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建群:后疫情的国际秩序与中国应对
2020年09月30日  |  来源: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  |  阅读量:3144

引子:2019年末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给全球带来生命和财产损害,从多维度冲击着国际关系构建和国际秩序走向。国际组织在抗击疫情的主导作用受削弱;大国关系遇上不合作和“甩锅”双重污染,使国际应对疫情合作成果乏善可陈;经济全球化进程遇上孤立主义阻挠,国际产业链和供应链条现出断裂危险;国际安全理念得以泛化,各国不得不重新考虑自身安全战略方向;中国从国内和国际两个大局出发,沉着应对各种挑战,成为维护地区稳定和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

一、国际组织作用受到挑战,但仍是各国合作的主要平台

疫情暴发后,国际组织积极行动起来,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的影响。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认为,此疫是联合国成立以来面临的最大考验。他强调,国际社会应加强协调,共同应对挑战,所有国家履行其义务。他要求,全球团结,全面合作。世界卫生组织发挥自身协调优势,除派出专家团队赴疫情国家考察和指导抗疫工作外,该组织在协调各国应对疫情、推动国际合作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主要成员国加强与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各国际组织的合作,共享抗疫信息,派出医疗专家,捐助巨额费用。这为世界卫生组织有效协调国际抗疫奠定牢固基础。

3月6日,二十国集团领导人举行特别峰会,提出“团结一致,作出全球回应”口号,制定应对新冠军肺炎疫情大流行的全球性措施,各国领导人做出自己的承诺,提出国际合作抗疫的建议和对策。在此前后,二十国集团部长级会议已举行多次,就应对疫情和振兴全球经济等议题加强各方协调,上述活动对深受疫情创伤的国家和地区来说带来希望和信心。

然而,由于部分主要国家不再强调国际合作,全球共同抗疫行动受阻。和奥巴马政府积极与国际社会共同抗击非洲埃博拉病毒入侵比,美国特朗普政府在国际合作层面非常消极。一是不断指责中国等国家的抗疫行动。在病毒源头方面,故意污化中国,使用了带来歧视性的“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这让中美两国难以在共同抗击新冠病毒疫情上有良好的合作气氛,从而也就难有卓有成效的国际合作。在对待国际组织方面,特朗普政府反复威胁撤资世界卫生组织,特朗普总统指责世卫组织领导人,最后停止与世卫组织合作。其结果是,美国的不合作政策直接影响到国际社会在应对新冠疫情上的合作成果,同时也伤及美国自身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导致美国疫情全面暴发,让美国成为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国际组织仍是维系当前国际秩序的重要平台,但由于大国退却和不合作,疫情后像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将面临进一步被弱化危险。一是成员国难以就国际性问题达成合作意向;二是各国会减少对这些组织的支持,包括费用支持,使二战后建立起来的国际组织失去其旧有的吸引力。出路有二:这些组织要么自生自灭;要么重新进行改造,以获取新生。

二、中美关系遇上所谓“脱钩”,未来将缺乏有实质合作

中国疫情暴发后,美方表现出冷漠与复杂的对华态度,而继续对华施以全面战略竞争,从政治、经济、安全、外交等多层面展开与中国的博弈。美国率先开始撤离在华人员,关闭航空来往和港口贸易。美国官员,如商务部长罗斯认为,中国疫情可让就业和投资回流。

当本国疫情暴发后,美国政府开始“甩锅”。3 月16 日,特朗普抛出“中国病毒”说,政府将对航空及其他受“中国病毒”影响的 行业给予支持。通过拉仇恨,增加支持率。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认为,这是种族歧视。美国有线电视台主持人科莫指出,什么“中国病毒”?中美面临的病毒只有一个,那就是新冠病毒。

美国口头上对中国遭受疫情表示同情和支持,但继续在意识形态、经贸合作、人文交流领域施压和限制,借疫情强化对华战略竞争布局。副总统彭斯、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国务卿蓬佩奥等政客攻击中国政治制度和中国共产党领导。前国防部副部长保罗·沃尔夫威茨认为,中国政府控制信息、压制社交媒体,导致信息不透明。国务卿蓬佩奥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把中国挑战比作是“激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和“全球金融危机”。

疫情面前,中美关系遇上新挑战:第一,美国特朗普政府没改变其与中国战略竞争的初衷,继续把中国当成最主要威胁。第二,2020年总统选举让中国成为美国主攻对象。共和党公布的竞选备忘录清楚表明,特朗普等人就是把中国当成对手,借此拉动选民对自己的支持。在这两种意识影响下,中美关系不可能有改善契机。

疫情后,中美关系将迎来新一轮力量再平衡,两国关系还会出现波动。特朗普政府想“脱钩”并威胁“切断一切与中国来往”,当前形势下,美国也只是威胁。由于中美关系深刻变动,地区秩序和全球秩序都会经历巨变。受中美关系变化影响,其他国家的对外政策必然会进行重新调整。

三、疫情放慢经济全球化进程,国际产业链和供应链受到冲击

疫情对全球经济带来深刻影响。大多数遭受疫情袭击的国家经济2020年上半年处于负增长状态。2020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春季年会期间发布全球经济展望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经济将出现3%衰退,比金融危机期间更加糟糕,为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糟经济衰退。欧洲主要国家和美国疫情仍没有转折点,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担心第二波疫情暴发,新冠肺炎病毒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仍未结束。

首先是对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影响。各国坚信疫情是暂时的,但由于主要国家调整各自产业政策,必然会引起一系列产业和贸易政策调整。疫情前建造的世界产业链和供应链会出现新调整,将影响国家产业和贸易政策变化,在一定时期内放缓经济全球化进程。

第二是区域合作呈现出不同走势。这种趋势在疫情暴发前已开始。美国和欧洲国家正从多边区域合作中退出,转向双边合作。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力图重新调整区域合作方向,退出TPP等多边合作机制。在地区政治安全上,美国不再愿意承担更多义务,不断催盟国交“保护费”和增加国防开支。美国二战后赖以支撑起全球霸权地位的盟国机制受到极大削弱。

第三是在经贸领域各国将重新制定规则。特朗普政府重新与韩国、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等国谈判达成新贸易协议,通过各种施压手段,让贸易对手让出更多利润。与中国等国发贸易磨擦,试图通过增加关税等政策在对华贸易中谋取更多好处。英国脱欧走上快车道,年底前完全脱欧指日可待,欧洲区域一体化进程和合作遇上孤立主义挑战。

第四是技术冷战将把世界打造成两个独立体系。围绕着信息技术制高点争夺日趋尖锐。对信息技术领先国家,美国不采取有效措施,谋求自身发展,反面在利用自己技术优势封锁和扼杀有关国家的领先产业。围绕中国华为公司5G技术争夺,美国用尽心机,从技术封锁和指使加拿大扣押华为公司管理人员,要置华为于死地。这场斗争已不单是某中国公司的问题,而是美国担心,一旦中国完全掌控5G技术,会对美国信息技术霸权地位构成威胁,所以要倾举国之力对华为进行打压。

面对打压,中国公司表现出极大韧性和生存能力,令世界刮目相看。以5G技术为例,国际社会正出现两大体制:一方是由中国、俄罗斯和部分发展中国家组成体系,中国和俄罗斯等国会摆脱欧美束缚,创立新的信息规范。由于它引领世界技术发展潮流,会有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采用中国研发的技术平台;另一方面,美国软硬兼使,逼盟友和部分国家拒绝先进5G技术,这些国家和地区可能自成一体。疫情后,中美在技术领域里的竞争会加剧。美国已下狠手,中断几乎所有中美技术合作,甚至对留学美国的中国学生都加以拒绝。未来,两国至少在较长时间里会保持这种状态。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