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志强:欠下累累“民主血债”,美国成全球乱源
2021年12月11日  |  来源:海外网  |  阅读量:2050

当地时间12月9日—10日,美国召开所谓“领导人民主峰会”。美国本想大操大办一个“民主峰会”来彰显自身“德行”,眼看着却要变成自曝其短的“献丑大会”。在全世界的审视下,美式民主的“遮羞布”被彻底撕下。

美国所谓“民主峰会”一开场就被浇了盆冷水。当地时间12月9日,伊拉克国家安全顾问卡西姆·阿拉吉宣布,美国领导的国际联盟部队的战斗任务已结束,其作战人员将全部从伊拉克撤离。继8月美军从阿富汗溃败式撤离后,美军又灰溜溜离开伊拉克,美国在中东接连受挫,也是美国在中东推行“民主改造”走向失败的真实写照。

“9·11”事件后,美国打着“捍卫民主与人权”的旗号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并在两国建立起“符合美式民主标准”的政治体制;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后,美国又在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挑动“颜色革命”甚至内战,通过资助非政府组织、制裁施压、军事干涉等多种方式极力推广“民主”,不少地区国家也由此迅速建立了以所谓“民主选举”为基础的政治架构。

然而,地区国家民众并没有等来预期的民主与繁荣,反而是持续的街头政治、社会撕裂、局势动荡,甚至陷入国家分裂、持久内战和地区冲突之中,贫困、失业、腐败、教育不公、贫富差距等老问题更趋严重,民主权利也无法得到保障。地区多国陷入国家治理失败的泥潭,并导致恐怖主义泛滥、人道主义灾难、难民危机等诸多恶果。

“民主输出”沦为战争输出,美国成中东乃至全球乱源。美国总是试图按照自身意愿将别国改造成“民主国家”,而全然不顾东道国的实际情况,为实现“民主输出”的目的,不惜诉诸武装干涉和地区战争,带来无尽的冲突与战乱,中东地区也成为了美国的“武器试验场”。美国先后发动和直接参与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叙利亚内战等,这些国家的持续战乱与恐怖组织崛起、人道主义灾难无疑都是美国打着民主旗号的战争输出恶果。

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导致政治动荡和武装冲突不断,国内战争与恐怖主义的双重混乱对该国民众造成了极大灾难。据统计,总共47245名阿富汗平民以及6.6万至6.9万名与“9·11”事件无关的阿富汗军人和警察在美军行动中丧生,1000多万人流离失所。伊拉克战争更是导致20万至25万名平民死亡,100多万人无家可归。美国2011年从伊拉克仓促撤军之后,又导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兴起和恐怖主义的空前泛滥,令伊拉克和叙利亚陷入深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民主治理”异化为选举游戏,削弱国家治理能力。由于盲目推行民主转型导致国家混乱和政府力量孱弱,以选举为核心的民主安排催化了一些中东国家的派系政治,破坏了国家团结与稳定,部落、教派、民兵武装、反政府势力、恐怖组织等各种非国家行为体纷纷崛起,恐怖主义一度横行中东地区,很多国家陷入持续动荡甚至无政府状态之中,国家治理能力和发展基础遭到严重削弱。

在阿富汗,美国多年的“民主输出”和军事投入并没有建立起一个民主而稳定的政府,内斗不断、腐败涣散、高度脆弱成为其突出特征。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20年所谓“民主成果”一朝灰飞烟灭,甚至来不及撤离的美军经历了“喀布尔时刻”。在伊拉克,美国主持下精心设计的宪政民主制度,带来的结果是伊拉克政治和社会失序,选举制度助长了派系争斗,政府陷入软弱低效的内耗怪圈,伊拉克至今也没有看到当初设想的稳定和繁荣迹象。

“阿拉伯之春”爆发后,埃及民众推翻了长期执政的穆巴拉克,但随后的民主转型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社会大动荡、大混乱和大分裂,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埃及选择了及时“止损”。民主转型的“模范生”突尼斯,近来也深受权力相互掣肘、各方势力借选举制度谋取私利的弊端困扰,开始不再一味遵循形式上的西式民主。在当年美国联合欧洲国家进行军事干涉、强推民主转型的利比亚,卡扎菲政权被推翻之后却深陷军阀割据、国家分裂和内战局面,局面混乱与失控导致美国大使遇袭身亡,美欧国家无奈选择撤离,利比亚至今仍然处于四分五裂之中,守着丰富的石油资源却难以获得发展。

“民主伙伴”实质是拉帮结派,打击异己。为维护自身霸权,美国一贯以意识形态和亲美与否对地区国家划线,采取明显的实用主义和双重标准,对部分地区盟友违反民主、人权的做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那些“不听美国招呼”的国家却动辄以民主、人权为借口进行制裁打压。在此基础上拼凑的所谓民主伙伴联盟就是传统结盟政策的遮羞布,实质是拉帮结派,打击异己,维护其领导下的地区和世界秩序。

由于伊朗长期与美国对抗,即使其国内选举制度在地区内相对来说更为民主,依然遭到美国敌视、制裁和打压。“阿拉伯之春”爆发后,美国以民主为旗号谋求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府,背后原因主要在于叙利亚政府“不听美国招呼”及其与伊朗的密切联系。美国还拉拢地区盟友组建反伊朗、反什叶派的地区联盟,不仅无法促进民主,而且激化了地区教派冲突和地缘争夺。也门在实现权力过渡后随之陷入内战,加之外部势力干涉而冲突不断,酿成空前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强调民主和人权的美国政府却对此基本视而不见、听之任之,并没有采取有力措施改善这一状况。

美国多年来在中东地区的“民主输出”实践早已面目全非,高额的投入和持续的挫败也让其不堪重负,不得不实行战略收缩,选择从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等地一走了之,身后却留下了一片狼藉,欠下了一笔笔“民主血债”。面对触目惊心的民主改造失败,加之经历特朗普时期赤裸裸的利益外交以及在伊拉克、阿富汗狼狈撤军的冲击之后,美国的国际形象也快速滑落,“民主改造”在各国民众眼中也逐渐化为幻影与笑话。经过多年动荡与混乱之后,中东国家民众对所谓的美式民主早已大失所望,探索适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正逐步成为共识。

(邹志强,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研究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