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百年变局下,美国加码遏制中国崛起,我们有这几张牌反制
2020年05月28日  |  来源: 人大重阳  |  阅读量:8143

编者按:新冠疫情的爆发不仅未能使中美两国摒弃前嫌,携手战“疫”,反而给部分美国政客以抹黑中国、加速“脱钩”的借口。5月13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在直播中分享了他对“中美关系的深度思考”。这是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主办、中国人民大学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由人大重阳运营)承办的“重新认识美国”系列直播活动第三讲。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金灿荣教授

金灿荣:各位朋友,大家晚上好!谢谢重阳金融研究院组织的这个系列活动,当然也谢谢刚才王鹏的介绍!他的热情介绍让我也很激动。

今天来谈一谈我最近对中美关系的思考。中美关系最近有什么变化,将走向何方,对我们国家和大家生活会有何影响,这些都是大家比较关心的。我谈谈自己的一管之见,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一、大变局中的世界

(一)三个关键词:百年变局、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

当今世界正在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可以从四个方面来理解:

第一,新格局:国际格局从西方主导走向东西方平衡。国际格局过去500年都是西方主导的,但现在正在从西方主导走向东西方平衡,这就是新格局。它有个表现,G20现在就变得比较重要,以前是G7特别重要,现在是G20变得特别重要。G20取代G7,它就反映了国际格局从西方主导走向东西方平衡。

第二,新模式:在观念领域西方模式不再是现代化的唯一模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可能提供了新的选择。观念层面的新模式,原来现代化成功的样板都在西方,所以西方学者总结出不少的模式,比如荷兰模式、德国模式、英国模式、瑞典模式,也有一些非西方的模式,比如苏联模式、日本模式。其全球结果是,在观念层面,我们人类可选择的东西就更多了,这就是第二个百年变局的含义。

第三,新工业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对东西方都有机会。在“工业党”看来,生产力、技术的进步对人类进步具有决定性意义。它基本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一是革命的策略,阶级斗争什么的;二是纯理论,理论分两块: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核心的观点就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历史唯物主义这个基本原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它现在的表现就是工业能力决定国家的命运。人类的近代史就是工业化历史。工业化进程当中,工程化过程中最为重要的事件就是工业革命。过去人类已经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分别是蒸汽机、电气化和计算机,这三个工业革命全是西方的。但现在人类正在迎接一个新的工业革命,也叫第四次工业革命,但这次就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三次工业革命全是西方垄断的。但现在是东西方都有机会。东方主要是中国有这个机会和能力。新工业革命和以前不一样,以前工业革命是西方垄断,这一次工业革命是东西方都有机会竞争。

第四,新的全球问题:网络、虚拟经济、超级资本、人口问题和难民、移民潮、科技陷阱等等。

我把“百年变局”理解为“四个新”:新格局、新模式、新工业革命和新的全球问题。在我看来,把“四个新”把握住了,“百年变局”就大致把握住了。

(二)格局变化的原因

什么导致“百年变局”的出现?我认为是两个原因:一是西方的相对衰落,二是中国的相对崛起。

首先,西方500年来主导世界,但现在西方相对衰落了。我这里要强调一点,我们经常讲“西方”,西方具体是指什么范畴呢?西方是指美国、欧洲、日本。欧洲当然指欧盟,美国、欧盟、日本这三强,再加上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以色列这四小是西方,其他严格讲不叫西方。印度老觉得自己是最大的西方民主国家,但在西方主流经济眼里,印度并不是西方。俄罗斯精英层也很想加入西方,但西方不认他们。所以,不是每一个国家都有资格成为“西方”的,西方这个“户口本”很难拿的。我的理解,西方就是“三大四小”。

“三大四小”现在加起来大概不到11亿人,在全球77亿人当中占1/7。这群人现在一个首要的问题是人口老龄化、少子化。人在衰老、在减少,这是最要命的。当然还有其他的问题,比如贫富分化、财政负担过重,还有一些意识形态偏执、经济空心化等,其中最大的问题是老龄化。

其次,中国的崛起:中国基于工业化的崛起,对世界工业化的进步意义重大。中国崛起是很实在的,中国是基于工业化基础上的崛起,还不是取了巧,比如发生能源革命,找到了能源或者因为经济浪潮到了中国,把我们带起来,借外力。我们国家就是苦练内功,老老实实搞工业化崛起的。我们崛起的基础很扎实,对人类的工业化进步贡献很大。整个西方“三大四小”加起来11亿人,中国大陆14亿人,比他们总和还多3个亿。所以,我们对人类的工业贡献挺大的。至于说中国崛起的原因,诸多的非西方国家都想崛起,为什么崛起不了呢?解释有很多,时间关系也不能展开。

那么,中国崛起的原因是什么呢?

一是文化基础:中国崛起的文化基础是很好的,就是我们的传统文化实际是有现代性的。我们过去一百年老批评自己,说我们工业化搞得不好,其中就有怪我们传统文化。我现在觉得整个思维是错的,中国的传统文化实际是适合现代化的,是有它的现代性的。现代性是世俗化的,而我们传统文化也是世俗化的。在所有古典文化里,中国的世俗性是最突出的,不是靠一神教来管自己,也不是靠多神教来管自己。

二是中共的领导:人类自从产生就一直处在集体的竞争当中,竞争就需要有领导力。哪个群体领导力好,哪个群体就有优势。中共就提供了现代化的领导力(leadership)。如果没有这个领导,我们后发展国家将很难和西方竞争。

三是学习西方:中国过去一百多年,是很认真在学习了西方的成功经验。在治理方面,西方是有四大成功的法宝,分别是民主、科学、市场、法治。我们学习“五四先贤”的传统,不妨就把他们叫做“德先生”(Democracy)、“赛先生”(Science)、“马先生”(Market)、“洛先生”(Law)。

1 2 3 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