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蕴岭:共同推动现行国际体系的改革
2022年07月11日  |  来源: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  |  阅读量:1857

6月25日,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举办了“中美关系何处去?”视频研讨会,主要讨论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创始人、知名经济学家弗雷德·伯格斯滕先生的新书《美国和中国:谁会是未来全球经济领导者?》(The United States vs. China: The Quest for Global Economic Leadership)。他在书中提出了一个关于中美关系的新观点和新定义——有条件的、竞争性的、合作性的关系(conditional competitive cooperation)。伯格斯滕(C.Fred Bergsten)先生曾任白宫国安会任基辛格经济事务顾问和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助理财长。他担任PIIE所长达30年,作为研究国际经济学的学者与中国关系匪浅。在研讨会上,他作了主旨演讲,并对中国专家们的评论作了回应。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学术委员会主席余永定,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山东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张蕴岭,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等参加了讨论。研讨会由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乔依德主持。下面是张蕴岭先生发言的记录稿。

我和弗雷德先生曾经为推动APEC(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发展有过长时间的交流与合作,这本书的出版恰逢其时,在复杂形势下提出如何推动中美经济关系的思考和建议。这里我仅提出几点看法。

在书中有这样的内容:克林顿总统担心如果接纳中国参与亚太经济合作,担心将来中国在发达之后说会与现行机制说“拜拜”,另搞一套。今天好像验证了当年克林顿总统的担心。这也是现在美国政府对中国实行遏制,开展全面战略竞争的重要原因。如何认识中国的确很重要。我的理解是,中国不会另起炉灶,但中国是一个新兴大国,确实想做一些与现行体系不同的事情,希望推动现行国际体系的改革。正如书中所提到的,比如IMF的投票权等等,但这不意味着中国要推翻重来,是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一起进行,中国会与各方坐下来讨论怎么做,而不是由中国单独来做。我写文章也提出,中国是推动改革现有的体系,而不是离开现有的体系。 

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美国不能再主宰世界,这是事实。因此,关键问题仍然是如何应对当前和今后世界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中美对抗没有出路,也会影响世界发展。书中试图将经济关系与政治和安全问题分开,这是有道理的,可以避开一些敏感问题,加强在经济领域的合作,不过,许多人可能不这么认为,实行起来不容易。

书中提出中美开展有条件的竞争合作,关键是如何定条件,谁定条件。在我看来,可能用竞争与合作更好。竞争是正常的,因为国家间,市场上都会有竞争。竞争而不对抗,这是非常重要的,在竞争的同时寻求合作是有利的。竞争与合作看似矛盾,但并非不可行。拜登总统提出的,中美之间应该立栅栏,防止越线对抗,要管理分歧,这很也重要。中国和美国需要坐在一起讨论如何管理风险,如何防止全面对抗,如何寻求合作。现在的危险是,中美关系整体环境似乎正在恶化,而不是变得更好,需要决策者坐在一起讨论。 

APEC是链接亚太地区的框架,问题是,美国基本放弃了APEC,转向印太。拜登政府对APEC的政策究竟如何呢?APEC是联系中美、北美和东亚的机制。从经济发展的趋势看,由亚太延伸到印度、印度洋地区是一种自然的发展进程,有必要建立链接,推动合作,印度已经参与东亚,进一步建立APEC与印度洋区域合作机制也有必要。但美国推印太战略不是这样,在印太战略设计中,美国力图将中国从区域框架中分离出来。没有中国的参与,就没有APEC的延伸,也没有这真的印太。我曾提议,我们能否创造一个APEC+印度圈联系机制,但这个话题现在没人听了,只讲排除中国的印太,这对该地区的发展非常不利。原来APEC是通过构建地区框架把美国、东亚连在一起,印太是安全和政治导向,尽管拜登政府也谈经济,但主要是排除中国的战略竞争。

我们必须维护多边体系运行。上周WTO会议达成一些合作共识,但还是非常有限。仍不清楚美国政府对WTO多边体系的政策。特朗普政府阻止其运行,现在的政府也不怎么积极,把主要的努力放在拉拢集团上,实际上并没有回到正确的方向,没有推动多边体系发挥作用并进行改革。

如何理解中国很重要。现在,美国和中国可以有共识的词汇似乎不多,即使伯格斯滕先生谨慎地使用有条件的竞争合作这样的词汇,好像在美国也难以被接受。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变化的国家,以变化眼光看中国至关重要。当前中美竞争的本质是什么,是经济,还是制度?如果是制度上,竞争似乎就没有妥协的余地。中国当然不同于美国,但中国与世界有着越来越多的共同利益、共同文化、共同价值观。中国并不是与其他国家完全不同,不是与当今世界和现有体系完全分离。

伯格斯滕先生写了一本好书。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希望美国和中国不应该对抗,又竞争,有合作,不对抗对世界有好处。

伯格斯滕:关于APEC是否对美国还有相关性?我一直在努力让它变得相关,但我必须承认,它并没有得到前几届政府的优先考虑。奥巴马政府曾推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认为这是建立在你我多年前在APEC所做工作之上的,试图促进跨太平洋贸易和投资。然而,它是在没有中国的情况下进行的,这可能注定了它的命运。现在,有了这个印太框架,正如你所说,这有大问题,我自己也不太喜欢。因此,我的答案是,亚太架构仍然非常开放,继续需要一些新的思维,一些新的愿景。但恐怕我不能给你太多关于美国官方对APEC的看法。

(张蕴岭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山东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