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加诺夫:俄罗斯实际上是在与西方扩张作战
2022年04月17日  |  来源:观察者网  |  阅读量:3986

【编译/观察者网 齐倩】俄罗斯著名政治学家、国际问题专家谢尔盖·卡拉加诺夫(Sergey Karaganov)4月8日接受意大利知名全国性报纸《晚邮报》采访,称北约不遵守承诺的持续东扩才是俄乌冲突爆发的根本原因。他说,俄罗斯实际上是在与西方扩张作战。

谈及中国时,卡拉加诺夫不否认俄罗斯将因西方制裁而更加依赖中国。不过他表示,俄罗斯对这种情况并不满意,因为他宁愿与欧洲建立更好的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谢尔盖·卡拉加诺夫曾在叶利钦和普京政府担任总统顾问,被认为与普京和俄外长拉夫罗夫关系密切。目前,卡拉加诺夫是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世界经济和国际政治系主任兼俄罗斯智库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Council for Foreign and Defense Policy)名誉主席。

俄罗斯著名政治学家、国际问题专家谢尔盖·卡拉加诺夫接受意媒采访

【以下内容摘自采访实录】

《晚邮报》:如何为俄罗斯攻击乌克兰辩护?

卡拉加诺夫:25年来,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一直在说北约扩张会导致战争。普京也多次表示,如果乌克兰加入北约,就将不再有乌克兰。2008年在布加勒斯特,北约领导人曾许诺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可以迅速加入北约。虽然该计划最终被德国和法国阻止,但从那时起,乌克兰已经(实际上)融入北约。

乌克兰的武器来自北约,部队由北约训练,他们的军队日益强大。此外,我们看到乌克兰国内的新纳粹主义迅速泛滥,特别是在军队、社会和统治精英中。很明显,乌克兰已经变得和1936至1937年左右的德国一样。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乌克兰是北约的先锋。我们做出了非常艰难的决定——在威胁变得更加致命之前,先发动攻击。

在这30年里,我们听到了西方领导人的各种(北约不会扩张的)承诺。但是他们骗了我们,或者忘记了他们的承诺。我们一开始就被告知北约不会扩张。

《晚邮报》:你说现在真正的战争是针对西方扩张的。这是什么意思?

卡拉加诺夫:我们看到西方扩张正在发生,我们看到西方的“俄罗斯恐惧症”(Russophobia)达到了世界大战之间反犹太主义的水平。因此,战争已经迫在眉睫。我们在西方社会内部看到了深刻的分歧和结构性问题,所以我们认为,无论如何,战争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因此,克里姆林宫决定先发制人。

此外,这一军事行动将用于重组俄罗斯精英和俄罗斯社会。俄罗斯将成为一个更加激进和以国家为基础的(militant-based and national-based)社会,非爱国分子将被从精英中清除。

《晚邮报》:那么,这场战争的总体目标是推翻北约在中东欧国家的存在吗?

卡拉加诺夫:在我们看来,大多数(西方)机构都是片面和非法的。他们正在威胁俄罗斯和东欧。我们想要公平的和平,但美国人的贪婪和愚蠢以及欧洲人的短视表明他们不想要这样。我们必须纠正他们的错误。

《晚邮报》:欧盟是俄罗斯认为非法机构的一部分吗?

卡拉加诺夫:不,这是合法的。但有时我们不喜欢欧盟的政策,特别是当它们变得越来越好战的时候。

《晚邮报》:你真的认为,这场战争将不可避免地升级至其他国家?

卡拉加诺夫:不幸的是,这变得越来越有可能。美国及其北约伙伴继续通过输送武器来支持乌克兰。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很明显,为切断通信线路,欧洲的目标可能会或将要受到打击。然后战争可能会升级。在这个关头,这个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合理。我认为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与我的观点相同。

《晚邮报》:随着制裁越来越严密,俄罗斯会更加依赖中国吗?

卡拉加诺夫:毫无疑问——我们将更加一体化,更加依赖中国。这具有积极因素,但总的来说,我们将更加依赖(中国)。我并不十分害怕成为中国的棋子,就像一些欧盟国家成为美国的棋子一样。首先,俄罗斯人有主权的核心基因。其次,我们在文化上与中国人不同,我不认为中国可以或愿意凌驾于我们之上。

然而,我们对这种情况并不满意,因为我宁愿与欧洲建立更好的关系。但中国人是我们的亲密盟友和朋友,是仅次于俄罗斯人民的俄罗斯力量的最大来源。我们也是他们力量的源泉。但我宁愿结束与欧洲的这种对抗。我的盘算是,创造一个安全的西方侧翼,以便在明天的亚洲世界中更有效地竞争。

《晚邮报》:你宣称,中国,而不是俄罗斯,将成为这场战争的胜利者。这是什么意思?

卡拉加诺夫:我们将取得胜利,因为俄罗斯人总是在最后胜利。但与此同时,我们将失去很多,包括人口和财政资源,我们将暂时变得更穷。但是,我们准备作出牺牲,以建立一个更加可行和公平的国际体系。

我们现在谈论的是乌克兰,但我们真的想建立一个与苏联解体后出现的国际体系不同的国际体系,这个体系现在正在崩溃。我们现在都陷入了混乱。我们想建造俄罗斯堡垒来保卫自己免受这种混乱的影响,即使我们因此会变得越来越穷。不幸的是,如果欧洲不按照自己的利益行事,混乱可能会席卷欧洲。欧洲现在做的事情绝对是在自杀。

《晚邮报》:这是一种威胁吗?难道你不认为核威慑仍然适用吗?

卡拉加诺夫:我知道,在某些情况下,美国可以使用核武器来保卫欧洲,据称他们可以为保卫欧洲而战,对抗核超级大国。这种情况有1%的可能性发生,所以我们必须小心。但是,如果一位美国总统做出这样的决定并引发毁灭性的回应,那将意味着他疯了。

《晚邮报》:这场战争看起来不能持续太久。达成真正停火协议的要素是什么?

卡拉加诺夫:首先,乌克兰必须是一个完全非军事化的中立国——没有重型武器。乌克兰的安全应该由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外部势力保证,如果其中一个保证人反对,乌克兰就不应在国内举行军事演习。乌克兰应该是一个和平的缓冲区,希望他们能送回近年来部署在该国的武器系统。

分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