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林:“国家建构”理论缘何失败
2021年08月22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2055

《俄罗斯报》网站日前刊登文章称,美国在21世纪初曾兴奋于所谓“国家建构”理论,该理论认为,依靠在阿富汗或者伊拉克这样的国家建立权力机构、培养忠诚的精英,霸权国家能够改变并远程遥控主导关键地区的国家,然而中东地区的现实证明,“国家建构”理论已经破产。

恩格斯曾说过:“压迫其他民族的民族是不能获得解放的。”美国就是当代的典型例证。这些年来,美国自恃超级大国地位,在世界上横行霸道,谋求建立“轴心—辐条”式的全球性帝国体制,即以军事力量为后盾,政治上由美国领导,经济上服从美国利益和需要的“全球化”国际体系。尤其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借助“9·11”事件营造悲情氛围,以“反恐”之名接连发动战争,并扬言进行“中东民主改造”,将中东当成塑造“世界新秩序”的试验田。不料最终结果却是一败涂地。某种程度上说,美国在大中东地区的失败带有很强的必然性。

美国虽然是当世唯一超级大国,但它在不同层面的力量分布却是不均衡的。按照约瑟夫·奈的分析,在军事层面,美国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但在经济层面,权力分配已经多元化了。在跨国问题上,实力分配更为纷繁复杂。而且,全球性力量与全球性主宰地位有着完全不同的含义,拥有控制世界的实力不等于真能控制世界,而小布什政府“过分高估了与军事优势地位相伴的自主权”。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经历表明,“美国人无力重建世界上的每一个失败国家,或者安抚和平息每一种反美的仇恨。他们越是试图这样做,就越是使自己处于过度扩张的境地。”

其次,从策略层面看,与复杂性现实不相称的简单化做法,导致美国的政策效果事与愿违。

一是试图通过“民主改造”实现反恐目标。当年小布什政府的大中东政策深受“民主和平论”、特别是夏兰斯基《论民主》一书的影响。在小布什眼里,民主衍生和平,专制滋生恐怖。“在中东地区,只要仍然存在暴政、绝望和怨恨,就将继续产生威胁美国及其朋友安全的个人和活动。”据此,小布什政府提出了用“民主改造”根除恐怖的药方。然而,“民主化可以根除恐怖主义”是个似是而非的假命题。事实上,即便在那些实行了民主的国家中,仍避免不了恐怖主义(如英国的“爱尔兰共和军”,西班牙的“埃塔”等)。根据美国国务院的“全球恐怖主义形势”年鉴,在2000-2003年间,全球发生的重大恐怖袭击事件中,有269起发生在“自由之家”所界定的“自由国家”中,119起发生在“半自由国家”,138起发生在“不自由国家”。中东地区之所以滋生恐怖主义,除了中东国家“治理无方”的原因外,主要与美国长期奉行双重标准、缺乏“国际民主”密切相关。但美国拒不对自身中东政策进行反思,一味通过“民主改造”的办法实现反恐大计,这无异于缘木求鱼。

二是无视当地政治秩序和传统,盲目进行“国家建构”,最终导致相关国家政治运行陷入“功能性紊乱”。按照美国当时的思维逻辑,所有社会都要经历同样的、普遍性的发展阶段,而美国正好处在这个进化过程的终点位置上。因此,其他国家所能做的就是效仿美国模式,而美国也负有某种“天定命运”去救助和推动落后国家向这一方向前进,在必要时甚至可以采取干涉和高压的方式“输出民主理想”。这种线性思维的逻辑结果之一,就是无视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国政治传统和原有秩序的合理性。上述国家原有政治秩序之所以能延续至今,就是因为它们是当地生存和发展的经验积累,在维系政治和社会秩序方面“管用”。而美国提供的激进民主化药方彻底打乱了原有政治秩序。由于伊拉克等国没有独立于国家的市民社会和法治传统,因此原有政治秩序的崩塌使经济和社会秩序随之崩溃。

美国原本指望通过“民主改造”,帮助阿富汗和伊拉克完成“国家建构”,并将其打造成“中东民主样板”,最终却事与愿违。从学理上讲,“国家建构”有两层含义:一是自上而下的政权建构,也就是英文中的“state building”;另一层含义是自下而上的“国族建构”,也就是“nation building”。而美国将“民主化”作为实现“国家建构”的手段,无论在哪个层次上都与上述目标背道而驰。政权建构原本是不断增强中央政府的资源汲取和分配能力,最终形成强政府。但美国推行的民主化政策,恰恰导致政治版图碎片化,以及权力内耗加剧,由此极大弱化而非增强国家能力。而国族建构原本要求国民不断增强共同体意识,使所有国民都意识到自己是国家的一员。在美国入侵之前,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国族建构事实上还没有真正完成,许多民众的教派、部族意识远强于国族意识。在此背景下,美国推动的竞争性民主,反而使这些国家原本处在潜伏状态的教派、部族矛盾重新激化,离心倾向和分离主义日趋抬头,乃至变成失败国家。美国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可以想见,未来美国的智库和战略精英层会像当年反思为何“失去中国”“失去朝鲜”“失去越南”那样,重新总结“失去阿富汗”“失去伊拉克”的经验教训。问题在于,美国的战略反思从来只考虑自身的利弊得失,而从不顾忌这种霸权扩张政策给第三世界国家造成的损害,以及深陷人道主义灾难的第三世界民众的苦难和感受。这种偏狭与自私本性,决定了美国未来仍会继续推行霸权主义政策,由此也决定了包括中国在内的第三世界国家要想真正独立和发展,必须始终旗帜鲜明地反对霸权主义。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