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蕴岭:有感于人类必须与自然和解
2021年07月20日  |  来源:玄鸟国际战略研究  |  阅读量:1978

2020年是一个灾难之年,新冠疫情全世界扩散,反复发作,感染和死亡人数持续上升,受疫情影响,世界经济大幅下降,厂、店倒闭,航线停飞,失业猛增……迄今,对于疫情为何暴发,为何如此严重,何时能够终结等,尚没有清晰的答案。但有一点,基本达成共识:地球生态环境出了大问题,疫情大暴发是问题的一种表现。

前不久,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接受采访时称,人类在与自然开战,自然界以更加暴力的方式回应人类。他呼吁,必须实现人类与自然的和解,否则,会面临更大的危机!

人与自然和解包含深刻的含义,其要旨是恢复地球生态的平衡,把人类作为地球生态的维护者,而非破坏者。长期以来,人类主宰地球,一切以人的欲望与动能为导向,从而导致了综合生态的失衡、失序,人类自身也成为受害者。

回顾人与自然的关系史,最大的改变始于工业革命。工业革命极大地提升了人类开发自然的能力,也大大加快了改变自然的速度。对自然资源的开发利用极大地提升了人类物质生活的水平,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口进入工业化进程,人类对资源的开发利用规模也不断扩大。

上个世纪60年代,罗马俱乐部专家就发出警告,如果不改变生产、生活方式,自然资源将被消耗殆尽;70年代,联合国对生态危机发出警告,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问题;90年代气候变化问题凸显,各国开始采取行动应对,达成京都议定书;2018年,人类第一次就应对气候变化签署《巴黎协定》,决心采取实际行动,阻止气候变暖。

当前,气候变暖的趋势在加强,导致气候升温的温室气体排放也在增加,南北极的冰块在加速融化,世界被认为“处在气候紧急状态”中。按照《巴黎协定》的目标,世界温室气体排放应该在2030年达到峰值,2050年达到碳中和。2021年要在全球建立碳中和联盟,各国根据《巴黎协定》目标,设定落实目标的行动计划。

科学家们证实,地球正在以负能量运转,即不能实现自我修复,地球生态的综合环境在持续恶化,地球的生物链正在遭到破坏。比如海洋污染导致海洋生态恶化,不仅影响海洋生物生存,而且也影响人类的生存环境。科学家最近发现,孕妇胎盘里已经发现了微塑料,惊呼这“成为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据统计,人类活动已经导致100多个物种灭绝,目前物种消失的速度还在加快。

气候变暖是人类失当活动的结果,是对地球生态的最大威胁。好消息是,美国新当选总统拜登承诺当政后即回《巴黎协定》(特朗普政府退出了该协定)。面对危机,各国开始制定绿色发展规划并采取行动,能源结构的转型在加速,对煤电的投资在减少,可再生资源的利用在扩大,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在增速。特别是,人工智能(AI)技术的利用可能会有助于改变传统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从而加快传统工业化发展范式的转变。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认为人定胜天,但事实证明,忽视自然规律的蛮干是“自毁长城”。工业革命开启至今只有几百年的时间,人类对地球生态的破坏就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这是人类的危机,也是地球的危机。正因为如此,古特雷斯才呼吁, 人类必须与自然实现和解。

签署《巴黎协定》应该是人类在共同认知上迈开的一大步,但这还不够。和解需要行动,人类的集体行动、志同道合的行动,而做到这一点可能是最为困难的。在国家本位的世界,各国的利益差别、发展差别、治理差别等,使得形成合作与有效的集体行动变得非常困难。同时,在强调各国采取负责任行动的同时,需要调动各种力量,从联合国组织、区域组织到民间组织,以及个人的能动性,以形成推动变革的巨大合力。

2021年可能不是一个顺风顺水的幸运之年,新冠疫情难言被完全降服,经济社会难言完全恢复正常,中美关系难言回归正轨等。面对如此多的重大挑战,任何一个国家都难独善其身,这就需要加强合作。

其实,要实现人类与自然的和解,首先需要实现人类自身的和解,否则前者就很难和解。

(张蕴岭,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山东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