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实:中国约9-10亿人属低收入人群,其中5-6亿人是“没钱消费”
2020年09月14日  |  来源:博智宏观论坛  |  阅读量:10351

2020年8月25日,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博智宏观论坛月度研判例会通过网络平台顺利召开,主题为“中低收入阶层消费增长与国内经济大循环”,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李实出席会议并发表评论。

中低收入阶层消费问题确实是一个大问题,特别是我们国家中低收入阶层是一个很庞大的群体,如果他们消费上不去会影响到全社会的消费,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就陷入了所谓的恶性循环,中低收入阶层的消费上不去,就会导致收入增长缓慢,收入增长缓慢反过来又影响到他们的消费水平。所以这是非常大的问题,非常值得讨论。我想在这里讨论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对于这样一个群体来说,到底影响到他们消费水平的是他们的收入问题还是他们的消费行为问题?这应该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为什么这样说呢?收入会影响到消费,收入增长消费自然增长,这是消费的收入效应。第二个问题,即使在收入不变的情况下,不同人在不同环境下,平均消费倾向或者消费率也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消费不仅仅受到收入的影响,还受到其他各种因素的影响。

前面几位发言人的讨论,有人认为消费问题是收入问题,认为消费水平低就是因为收入水平低,还有一些发言专家认为可能不仅仅是收入问题,还有其他的问题,包括消费市场的问题,包括产品创新的问题等等。对这个特殊群体来说主要是收入问题还是消费率的问题,或者说是收入不高带来的消费水平低的问题,还是消费率低导致的消费水平低的问题?用更为通俗的话来说,是“想消费没有钱”的问题,还是“有钱不想消费”的问题。对于这两个问题我们要作出基本的判断。

因为我们一直做收入分配问题,所以也查了一些资料,利用数据做了一些计算。我们发现对于这样一个中低收入人群来说,更大的问题是他们的收入问题,主要是上面的第一个问题,“想消费没有钱”的问题。

刚才方晋秘书长也讲了,从长期来讲收入问题是导致消费水平低的主要因素,我非常认同。为什么会这样说呢?比如说在过去20年当中,如果看一下农村和城市居民的消费率(消费倾向),所谓消费率是消费支出占整个收入的比重,应该说对于中低收入人群来说消费率基本上是保持不变的,没有太大的变化。城市中收入最低的10%人群,农村中收入最低的20%人群,他们的消费率都接近100%,个别年份甚至超过100%。也就是说,有一部分人是靠借债消费的。

对这样的群体来说,是要刺激他消费还是要增加他的收入?显然是应该增加收入,在收入不变的情况下他不可能有额外的消费增加,除非有所谓银行贷款、消费贷款,除非他未来有很好的发展前景,也就是说,用将来的收入来支付现在的消费。这个群体应该说主要还是收入问题。从提高消费的观点出发,提高他们的收入是最重要的。

另外应该看到中国有一个庞大的低收入群体,他们的消费问题是我国主要消费问题。

对于中国低收入群体有多大的问题,学界有不同的看法。我们估计大概9-10亿人是低收入人群。我们也做了一些更为细致的测算,比如利用我们课题组最新的调查数据测算的结果是,在2019年家庭人均月收入在500元以下的,大概有1亿人左右,家庭人均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大概是3.1亿人。

前一段时间我们研究院两个年轻人写了一篇文章,说1000元以下的大概6.1亿人,实际他们数据不是很准,他们是利用2016年的数据,文章中也没有表明年份,很多媒体就认为是2019年的数据,应该说那个数据对低收入人群的数量是高估了。实际上低于1000元以下的人群大概是3.1亿,低于2000元以下的人群大概是7.1亿。如果按照国家统计局使用的中等收入群体的标准,就是一开始刘主任(刘世锦)提到的标准,我们大概是9.1亿的低收入群体。

我们应该看到这个人群的收入还是有差别的。至少其中5-6亿人主要是收入低导致他们的消费水平低,不是他们不愿意消费,而是他们收入水平低,这些收入只能满足其基本的生活需要,不会有什么结余的,怎么去刺激他们的消费?如果刺激消费的政策不是放在提高收入上,那么任何消费刺激政策对这部分人群都是无效的,至多只是改变他们的消费结构,而不会增加他们的消费水平。这是我的一个基本判断。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