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春:当代韩国新教保守派的政治参与:特点、原因及其走向
2022年05月08日  |  来源:国际研究学部   |  阅读量:3147

全光勋是韩国新教保守派参与政治的代表性人物。他深受意识形态、宗教政治化、基要主义神学等因素的影响,其政治活动具有浓厚的反朝亲美、反同性恋及反伊斯兰色彩。虽然全光勋及新教保守派屡遭失败,但是,由于受到保守势力的坚决支持、新教保守性、朝鲜等因素影响,该股政治势力仍会继续积极参与政治,对韩国政治和社会产生重要影响。

一、韩国新教保守派参与政治的特点

(一)具有浓厚的反朝亲美色彩

2003年,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在首尔举行“为国家和民族的和平祈祷会”,成为新教保守派正式参与政治的起点。此后,新教保守派开始对政府展开全面进攻,而“反朝”和“亲美”成为新教保守派组织的几乎所有集会中出现的共同主题。由于全光勋全盘继承了新教保守派的理念并将此作为其政治基础,因此新教保守派提出的反朝、亲美理念成为表明其政治主张的最为重要的“招牌”。对于全光勋而言,亲美成为经济发展和“基督教立国论”的前提条件和基础,反朝则具有朝鲜战争以后持续至今的与“共产主义和左派”展开宗教、政治理念斗争的象征性意义。全光勋认为,朴槿惠遭到弹劾及继承金大中、卢武铉的文在寅当选总统,意味着亲朝派篡夺了政权,出现了“试图灭绝基督教的社会主义政府”,而且文在寅政府还破坏韩美同盟,与朝鲜和中国建立密切关系。基于反朝、亲美理念,全光勋认为如果容忍文在寅政府存在,韩国社会不可避免被共产化。

(二)具有浓厚的反同性恋色彩

2003年国家人权委员会提议从对青少年有害媒介审议标准中删除同性恋有关内容。对此,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发表《基督教对国家人权委员会和青少年保护委员会有关同性恋问题的立场》,要求有关部门撤回上述提议。2004年国家人权委员会预告将立法确定“删除同性恋有关内容”之后,围绕同性恋问题产生的矛盾迅速扩散到整个保守阶层。2007年政府提出将制定《禁止歧视法》,新教保守团体表示坚决反对,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组成名为“阻止禁止歧视同性恋法案联合会”的团体,并与保守教团组成联合团体开展反对同性恋运动。2012年和2013年进步政党所属国会议员提出制定《禁止歧视法》议案,但均因遭到新教保守派坚决反对无果而终。全光勋积极支持新教保守团体的主张,试图纠集蔓延着同性恋厌恶情绪的保守教界的支持者,从而在国会议员选举中获胜,实现直接参与国家政治的夙愿。

(三)具有浓厚的反伊斯兰色彩

宗教排他主义从传教初期以来就成为新教保守派最为重要的核心价值,但是以有组织的政治行动出现在韩国社会则始于2000-2010年之间以“伊斯兰恐惧症”为由对伊斯兰教展开攻势。在新教保守派中正式基于宗教理念对伊斯兰教采取敌对态度的是保守传教团体“国际合作”,称朝鲜与伊朗、叙利亚、巴基斯坦等伊斯兰国家结盟,在国际社会组成反美运动前线,而接受朝鲜指令的韩国左派也在韩国掀起反美运动,将伊斯兰教和韩国左派以及恐怖袭击联系起来。反共主义和宗教排他主义本来在新教保守派分别属于不同领域,但他硬是将两者结合起来,以便使人们对伊斯兰教的厌恶加倍。

二、韩国新教保守派参与政治的原因

(一)受到意识形态影响

在韩国,新教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深受意识形态因素影响,此即反朝和亲美。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半岛北部是基督教的中心,大部分教会和信徒集中在北部,但是在苏联占领以及建立人民政权过程中,教会与政府之间产生矛盾,导致大量的信徒越过三八线逃到南部。这些南下的教会和牧师在韩国新教界占据重要地位,对韩国新教的发展发挥了巨大作用。因此,对于韩国新教保守派而言,朝鲜不仅是理念上需要战胜的对手,更是关乎其生死存亡的决定性因素。于是,他们对历届韩国政府的对朝政策非常关注,做出不同的应对。

此外,韩国新教与美国有不解之缘。新教在19世纪末传入韩国后,教会和信徒数量快速增加,其中美国传教士起到了重要作用。1945年美军在朝鲜半岛南部接受日本投降。在冷战体制下,美国军政府通过实施强有力的反共政策及新教友好政策。在朝鲜战争期间及战后,美国教会给韩国教会及国民提供大量援助,还派出传教士到韩国举行大规模传教集会,为韩国教会的发展做出贡献。此外,韩国教会的领导人以及韩国教会大学的教授大部分具有在美国学习的经历。于是,韩国新教保守派具有强烈的亲美倾向,反共和亲美成为其核心政治理念。

(二)受到宗教政治化影响

在李承晚政府以及朴正熙、全斗焕军事独裁政府时期,韩国新教保守派采取支持和合作的态度,并在其庇护下快速成长。自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开始,韩国新教保守派改被动为主动,直接参与政治,甚至试图左右政治。为了推翻进步派政权,在2007年总统选举中新教保守派动员信众把票投给在教会担任长老的保守政党大国家党候选人李明博,为其最终当选总统立下汗马功劳。朴槿惠当选新一任总统之后,由于发生“闺蜜干政”事件,民众举行烛光游行要求弹劾朴槿惠。对此,支持朴槿惠的右翼保守势力聚集起来开展被称为“太极旗集会”的反对弹劾运动,新教保守派中的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韩国教会联合等团体动员大量信徒积极参与,成为韩国右翼政治势力强有力的盟友,登上韩国政治舞台。

此外,新教保守派还认为,不能一味被动依赖出现对其采取友好政策的政权,应该主动出击创造独立的政治力量,决定通过创建政党直接参与政治并最终掌握政治权力。新教保守派虽然自2004年以来连续五次组建政党参加国会议员选举均以失败告终,但并未改变其政治野心。

(三)受到基要主义神学影响

作为韩国新教保守派积极参与政治的神学背景,基要主义神学受到关注。自19世纪末传入韩国伊始,基要主义就成为韩国新教的主流神学思想,而这与美国密切相关。来韩国传播新教的美国传教士给韩国人注入“以圣经为核心”的保守主义信仰和神学,其结果圣经在韩国教会中成为绝对权威,对此后韩国教会的教理和信条的形成产生了决定性作用。

1925年朝鲜共产党成立,开展反基督教运动,批判基督教是拥护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精神鸦片”,与新教势力产生矛盾。以此为契机,韩国的新教开始持有反共立场。1945年光复后至军事独裁统治期间,反共成为政府和新教共同的价值观。新教主张上帝赋予韩国特别的时代使命,与共产主义进行对抗,将反共和基要主义“选民思想”结合起来,致使反共在新教内部深深扎根,从而形成了“反共主义的宗教化”。

在同性恋问题上,韩国新教保守派认为,同性恋是“对上帝创造秩序的挑战”,“助长同性恋的《禁止歧视法》是撒旦”。于是,召开大规模集会,在社会上制造反对同性恋的强大舆论,给政府施加巨大压力,试图借此实现宗教政治化。

此外,新教保守派还妖魔化伊斯兰教,将其定义为“被恶灵掌控的宗教”,是“基督教的敌人”,这是从基督教教理的层次对不承认耶稣神圣性的伊斯兰教的定罪,显示出基要主义神学对其他宗教具有的强烈的排斥性。

三、韩国新教保守派参与政治的走向

2020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施虐全球,对韩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均造成了巨大冲击。由于违反政府的防疫措施继续开展集会和礼拜活动,成为疫情再次扩散的“帮凶”,全光勋及其领导的“爱心第一教会”受到韩国社会的猛烈批评。于是,今后新教保守派与政治的关系及其走向引起人们的关注。虽然全光勋及新教保守派多次遭受打击,但会继续关注政治并积极参与政治,其原因在于:

第一,全光勋及新教保守派依然得到不少保守势力坚决支持。全光勋及新教保守派因开展右翼政治活动受到韩国社会猛烈批评,但以大型教会为中心,不少牧师和长老虽然没有公开表态,但从内心支持或赞同全光勋及新教保守派的右翼政治活动,并暗地里予以援助。在全光勋的支持者中,大部分是被边缘化的弱势群体。文在寅执政以来,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底层民众生活愈加困难,而近期政府负面新闻频发,进一步加深了民众的不满。

第二,韩国新教在同性恋、伊斯兰问题上仍具有较强的保守性。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推进,韩国一些具有进步倾向的市民团体和政党主张制定《禁止歧视法》来保护同性恋者和穆斯林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但是,这种主张遇到来自保守势力尤其是新教的坚决反对,而执政党在这个问题上顾虑重重,致使相关议案迄今未能在国会上获得通过。

第三,朝鲜因素的存在致使新教保守派进一步加强反朝亲美意识形态。对于进步派政府实施的对朝友好政策以及由此在韩美之间发生的龃龉,新教保守派采取坚决反对的态度,多次举行大规模的反政府集会。由此可见,新教保守派将朝鲜因素亦即反共因素视为关系到其存亡的关键因素,进一步加强反朝亲美的意识形态,更加积极参与政治,直到实现其政治目的。

(作者:李永春,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本文摘自《世界宗教文化》2022年第1期,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分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