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中东欧地区国家特性及研究路径融合
2023年04月01日  |  来源:国际研究学部  |  阅读量:2025

中东欧地区的特质可以用三个关键词来概括:多样性、多变性及依赖性。

一、地区国家特性

一是多样性。中东欧地区各国国家规模不一,领土面积最大的波兰是领土面积最小的黑山的23倍多,人口则是黑山的61倍多。在民族构成方面,中东欧地区民族多属于西斯拉夫人或南部斯拉夫人,同时也有匈牙利族、罗马尼亚族和阿尔巴尼亚族等不属于斯拉夫人范畴的民族。中东欧地区国家转型同样呈现多样性,根据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的评估,捷克在2007年底达到转型先进国家标准,其他国家至今与标准的可持续市场经济仍存在或多或少的差距。在“回归欧洲”进度方面,目前,中东欧16国中有14个北约成员国、11个欧盟成员国、9个申根区国家和6个欧元区国家。

二是多变性。中东欧地区国家的发展道路多变。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后,中东欧地区出现7个独立国家。20世纪20年代初,在斯洛伐克和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相继覆亡后,7国走上资本主义发展道路。自此以后,中东欧地区国家的发展道路发生了三次重大转折,“中东欧”概念的外延也随之变化。二战结束后,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南斯拉夫转向人民民主道路。其中,南斯拉夫的人民民主发展阶段十分短暂,国家很快建立了类似苏联的政治经济制度。冷战开始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成立,中东欧7国变成了东欧8国,除南斯拉夫独创社会主义自治制度外,其他7国均接受了苏联模式。随着东欧剧变,中东欧地区国家无一例外地选择了资本主义发展道路,民主德国与联邦德国实现了统一,南斯拉夫一分为六,捷克斯洛伐克一分为二,东欧8国变成了中东欧13国。

三是依赖性。自独立以来,中东欧地区国家一直介于大国之间,大多依赖大国或大国集团的保护。一战结束后,中东欧地区国家身处德俄之间,寻求法国或意大利的保护;二战结束后,中东欧地区国家身处苏美之间,成为苏联集团的成员;冷战结束后,中东欧地区国家身处美欧俄之间,寻求“回归欧洲”。由于长期依赖大国或大国集团的保护,中东欧地区国家的发展道路多移植外来模式。一战结束后,先是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学习苏俄建立了苏维埃共和国,接着中东欧地区国家模仿西欧走上资本主义发展道路。冷战开始后,除南斯拉夫外的中东欧地区国家照搬了苏联模式。东欧剧变后,中东欧地区国家再次效仿西欧选择了资本主义道路。

二、研究路径融合

针对中东欧地区的多样性、多变性和依赖性,开展中东欧研究需注意以下五个方面的结合。

第一,比较研究与综合研究相结合。中东欧是一个多样性突出的地区,同时,之所以作为一个研究对象,又意味着该地区各国具有共同之处。这就要求在中东欧研究中将比较研究和综合研究结合起来。通过比较,认识各国的个性,通过综合,总结地区的共性。比如,运用比较研究与综合研究相结合的方法研究中东欧转型可以发现中东欧地区各国在转型的初始条件、方式、进程、结果上的异同,分析导致异同的原因,总结出某种规律性,进而对中东欧地区转型与俄罗斯、乌克兰及中亚等国的转型,乃至世界各国转型进行比较和综合研究,归纳出一般性的结论,以期建构解释不同国家不同类型转型的理论体系。

第二,国别研究与区域研究相结合。一方面,国别研究是中东欧地区研究的基础。另一方面,中东欧地区各国同属一个区域,有一定的共性,相互之间影响较大,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滚雪球式的剧变便是很好的例证。因此,国别研究不能仅局限于一国,也应对所在地区各国的情况有所了解。区域研究不是国别研究的简单叠加,而是对国别研究的有机整合。中东欧地区国家的依赖性使其深受大国和大国关系的影响,只有将中东欧地区放到更大的区域乃至全球背景下考察,从世界范围观察中东欧地区,才能更深入地分析中东欧地区的历史与现状。同时,透过中东欧地区看世界,也能使小学科具有大视野,从而发掘出中东欧地区之于世界的重要性乃至中东欧地区研究之于区域国别研究和国际政治研究的重要性,以此凸显中东欧地区研究的学科价值。

第三,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相结合。针对中东欧地区国家发展道路的多变性,我国的中东欧地区研究呈现出明显的阶段性特征,且与发展的现实需要密切相关。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进程不断推进,我国与东欧国家关系逐步改善,国内学界的研究重点是东欧国家政治经济体制改革以及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和实践。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东欧剧变,中东欧地区国家开始全面转型,国内学界的研究重点进而转向东欧剧变的原因和教训、南斯拉夫联邦和捷克斯洛伐克联邦解体、中东欧国家转型与发展、中东欧与欧洲一体化等议题。2012年,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启动,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关系成为中东欧地区研究的又一重要内容,“中东欧16国”的概念也为学界所接受。可见,我国的中东欧研究始终聚焦时代、观照现实,具有很强的应用价值。当前,世界之变、时代之变、历史之变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展开,以高质量的应用研究促进各国人民相知相亲、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应对各种全球性挑战是中东欧研究的使命。高质量的应用研究离不开基础研究的支撑,只有立足于扎实的基础研究,才能提出精准可行的对策建议。因此,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相结合,是中东欧研究的必由之路。

第四,问题研究与学科研究相结合。针对中东欧地区多样性、多变性和依赖性的研究多以问题研究的形式出现,包括中东欧地区国家转型和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多样性、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对中东欧国家的影响,大国博弈下中东欧地区国家的对外关系等。但问题研究的背后须有学科研究做后盾,才不至于停留在现象描述的层面。只有透过现象看本质,才有可能以问题研究带动理论创新和学科发展。2022年,“区域国别学”被列为交叉学科门类下的一级学科。中东欧研究属于区域国别学的范畴,自当利用区域国别学的理论和方法,即在与国际政治、国际经济、国际法等相关学科的交叉渗透中,借助历史学、哲学、人类学、社会学、政治学、法学、经济学等学科,从不同角度研究不同领域的问题,共同描画出中东欧地区的全景图。

第五,独立研究与合作研究相结合。中东欧研究与其他研究一样是独立性很强的工作,研究成果必须是独立研究的结果。但这并不意味着研究者之间没有合作。相反,区域国别学作为交叉学科,特别需要多种学科背景的学者相互配合、互为支撑。就研究团队而言,发挥每个研究者的兴趣、专长是成功进行合作研究的关键。就全国来说,自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启动以来,各地成立了许多中东欧地区和国别研究中心,这些中心如果能够根据自身优势,确定不同的研究重点,避免重复研究,整合研究力量,推动合作研究,那么中东欧研究将呈现更加繁荣的发展。

(作者:高歌,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本文原载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23年3月16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