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达:阿富汗地缘政治格局出现重大变化
2021年09月09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2543

4月14日以来,美国拜登政府加速从阿富汗撤军,这导致阿富汗内外形势剧烈调整和震荡。一方面,自5月1日以来,塔利班在阿富汗全境发起规模空前的攻势。自8月6日攻下首个省会城市后,塔利班在短短十天时间内攻占了几乎全部34个阿富汗省会城市。8月15日,阿富汗总统加尼逃亡国外,塔利班军事人员进驻首都喀布尔。

另一方面,美国大规模撤军导致阿富汗出现一定程度的“权力真空”,刺激域内外国家强化对阿富汗问题的介入,相关方都力图避免敌对国家借阿损害本国安全及利益。

美国加速脱身,但仍将保有影响力  

按照2021年7月公布的计划,驻阿富汗美军将在8月31日之前撤出,届时美将仅保留少数作战力量维护美国驻阿富汗外交机构安全。美国虽然撤军,但仍对阿富汗形势具有关键影响力,这突出表现在安全方面。根据设想,一方面,美国将努力保留在阿富汗的情报和行动力量。美国总统拜登、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等人多次表态称,“撤军之后仍将维持在阿富汗的情报搜集和反恐行动力量”。另一方面,美国仍力图保留在阿实施无人机空袭和特种作战行动的能力:与阿富汗周边国家谈判,企图在周边设立新的军事基地;利用在中东的现有军事基地;甚至在阿拉伯海长期部署一艘航空母舰。除了各种形式的军事介入之外,美国还将通过提供财政支持、经济援助等方式对阿施加影响。

然而,塔利班8月15日进入首都喀布尔,这大大快于美国情报机构之前“塔利班至少要三个月才能攻占喀布尔”的预测,导致美国政府措手不及。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在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发布联合声明,称将在48小时内“将美国在阿富汗的安全存在扩大到近6000名士兵,以掩护外交机构和撤离进程”。国务卿布林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最初在阿富汗执行任务是抓住9.11恐怖袭击的元凶、“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该任务已经完成,并且成功阻止了激进分子进一步袭击美国。但美国国会和战略界针对拜登政府过早从阿富汗撤军的指责却此起彼伏,愈演愈烈。

印巴关系还是推动阿富汗问题演变的最重要地缘矛盾  

巴基斯坦始终是对阿富汗局势影响最大的地区国家,其影响力随着美国撤军持续抬升。近年来,巴基斯坦在很大程度上调整了对阿富汗定位和政策,例如将阿富汗视为推动中亚和南亚地缘经济整合的核心枢纽,并为此积极推动阿富汗实现和平与稳定。但与此同时,巴基斯坦的核心地缘政治诉求没有改变,其出发点始终是应对东部国力和军力相对巴占优势的印度,确保自身生存、独立和领土完整。随着阿塔在战场上取得迅速进展,巴基斯坦乐见阿塔获得更大政治发言权,确保未来的喀布尔政权对巴友好,至少不反巴。除了服务对印度博弈之外,巴基斯坦还希望借推动阿富汗内部和平进程之机,促进美巴关系进一步转圜。多方披露,巴基斯坦在2020年美国与塔利班签署和平协议、阿富汗启动内部和平谈判等问题上发挥了关键作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美巴关系。未来,巴将继续在阿富汗内部和平进程中发挥作用。

针对塔利班8月15日进入首都喀布尔,巴基斯坦官方没有立即表态。但8月15日晚,一个涵盖阿富汗北方主要少数民族领导人的代表团访问巴基斯坦,与巴外长库雷西等政要会谈。会后,巴基斯坦外交部发表声明称,库雷西呼吁所有阿富汗领导人抓住这一历史机遇,推动阿富汗问题的包容性、全面地解决。笔者认为,巴基斯坦此举表明其有意借机推动塔利班和曾持反塔利班立场的少数民族达成妥协。

印度在阿富汗的诉求与巴基斯坦针锋相对,担忧阿富汗未来形势演变冲击本国安全。2001年以来,印度与根据新宪法建立的阿富汗政府保持密切关系,得以在地缘上对巴基斯坦“东西夹击”。然而,美国撤军之后,阿政府迅速崩溃,塔利班快速攻城略地,这势必导致巴基斯坦在阿影响力的上升,阿富汗地缘态势将重新对巴有利。为此,印度急于强化本国塑造阿局势的能力。例如,印度大幅度调整了此前僵硬的反塔利班立场,试图通过与塔利班高层直接沟通等实现与塔利班的“破冰”。6月21日,卡塔尔负责反恐和解决冲突的特使透露称,印度当局已经将塔利班视为未来阿富汗政权的关键一方,因此印度官员低调访问卡塔尔,并秘密与阿塔展开接触。此外,印度将更积极迎合美国有关“印度在阿富汗问题上发挥更积极作用”的期待,试图增大本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发言权。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对印度而言意味着几乎最糟糕的状况已经出现。为此,印度一度表态称,不会承认任何以武力在阿富汗建立的政权。这一表态以及此前印度的立场显然已被塔利班理解为不友好的举动。对此,阿塔公开警告印度不要试图在阿富汗扮演军事角色。

俄罗斯试图掌控阿富汗议题走向  

近年来,俄罗斯对阿富汗问题的关注和介入稳步提升,已经成为阿富汗问题的关键参与方之一。俄罗斯认为,美国不负责任地从阿撤军有“甩锅”地区的意图,是要将阿富汗问题转嫁给周边邻国,同时设置“大国博弈”地缘政治陷阱。阿富汗安全形势恶化也将对俄罗斯及中亚地区产生负面影响,尤其是毒品贩运、难民流入等问题。

基于以上判断,俄罗斯对阿富汗政策目标基本上可以概括为:确保俄罗斯在中亚的地缘政治影响不受威胁,扩大俄在阿富汗问题尤其是在和平进程上的话语权,进而增加与美国博弈的筹码。为此,俄罗斯早在2017年就启动了推动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和谈的“莫斯科进程”。在此过程中,俄罗斯不仅公开与塔利班建立直接联系,还将前总统卡尔扎伊等众多政要同时邀请在场,俨然已经成为与阿富汗体制内外各派势力都能“说得上话”的调停大佬,在阿富汗话语权迅速攀升。当前,俄罗斯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应对美国撤军之后的阿富汗及地区安全形势变动:以集体安全组织为依托在中亚地区部署和使用军事力量,履行对中亚相关国家的保护义务;与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中亚国家在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边界附近展开针对性反恐军事演习;通过双边和多边渠道与中亚国家密切磋商,在阿富汗问题上凝聚“俄罗斯共识”;邀请阿塔代表访问莫斯科,获得其在一些问题上的承诺,包括不允许阿富汗领土被用于攻击俄罗斯和中亚国家,并且确保这些国家在阿富汗的外交机构和人员安全等。

在阿塔8月15日进入首都喀布尔之后,俄罗斯官方迅速发表声明,称准备与阿富汗未来的过渡政府开展合作。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外交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贾巴罗夫表示,俄罗斯不会以任何方式干涉阿富汗局势,这表明俄罗斯对于当前阿富汗变局采取“顺其自然”的态度。同时,俄罗斯外交部又表示,不急于承认塔利班政府,这显然是在为未来与阿塔讨价还价留足空间。

伊朗、土耳其等中东国家对阿富汗的影响力持续提升  

随着形势加速演变,中东国家对阿富汗问题的关注度也持续上升,伊朗、土耳其、沙特、卡塔尔等国家通过各种方式介入阿富汗问题。土耳其方面加大了对阿富汗的投入,试图趁阿富汗变局扩大地区影响力,并以此改善美土关系。6月以来,土耳其屡次提出可以出面保护、协助运营喀布尔国际机场。舆论普遍认为,土耳其表示希望接手喀布尔国际机场防卫是在向美示好。土耳其此举引发阿塔强烈反应。塔利班发表声明,称其将把任何9月后在阿富汗存在的外国军队视为“占领者”,并将对其发动“圣战”,要求“所有外国军队、承包商、顾问和培训人员都必须撤离”。然而,随着阿塔进入首都喀布尔,有消息称土耳其已经正式放弃该计划,仅表示“若塔利班提出技术支持诉求,土耳其将为机场提供安全和技术支持”。

伊朗作为阿富汗西部邻国和中东大国,历来关注阿形势演变。随着美国加速从阿富汗撤军,伊朗希望借此减少东部战略压力,确保东部安全,同时试图以阿富汗问题为抓手对美实施战略对冲。基于此,伊朗一直与阿政府和塔利班都保持密切关系。此外,伊朗还希望参与开发阿富汗及中亚地区的丰富矿产资源,修建途径阿富汗和中亚到达中国的铁路。目前,伊朗新政府尚在酝酿对外政策调整,但对阿富汗持续投入是大方向。随着阿塔进入首都喀布尔,伊朗正积极筹备与塔利班主导的新政权的沟通与合作。伊朗总统莱希就表示,“美国撤军是阿富汗恢复和平与持久安全的机会”,呼吁阿富汗所有派别合作推动国家团结。

简言之,美国加速撤军导致阿富汗形势激烈变动,旧的权力结构遭冲击,新的力量平衡尚未完全确立。从内部看,阿富汗塔利班正在积极谋建自己主导的新政权。8月15日,阿塔驻多哈政治办公室发言人穆罕默德·纳伊姆表示“阿富汗战争已经结束”;塔利班将在短期内确定未来政权的统治方式、组织办法等细节,新政权将尊重“沙里亚法”中所规定的妇女和少数民族的权利和言论自由。阿塔看到了“过去20年来努力和牺牲换来的胜利成果”,但并不想自我孤立,将与国际社会建立和平的相互关系,并发展现存的与外国沟通渠道。新政权将采取不干涉他国内政政策,以换取其他国家不干涉阿富汗的内部事务。笔者认为,纳伊姆的表态基本勾勒出了阿塔领导层的内政和外交方针。

从外部看,巴基斯坦、伊朗、俄罗斯、印度等利益相关方正密切关注着阿富汗安全形势演变,并不断调整对阿富汗政策和介入方式,展开新一轮地缘政治博弈。阿富汗地缘政治格局已经处于深刻调整之中。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研究所副所长。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