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缉思 吴心伯 格林 麦艾文:中美顶尖学者越洋对话:新冠危机对中美关系的影响
2020年04月19日  |  来源: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  |  阅读量:6047

新冠肺炎的蔓延,为原本已处于紧张状态的中美关系增添了更多的复杂性与不确定性。中美两国之间在贸易、金融、安全等议题上的互动止步不前或不复存在。

在此背景下,本周四(北京时间4月16日晚9:00-10:30),来自中美两国的四名顶尖学者(王缉思、吴心伯、迈克尔 · 格林、麦艾文)进行了一次越洋对话,探讨新冠肺炎疫情为中美关系的未来带来了怎样的机遇与挑战,也提到了美国总统选举对中美关系的影响。 本次会议由美国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中美全球议题对话项目(Initiative for U.S.-China Dialogue on Global Issues)与亚洲研究项目(The Asian Studies Program in the School of Foreign Service)共同主办。

  

(Source: Screenshot of the Online Dialogue on Zoom)


参会学者(Features) 

王缉思: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2008-2016年兼任中国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

吴心伯: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外交部第四届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

迈克尔 · 格林(Michael J. Green美国乔治城大学沃尔什外交学院亚洲研究项目主任、现当代日本政治与外交政策主任,曾在小布什政府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太事务高级主任。

麦艾文(Evan Medeiros):美国乔治城大学Cling Family美中研究杰出研究员,乔治城大学沃尔什外交学院亚洲研究项目首任Penner Family讲席教授,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负责亚洲事务的总统特别顾问。

Source: Website of Initiative for U.S.-China Dialogue on Global Issues.


Three Key Issues

在这场主题为“中美关系的未来:新冠危机的挑战与机遇”(The Future of U.S.- China Relations: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of COVID-19 Crisis)的视频会议中,四名学者主要围绕三个问题进行交流:

A. 迄今为止,新冠肺炎危机对中美关系有什么影响?(The Impact of the COVID-19 Crisis on U.S.-China Relations So Far?) 

B. 从现在起到11月美国总统大选这期间,中美关系改善的前景如何? (The Prospects for Improved Relations between Now and the U.S.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November?) 

C. 长远来看,新冠危机将对亚洲的双边关系和地缘政治产生什么影响?(The Longer-term Implications of the Crisis for the Bilateral Relationship and the Geopolitics of Asia?) 

Disclaimer: 下述观点均为视频直播听写翻译而来,涵盖其中的主要内容,翻译差错与个别文字听写错误由本人自负,但原文观点不代表译者本人观点。Retweetendorsement,感谢理解。)

 

Key Points

在这场时常约1小时30分钟的讲座中,四位学者在对话中主要表达了下述观点:

A. 迄今为止,新冠肺炎危机对中美关系有什么影响?

迈克尔 ·格林与麦艾文首先指出,中美关系目前处于一个非常复杂的阶段,地缘政治、健康危机、经济挑战相互交错,但是在民间、学界、商界仍然有着广泛的合作。他们二人都在上周发布的“公开信”中签名,这封信的签名者涵盖了美国对华政策届的许多“鹰派”与“鸽派”学者。格林与麦艾文指出,这说明即使是那些主张中美竞争的对华强硬派人士,也认识到中美合作的重要性。  

吴心伯:在我看来,新冠肺炎疫情是在中美关系的一个很不幸的时刻所发生的重大人道主义危机,而这一危机揭示了中美关系中某些痛苦的真相。从危机产生的消极影响看,当疫情最初在中国爆发时,美国国内出现了不少幸灾乐祸的声音,认为疫情会阻碍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大国崛起的步伐,甚至还可能影响中国社会的稳定,并加速中美两国经济的脱钩。众所周知,在疫情爆发的前两个月内,美国政府并未对中国提供任何实质性援助。这种负面的表现令我们感到失望,它使我们意识到中美之间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敌意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超越了人道主义关切。从这一角度看,疫情危机并未缓解中美竞争,而这一战略竞争是特朗普政府上台后自2017年起持续推进的对外战略之一。

不仅如此,随着新冠在美国的大规模爆发,我们持续听到有许多人在指责中国,称中国没有在早期及时作出响应或没有进行充分检测。这种寻找替罪羊的行为如今仍在继续,这当然会对中美关系造成恶劣影响。

但是与此同时,中美关系也有一些积极的方面。在疫情初期,尽管美国政府并未对华援助,美国企业、非政府组织以及普通美国人都为中国抗疫提供了众多帮助。更为重要的是,中美两国的科学家与医生从1月起到现在,一直进行着密切的沟通与合作。最近,随着美国面临着新冠危机的挑战,中国政府从中央到地方,还有中国企业,都在不停地为美国提供帮助。这种积极的发展确实为双边关系提供了重要支撑,这种合作超越了地缘政治。

这次危机发生在中美关系的低谷期,双边在危机的早期未能很好合作,但是双方最终都意识到:我们必须合作、我们可以合作。  

麦艾文:我认为今天的对话非常重要,也非常紧迫,我们目前面临着迅速蔓延的全球危机,中美关系也出现了严峻的挑战。我认同吴心伯的观点,即这次疫情对中美关系而言有着重要的启示,无论是从积极面还是消极面来看。在此,我提出三点看法,分别从全球视角、中美关系视角、中美关系发展趋势这几个方面展开。

第一,从全球视角看,我认为在本次对话中需要注意的是当下我们所面临的是一次特殊的全球危机,而非中美危机。令人意外的是,目前事实上同时存在着三种危机:宏观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和健康危机。但是本质上,这三种危机都将由科学解决。疫情蔓延和控制的速度将决定这一全球危机究竟会产生怎样的破坏。我认 为我们将为之担心许久,直到疫苗实现开发、生产和分发。 

我之所以在全球危机的语境下讨论这一疫情,是因为全球危机需要全球响应。换句话说,国际机制将发挥重要作用。直到今天,距离疫情最初爆发已过去数月,国际响应依旧滞后。回顾9/112008年金融危机,当时有许多重要的全球响应行动。今天,全球范围内在金融领域已做出迅速响应,全球各个国家的中央银行、财政部门和金融机构事实上都迅速作出响应并进行协作。但是我们仍未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世界银行内看到重大响应。所以我想说的是,有许多议题事关中美两国和整个世界。如果我们期待一个全球层面的机制响应,希望国际组织能发挥作用,中美两国必须在这一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