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在波 :扩张的北约:和平的搅动者与破坏者
2022年07月21日  |  来源:中国网  |  阅读量:2080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与西欧、北美的发达国家共同建立的一个军事政治集团。美国主导的北约对抗苏联主导的华约,曾是冷战时期东西方两大阵营全面对抗的重要表现,是冷战的重要标志。

作为冷战的产物,北约本应随着冷战的结束而消失。然而时至今日,北约不仅没有解散,反而在冷战结束后不断扩容。波兰、捷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原华约的成员国陆续加入北约,再加上其他一些国家的加入,北约的成员国数量已经从冷战结束前的16个增加到了30个,如果再加上正在申请加入的芬兰和瑞典,将达到创纪录的32个。扩容之后的北约势力范围也随之扩大,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强大军事政治集团,但这个军事政治集团绝不是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建设者、贡献者,北约的存在和发展带给世界的并非福音,而是隐患和威胁。

冷战结束之后,失去了华约这个战略制衡对手的北约,进攻色彩越来越浓厚,与其集体安全防御的战略目标越来越背离。北约频繁介入到一些国家之间、国家内部的冲突中,成为欧洲乃至世界和平与发展的重要隐患甚至严重威胁。例如,在欧洲,北约公开介入到南联盟境内的冲突中,特别是1999年3月,在未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北约对南联盟进行了多方位的军事打击,造成了数千平民伤亡,这不仅是对南联盟主权的严重侵犯,也对地区和平与发展构成了严重威胁。在此过程中,美国悍然轰炸了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造成我国3名新闻工作者牺牲、数十人受伤的惨剧,更是开了极其恶劣的先例。北约不顾俄罗斯的安全顾虑,多次东扩,引发了俄罗斯与北约关系的紧张,导致了双方在欧洲的军事对峙、对抗,这对于俄罗斯和北约国家的自身安全都是巨大挑战。特别是,北约企图将乌克兰纳入势力范围的做法,是导致俄乌冲突的重要诱因。而俄乌冲突爆发后,北约国家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和政治支持又成为俄乌双方的停战谈判迟迟无法取得重大进展的重要原因。可以说,因为俄乌冲突及其外溢效应,俄罗斯与北约的紧张关系达到了冷战结束以来的最高点。这不仅不利于欧洲的和平与发展,也严重威胁着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北约的野心不止于此,其扩张成为全球军事政治集团的意识和目标已经昭然若揭,亚太地区成为北约的重点扩张区域,亚太国家也成为北约的重点合作对象。21世纪初,北约已经开始尝试在欧洲之外开展行动,典型的如公开介入阿富汗、伊拉克等国家的战争中。近年来,北约加强了与日本等亲西方的亚太国家的合作,韩国等国家还加入了北约合作网络防御卓越中心(CCDCOE),日本、韩国、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四个亚太国家的领导人甚至首次受邀参加了于2022年6月召开的北约峰会,这都是前所未有的。虽然短时期内,北约不太可能吸收亚太国家成为其正式成员国,但通过多种方式加强合作(包括军事合作)却是可能的,而这种合作产生的影响将是多方面的、深刻的。可以预计,以北约在欧洲的做派,其向亚太地区的扩张,必将搅动了亚太地区的安全格局,成为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发展的重要隐患甚至严重威胁。特别是北约已经暴露出将中国区别对待甚至针对中国的目的。近年来,中国开始成为北约官方和文件频频涉及的对象,如北约秘书长在记者会上公开谈及属于中国内政的台湾问题,妄称“中国大陆威胁台湾”。北约所谓的“战略新概念”也公开提出:中国对北约构成系统性挑战。这种明显带有冷战和意识形态色彩的言行及其进一步发展,及不排除激化的可能性,必将影响到中国与相关国家的关系发展,对区域乃至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也有害无益。

需要说明的是,美国始终是北约的主导者,北约的战略和行动受美国的影响很大。北约在很多方面与美国保持了一致,甚至是在配合美国的战略和行动,成为美国维护霸权的重要工具,也成为了地区乃至世界和平的搅动者、破坏者。至少在今后一段时期内,这种状况难以改变。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