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贸易战与国际秩序的未来
2018年08月22日  |  来源:联合早报  |  阅读量:7445

另一方面,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战必然会影响到中国的国际环境和内部发展,会拖慢中国的发展速度。如果中国回应不当,也有可能促成中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但如果中国不犯重大的错误,继续坚持对外开放政策,美国的行为就很难阻止中国的发展,继续在发展链条上往上提升。中国经过过去40年的发展,今天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的贸易国。尽管中国缺少美国那样的技术和美元优势,但市场已经具有一定的优势。中产阶级占人口总数的比率还是不大,但中产的绝对数字已经和美国相去不远。

即使是技术方面,中国早期主要是进口和应用西方技术,忽视了原创性的技术,但中国可以从这次贸易战中接受深刻教训,再出发。实际上,中国很多方面的技术发展也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只要政策有效,技术创新能力是有望得到大大提升的。就是说,如果中国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能够实现中速经济发展,那么中国是可以逃避“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

如果这样,中国就会形成非常可观的国际市场,从而形成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经济圈。同时,只要中国坚持开放政策,中美之间的经贸就不可能完全脱钩。这样就会出现中美两个市场相对独立但又互相关联的情况。

第四、中美之间进入冷战状态。中美两国贸易战你来我往,不断升级,贸易依存度迅速减少,最终脱钩,于是走向冷战状态。有贸易依存度的中美关系和没有贸易依存度的中美关系具有不同的性质。

一旦贸易脱钩,美国的强硬派或者冷战派就可以像对待前苏联那样对待中国了。美国和很多国家都进行过贸易战,包括德国和日本,但因为德国和日本是美国的盟友,尽管在贸易问题上和美国发生冲突,在安全方面则是被整合进美国的体系的,因此,美国充其量也就是把这些国家在经济上打趴下,而不会把他们往死里打。但和其“敌人”的贸易战性质就不一样了。


民族主义情绪左右中国外交政策

美国的强硬派和冷战派这股力量很强大,始终存在,并且不时地冒出来。在小布什时期新保守主义崛起就是针对中国的,但正当新保守主义要对中国咄咄逼人的时候,九一一恐怖主义事件发生了,美国不得不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反恐,并且在反恐过程中,中美两国找到了一些共同利益。

奥巴马时代,这股力量又变得明显,其诸多战略调整都是针对中国的,包括“重返亚洲”、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今天,这股力量更是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特朗普迄今牢牢掌握着决策权,但这股力量对特朗普决策的影响力不可低估。说到底,这股力量是想把中美关系引向冷战状态的。

同时,中国在这方面的因素也不少。近年来,中国的内部民粹主义和外部民族主义情绪也很高涨。尽管中国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并不能像西方国家那样对政策可以构成直接的影响,但它们毕竟构成了中国政府的政策环境,经常对政府的外交政策构成巨大的压力。中国在总体上说还是一个比较贫穷的国家,民族主义或者民粹主义情绪很容易爆发出来,但是否产生巨大的政治能量则取决于领导集团的理性。

历史地看,如果领导集团很理性,那么就不难控制;但如果领导集团失去理性甚至去动员这些情绪,那么情况就会完全不同。实际上,美国方面也如此。如果统治集团足够理性,那么强硬派或者冷战派的力量就会受到制约。不管怎样,冷战不是资本的产物,而是政治的产物,冷战不符合资本的利益,只符合政治的利益。

很显然,在上述这四个可能的场景中,第一、第二种情形下,国际秩序依然是一个体系,第三种情形中演变成两个相对独立的体系,而在第四种情形中更是成为两个独立的体系,犹如二战之后美苏两个体系那样。也就是说,正在进行中的中美贸易战,不仅仅关乎中美两国之间的双边关系,更是涉及到整个未来世界体系的变化。

现存世界体系的很多方面的确产生了重大的问题,需要修正和改进。至少就美国来说,已经不能满足其利益最大化的要求,因此要修正甚至重建世界体系,这也并不难理解。问题在于使用什么样的方法。

没有免费的午餐。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必然破坏甚至动摇现存世界贸易体系,这已经产生了很大的不确定性;而特朗普单边主义式地修正和重建世界体系则会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可以预见,如果贸易战持续进行,如果贸易战衍生出其他方面的冲突,那么现存世界体系会变得更加脆弱甚至动荡不堪。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