高,因为没有竞争和比较,仍会有一部分人反对,指责贱卖国有资产,这也给主持招标的希腊共和国发展基金带来无形压力。
        作为投标方,哪怕价钱谈得再好,仍会有一部分人指责——其他投标人都放弃了,就剩你一家,为什么还要报价超出股票市值价格?
        为此,中远集团专门成立了一个投资希腊PPA领导小组,在市场上招聘法律顾问、国际财务顾问、舆论公关顾问,建立了完备的投资评估体系。在傅承求看来,集团顶层的远见和支持,以及中希两国相关方面政策的一致性,使得投标过程相对比较顺利。
        收购PPA的过程在外界看来也是一波三折,齐普拉斯政府初上台时还曾一度叫停该项目。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