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宝:中亚天然气管道谈判及决策
2018年11月28日  |  来源:观察者  |  阅读量:5646

        时任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率领负责油气工作的张玉清等同志亲自赴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谈判,最终与两国签订了过境管道协议。中亚天然气管道经过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境内段均采用与该国石油天然气公司各50%股份的合资方式,管道建设工作量也按该股份分别由中国石油管道公司和该国油气管道公司分别承担。但是后来明显看出,经过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石油管道建设技术和装备已经远远优于这两国的管道建设技术力量。为了保证中亚天然气管道按期建成投产,中国的管道建设队伍又承担了一部分工作量。这样一个巨大而复杂的跨越4国的管道工程能在短时间内达成协议,相比由西方国家提出的纳布科管道始终没有进展,充分体现了中国和中亚国家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和意愿,这正是丝绸之路精神的传承。同时也应指出,在改革开放形势下谈判和建设的这条管道固然有领导人的政治决断,也完全遵从市场原则,合同的谈判都坚持了企业主体、商业原则。


        打破外交礼仪惯例两国元首亲自签署协议

        2006年4月,尼亚佐夫总统已经身体染疾,但为了完成这一历史性任务,他仍率团访问中国,准备由自己和胡锦涛主席两个国家元首来签署建设这一重要天然气管道的协议。可以说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没想到的是,中国外交部有关协议签署的礼仪规定却差点使这项重要的协议无法签署。

        按中国外交部的有关规定,像这样建设管道的专业协议由两国主管能源的部长签署就可以了,两国元首只能作为见证。但是尼亚佐夫总统希望这一重要的历史性协议由他本人和中国的国家元首来签署。直到要签署协议的头一天晚上仍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尼亚佐夫总统把我国驻土库曼斯坦大使鲁桂成叫到他下榻的钓鱼台国宾馆,明确告诉大使,如果这个协议不是由他本人来签署,他将回国,这个协议无法签署。

        鲁桂成作为我驻外大使,顶头上司就是外交部,他也没有办法,只好哭丧着脸来找我,把情况向我作了介绍。他不无忧心地说,这样一个大事、好事,十哆嗦已经完成了九哆嗦,就差最后一哆嗦,如果黄了,实在太遗憾!我说,我只是一个副主任,外交方面的事情还得按外交部的意见办。如果我要请示,也只能请示我的领导国家发改委主任。于是,我又打电话给马凯同志汇报有关情况。

        马凯同志是个按规矩办事的人。他对我说,你们想办法做做尼亚佐夫总统的工作。但是我和鲁桂成大使都知道尼亚佐夫总统在土库曼斯坦向来是一言九鼎的,我们怎么去做他的工作?此时我只好违规越级,自己给胡锦涛主席办公室主任陈世炬同志打电话汇报了有关情况。陈世炬同志非常客气,他让我等一等,立即请示首长后给我答复。大约半小时以后,陈世炬同志给我回电话说,胡锦涛同志说了,这是件好事,明天由他和尼亚佐夫总统来签。总算解决了这一难题,我们心中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第二天在人民大会堂由胡锦涛主席和尼亚佐夫总统代表两国签署了建设中亚天然气管道的协议。

张国宝与土库曼斯坦长老一起为中亚天然气管道奠基

        尼亚佐夫总统回国后不久就因病去世了,但正是由于他的威望,这项协议一直得到了很好的遵守。我很有幸几次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使,带着胡锦涛主席的口信出使中亚几国,代表中国政府参加有关国家管道的开竣工典礼,也和中亚各国的领导人建立了深厚友谊,获得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授予的二级友谊勋章。哈萨克斯坦总统的国情咨文也曾来征求我的意见。在管道筹划过程中有一次我乘土方飞机从首都阿什哈巴德飞往阿姆河工地的查尔朱,途中发动机遭鸟撞击,一个发动机停止工作,差点遭遇空难。因此,我对这条管道的建设也投入了相当的感情。

        我国领导人十分重视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与中亚各国的关系,几乎所有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都访问过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推动和维护与中亚各国的友好合作关系。

土库曼斯坦人民载歌载舞庆祝中亚天然气管道建成投产

        习近平同志任总书记和国家主席后,明确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使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合作进一步得到推进,成为我国“走出去”的一个重要战略。从土库曼斯坦进口天然气的数量也逐年增加,现在协议额已达680亿立方米/年。但是由于近年石油天然气价格下跌,国内能源价格也未理顺,天然气增长不如预期,价格谈判也不顺利。但是我认为,现在雾霾肆虐,国家必须加快能源结构的调整,从中亚沿丝绸之路的这条天然气大动脉进口的天然气和沿海进口的LNG价格相比仍有竞争力,应能发挥重要作用。对重大基础设施的建设不能短视,相反应该趁现在能源价格低迷,积极进取,理顺清洁能源和煤的价格体系。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