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伟文:人口变化带给美国三个重大趋势
2021年05月07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2097

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5月5日发布的报告称,2020年美国的生育率创下新低,每1000名女性生育1637.5个孩子。这也是美国新生儿数量连续第六年下降,创下自1979年以来最低。

结合美国普查局上月底公布的最新人口普查数字显示,2020年美国总人口约为3.3145亿,虽比2010年上次普查增加7.4%,但也是自上世纪30年代(增长7.3%)大萧条以来的最低增长率。最近三个十年期间美国人口增长率急剧放慢,从上世纪90年代增长13.1%,到本世纪第一个十年增长9.7%,再到上一个十年的增长7.4%。因此本次人口普查反映的第一个重大趋势是,美国已经进入人口低增长时代。

人口低增长如果持续,对美国经济长期增长的影响将是深刻的。这不仅因为经济增长最重要的人口红利的衰减,而且因为其不同年龄段、不同族裔人口结构的变化趋势加剧了这一前景。

美国新生人口的减少趋势恰好与战后婴儿潮出生人口的退休时间相吻合。2019年美国新出生人口374.55万,同年退休人口417万,战后婴儿潮带来的人口高增长发生在上世纪40至60年代,这三个十年人口分别增长14.5%、18.5%和13.4%。从2010年到2035年是婴儿潮出生人口的退休潮。美国新出生人口能否补上这个劳动力缺口呢?不容乐观。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生育率一直在下降。2019年的生育率降到1.70。新生人口的持续减少和美国社会的老龄化,将严重影响美国经济增长所基于的人口红利。

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人口的十年增长率可能进一步降到5%以下。到2050年,美国将在很大程度上“欧洲化”,即人口增长停滞的老龄化社会。在这个条件下,美国的经济繁荣将会终结,长期经济增长年率将不足2%。

美国要扭转人口增长率下降趋势,只有两个办法。第一,依靠少数族裔多生孩子。几年前全美总生育率为1.82。其中欧裔白人生育率1.69,亚裔1.66,非裔1.77,西语拉丁裔2.18。如果主要靠欧裔白人生育,人口增长率将更低,只能主要靠西语拉丁裔,以及非洲裔。第二,光靠现有人口自然增长是不够的,必须大量引入移民。过去美国保持每十年人口两位数增长的一个重要构成是大量移民,而移民的绝大多数是西语拉美裔。这样一来,欧裔白人占总人口比重将不断下降,少数族裔特别是西语拉美裔比重将不断上升。当前美国总人口中,欧裔白人占60.1%,西语拉美裔占18.5%,非裔13.4%,亚裔5.9%。如果实行这样的方针,到2050年,欧裔白人可能首次成为少数族裔。

然而,近年来美国社会愈演愈烈的种族矛盾、白人至上主义和排斥移民的政治倾向与人口增长的需要完全背道而驰。鉴于当前美国社会的撕裂很难弥合,人口增长率极有可能进一步降低。因此到2050年出现“欧洲化”的可能性极大。如果华盛顿实施重大政策转变,从根本上推翻白人至上理念和方针,并放宽移民,结果将是“拉美化”。很难看到第三种前景,最多是以上两种前景推迟实现。

这次人口普查结果反映的第二个重大趋势是各州人口增长极不平衡。人口增长特别突出的是得州(十年内人口累计增长15.9%)、佛州(增长14.6%)、科罗拉多(14.4%)、俄勒冈(10.1%)、北卡(9.5%)和蒙大拿(9.0%)。它们主要集中在南部和西部零散地区。与此相反的是,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和大湖区人口增长继续停滞。其中纽约州十年内人口只增长4.0%,更低的依次是密歇根(3.6%)、威斯康星(3.6%)、宾州(2.1%)和俄亥俄(2.0%),伊利诺伊甚至下降了0.1%。

这大致延续了上一个十年(2000-2010)的趋势,即美国南方、西北比东北、大湖区人口增长更快。其基本原因有二:第一,前者高科技产业等新兴产业发展较快,后者则受传统产业停滞的困扰。第二,前者接受移民更多。唯一有重大不同的是,历来与得州、佛州并列为美国人口增长三大“火车头”的加州,只增长了5.9%,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加州仍是美国高科技产业最发达的地区,但因硅谷及大洛杉矶地区房价越来越高,一些公司或创业者选择得州、科罗拉多和俄勒冈。此外,特朗普执政四年严控并修筑边界墙,阻挡了不少墨西哥移民前往加州。

一般说来,人口增长快的地区,经济发展也更好。以2017至2020这四年累计,全美GDP增长4.0%。得州和佛州分别增长5.9%和7.3%。俄勒冈州增长8.8%,科罗拉多州增长10.8%。与此相反,纽约州和整个大湖区累计增长率都只有0.6%。这又印证了前面提到的规律,美国步入人口低增长,将给今后几十年经济前景带来严重影响。当然加州属于个案,过去四年其GDP累计增长了7.7%。虽然人口增长率低于全美平均水平,但经济依然好于后者。

第三个重大趋势是各州人口增长的不平衡,带来政治版图的变化。由于美国众议员数量固定在435名不变,这样一来,人口增长更快的州将获得更多众议员名额,增长更慢的州将减少名额。结果,得州将增加两名众议员名额,佛州、北卡、科罗拉多、俄勒冈和蒙大拿州各增加一名。而加州、纽约、宾州、威斯康星、密歇根、伊利诺伊和俄亥俄州各减少一名。新的名额分配将从2022年国会选举起实施。

巧合的是,名额减少的7个州中除俄亥俄外,2020年总统大选中都是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获胜。因此,2022年中期选举会否使民主党失去众议院本已微弱的多数已留下悬念。由于各州选举人票是按照众议员数加两名参议员数计算,众议员席位减少的宾州、威斯康星、密歇根三州又都是关键摇摆州,应该说这些变化虽对2024年大选有影响,但并非关键。美国大选是赢者通吃,选举人票数的变化,不会带来重大影响。而得州和佛州人口增长的很大来源是来自西语拉美裔的移民和高科技移民,很多人更倾向于民主党。所以,这对美国两党政治影响如何,还有待继续观察。

(作者是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