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11所鲁班工坊,给非洲青年带来希望
2021年07月16日  |  来源:新华社  |  阅读量:2637

自2019年3月非洲首家鲁班工坊落地吉布提,中国已在非洲10个国家设立11所鲁班工坊。秉持“授人以渔”的工匠传承精神,鲁班工坊大力推动非洲职业教育发展,有效提升非洲的自主创新能力和独立发展能力,为中非人文交流合作添砖加瓦。

填补中非职教合作空白

鲁班工坊是中国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提出的中非“八大行动”倡议中能力建设合作的一部分。作为中非共建“一带一路”人文交流合作平台的重要举措,鲁班工坊在填补中非职业教育合作空白等方面取得突破。

2019年3月,吉布提鲁班工坊正式揭牌运营。这是中国在非洲设立的首个鲁班工坊,一期开设铁道运营管理、铁道工程技术等4个专业。

随后两年间,中国又陆续在肯尼亚、南非、马里、尼日利亚、埃及、乌干达、科特迪瓦、马达加斯加、埃塞俄比亚等9个国家设立10个鲁班工坊,其中埃及是唯一拥有2个鲁班工坊的非洲国家。

武汉大学非洲研究中心专家陈章认为,鲁班工坊在中非合作中扮演着“拓荒者”和“护航者”的角色。一方面,中非合作鲜有职业教育领域的合作,而鲁班工坊的出现正好填补了这块空白。另一方面,人才培养在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但由于非洲教育资源相对贫乏,缺乏有能力运营已建成合作项目的人才,因此部分中非合作项目在中方建设和非方运营之间存在断裂风险。部分国家的鲁班工坊瞄准中非合作的一些重点项目,有针对性地培养了一批与这些项目对口的非洲当地人才,有助于化解这一风险。

促进非洲职教发展

上世纪80年代以来,非洲职业教育发展迟缓,部分国家的职业教育甚至出现停滞或倒退。进入21世纪,随着非洲一体化进程加快和经济社会发展回升,许多国家的职业教育随之升温。

专家指出,非洲职业教育缺乏资金,软硬件都有很大提升空间。此外,基础教育的普及程度也影响到非洲职业技术教育的质量。

鲁班工坊采取学历教育与职业培训相结合的方式,不仅“授人以鱼”,更“授人以渔”。在建设实训中心、提供先进教学设备的同时,中方还组织教师和技术人员为当地教师展开技术技能培训,并邀请其来华实地交流。

此外,鲁班工坊发挥机械自动化与人工智能数字化等优势,因地制宜通过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的方式,培养符合非洲社会发展需求的劳动力。

尼日利亚教育部长阿达穆评价说,鲁班工坊为尼日利亚青年提供技术和职业培训机会,将有力促进尼日利亚国家发展。

“鲁班工坊将进一步推动乌干达职业教育发展以及工业化进程,推动乌干达实现经济转型。”乌干达科技与创新部长埃利奥达·图姆韦西杰说。

在非前景可期

“鲁班工坊是最好的培训班。” 肯尼亚马查科斯大学信息技术专业学生欧文·阿里库拉说,“我想把它推荐给我们学校所有喜欢技术的同学。”

武汉大学非洲研究中心主任王战指出,鲁班工坊的成功之处在于,它基于当地经济产业发展的人才需求,输出了我国优质的职业教育资源和教学模式以及企业产能和服务,着力培养既具备国际视野、通晓国际规则,又具有批判性思维和创造性思维、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的本土化技术技能人才。

专家认为,鲁班工坊的合作模式是拥有良好前景的可持续方案,不仅可以在多国多地铺展开来,还可以成为其他领域合作的样板,为中非全面合作发展提供优秀实践经验,如农业、制造业等中非合作传统优势产业以及生物医药、电子通信等新兴行业。

王战说,以中国经验和中国技术为依托的鲁班工坊,用现代化的职业知识和技能培养非洲青年,在“一带一路”框架内为非洲经济和社会发展助力,为非洲工业化提速贡献中国智慧。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