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晓旭:“五眼联盟”的扩容与日本的积极迎合
2020年09月09日  |  来源:《世界知识》2020年第17期  |  阅读量:3118

最近,日本防卫大臣河野太郎在英国议会下院外交事务特别委员会主席牵头的“中国研究小组”集会上积极表示,愿意受邀加入“五眼联盟”。据称,“五眼联盟”将于8月底在澳大利亚举行会议,并将邀请日本参加,有可能朝着扩容到“六眼联盟”的方向发展。

2020年7月21日,蓬佩奥走进唐宁街10号准备会见英国首相鲍里斯。“五眼联盟”需要在印太地区找到强有力的帮手。

“五眼联盟”的历次调整

“五眼联盟”是指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五个盎格鲁—撒克逊系英语圈国家组成的情报联盟,是惟一能几乎监控全球的情报网络组织,可溯源自英美在二战期间依据《大西洋宪章》针对德日意而形成的情报合作协议。“五眼情报”有很高的信赖度,被誉为情报界的“黄金标准”。该组织一直具有很强的机密性,直到2010年英国公开部分文件后,“五眼联盟”的存在才首次被公开证实。

二战之后,基于不同的形势和各异的针对目标,“五眼联盟”主要经历过三次调整。一是冷战背景下以监视苏联及东欧卫星国为主要对象。1946年,在丘吉尔“铁幕演说”的同一天,英美签订名为《英美通信情报协定》(UKUSA)的机密协定,奠定了联盟基本框架。此后十年间,加拿大、挪威、丹麦、西德、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作为参与程度较低的第三方临时加入,最后逐渐固定结成今天的“五眼联盟”。成员国间也缔结双边和多边协议,与“五眼联盟”构成复合情报体系,例如美加、美澳、美澳新之间的多个协议等。可以说,“五眼联盟”事无巨细的监控助力西方赢得了冷战。二是9.11事件后将注意力集中于反恐,并注重多样信息的整合。三是在中国崛起和印太兴起的背景下,尽管其仍主要针对俄罗斯和朝鲜,但核心目标已转向中国。2013年斯诺登曝光的文件表明,“五眼联盟”对中国的监控长期而全面,强调留意并“阻止”中国等国出现技术突破并由此获得构成威胁的战略军事、经济或政治优势。2018年12月20日,“五眼联盟”还采取过联合行动,“指控”中国实施网络攻击。

“五眼联盟”的运作特点

尽管美国拥有全球性的监视能力,但联盟的整体效应也依赖各国的地域性情报能力,互相补充。成员国各有主要负责的重点地区,美国是加勒比、中、俄、中东和非洲,英国是欧洲和俄罗斯西部,澳大利亚是南亚和东亚,加拿大是北极地区和南美洲,新西兰是南太平洋和东南亚。此外各成员国优势条件不同,在合作领域上主要分工也不同。如在太空领域,主要是美加英三国承担对他国卫星部署、弹道导弹测试等的监控;在经济领域,主要利用美国纽约、英国伦敦和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金融中心的便利性对被制裁国进行武器交易及非法商业活动情况监控。

合作内容主要包括信号情报、国防情报、人力情报、反间谍情报、反恐情报和情报评估等,其中信号情报合作是较为重要的合作内容。所谓信号情报,是指通过截获来自不同设备的信号而收集的信息。“五眼联盟”每年至少举行一次情报首长会议。

“五眼联盟”情报来源丰富,既截获来自卫星、电话网络和光纤电缆等基础设施的私人通信,也通过监控大型科技公司的用户数据记录来收集信息。被“五眼联盟”盯上的机构五花八门,包括联合国组织、航空公司、电信运营商、金融机构、跨国公司、石油公司等;被盯上的人物既有政府要人、企业家,也有艺人。斯诺登曝光的文件表明,“五眼联盟”的情报活动并不仅仅针对其他国家,也收集和储存来自本国普通公民的通信记录,并对伙伴国的公民进行互相监视。

“五眼联盟+”的涌动

近年来,“五眼联盟”宣称为应对中国崛起、俄罗斯复兴、朝鲜核导和伊朗行动等重要课题,将升级联盟框架,“五眼联盟+1”的国际性协调工作不断推进,出现过“八眼联盟”“九眼联盟”“十四眼联盟”等与第三方进行的扩容性合作。其中,“五眼联盟+法德日”的“八眼联盟”被用于对付中国和俄罗斯;“五眼联盟+法日韩”的“八眼联盟”被用来分享有关朝鲜军事活动的情报和监视朝鲜船只非法海上过驳行为;“九眼联盟”为“五眼联盟+丹麦、法国、荷兰和挪威”;“十四眼联盟”则为“九眼联盟+德国、比利时、意大利、西班牙、瑞典”,其名称为“欧洲高阶信号情报”(SSEUR)。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