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玲:美国民主党内新生代非洲裔要员在“崛起”
2023年03月28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2058

2023年1月7日,历经4天长达15轮的党内投票,美国国会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艰难获选众议长。与之形成反差的是,2022年11月30日,在众议院民主党领袖选举中,来自纽约州的非洲裔众议员哈基姆·杰弗里斯获党内全票当选,从而取代南希·佩洛西成为首位非裔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因和前总统奥巴马同为非裔,且均为律师出身,杰弗里斯还获得“布鲁克林的奥巴马”别称。对此,杰弗里斯在律所工作时的“导师”威尔斯认为,杰弗里斯的经历代表了美国“新一代非裔政客的进化史”——老一代非裔政治家往往专注于黑人民权运动,杰弗里斯则赶上了社会“拥抱多元文化的时代”。

拜登政府中的非裔新面孔

杰弗里斯只是民主党内新生代非裔政要的一个缩影。自2021年1月上台以来,拜登为了显示对其建立“多元化政府”承诺的兑现力,相继提名、任命了多位非裔担任联邦政府要职,创下数个美国政治史上“首位”纪录。继哈里斯成为首位非裔女性副总统之后,2021年2月陆军退役将军、前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劳埃德·奥斯丁被任命为国防部长,成为美国史上首位非裔国防部长。同月,资深非裔女性外交官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出任常驻联合国代表,成为又一位内阁级非裔官员。次月,前国会黑人党团会议主席玛西亚·福吉被任命为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长,同期任命的内阁与内阁级非裔高官还包括环保局局长迈克尔·里根和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塞西莉亚·罗斯。2022年5月,拜登宣布将白宫副新闻秘书卡琳·让-皮埃尔提升为总统助理兼白宫新闻秘书,皮埃尔由此成为首位担任该职的非裔女性,也是拜登政府展示“种族多元化”的一个标志性符号。

2022年6月30日,凯坦吉·布朗·杰克逊宣誓就职,成为1789年美国最高法院成立以来的第三位非裔大法官,拜登由此兑现了任命首名非裔女性大法官的承诺。拜登发表声明称,“杰克逊的历史性宣誓就职,对我们国家、对所有在最高法院看到自己影子的年轻黑人女孩和所有美国人来说,都意味着向前迈出深远的一步。”2022年1月晨间咨询公司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公众对于杰克逊大法官的任命除了显著的党派分野之外(民主党与共和党人支持率分别为82%、19%),还呈现出较为清晰的种族界线,表示支持的非裔美国人占68%,白人占44%。在公众眼中,作为非裔女性的杰克逊兼具了自由派法官与少数族裔与女性的多重身份,拜登政府则力图通过渲染其种族和女性身份,彰显民主党拥抱多元文化“身份政治”的立场。

“种族多元化”背后的选举政治

拜登政府内阁有着“美国历史上最多元化的内阁”之称,其内阁部长和内阁级官员涵盖非裔、拉丁裔、亚裔、本土裔等少数族裔,成为美国史上首个少数族裔占多数的内阁,其中非裔占内阁官员人数近五分之一。这一组成与特朗普时期形成鲜明对比——特朗普政府是自里根以来“最白”的一届内阁,其内阁中只各有一位非裔、拉美、亚裔高官,其余均为白人。特朗普的助理与顾问团队则几乎都是白人。《华盛顿邮报》对此评称,特朗普团队的“全景照”强化了“奥巴马时代已经终结”的印象。在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竞选团队以中下层白人为选民基本盘,提出以反移民、反少数族裔、本土主义为标识的“让美国再次伟大”(MAGA)口号,助推了白人民族主义思潮的复燃,“白人身份政治”随之浮出水面。特朗普内阁的“白人化”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特朗普与共和党右翼种族政治的自然延伸。 

2020年5月,白人警察跪杀黑人弗洛伊德的事件引发了席卷全美的抗议浪潮,“黑人的命也是命”反种族主义运动随之成为2020年大选民主党选举动员的重要抓手,有力推高了非裔选民的投票率,非裔选民在关键战场州的支持则成为拜登在2020大选中取胜的重要因素。大选出口民调显示,拜登在非裔选民中的支持率为90%,其中,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的非裔选民成为民主党关键战场州选民的重要力量,分别相当于州内民主党选民的50%、20%、21%,而在佐治亚州胶着的拉锯战中,拜登以11779票险胜特朗普,战场州非裔选民高涨的投票率最终助推拜登入主白宫。拜登在发表胜选演讲时承认非裔社区是他在初选和大选中获胜的“基石”,表示“非裔美国人社区再次为我挺身而出,你们一直支持着我,我也会支持你们。”

拜登政府中非裔高官的高提名与任命率也有非裔核心政治团体在背后发挥推动作用。拜登胜选后,国会黑人党团成员曾敦促拜登选择一位非裔国防部长并增加非裔美国人领导部门的总数。国会黑人党团由国会中的大多数非裔众议员组成,旗下政治行动委员会是颇具影响力的非裔政治团体,目标在于通过筹集竞选资金助力非裔及非裔盟友当选国会议员。自1990年以来,国会黑人党团政治行动委员会开始向民主党候选人捐赠竞选资金,规模逐年增加,从最初的1000美元一路增至2020年大选中的67.2万美元。2022年中期选举中,国会黑人党团在共计28个国会选区展开了多媒体竞选宣传与选民动员。出口民调显示,在这28个选区中,非裔选民对民主党候选人的支持率高达91%,高出全国平均水平6个百分点,成功助力民主党人赢得其中19个选区,包括4个从共和党人手中翻转的席位。竞选资金的投入与成效意味着获取国会黑人党团支持已成为民主党争取非裔选民的必要条件,并对拜登政府中非裔高官的任命产生直接影响。

另外,2022年国会中期选举产生了数位创造历史的民主党非裔新星,其中包括:美国会首位Z世代议员、来自佛罗里达州的25岁的麦克斯韦·弗罗斯特,他曾是支持控枪立法的学生运动“为我们的生命而游行”的全国组织者;宾夕法尼亚州首位非裔女性众议员萨默·李,以及马里兰州首位非裔州长韦斯·摩尔、首位非裔总检察长安东尼·布朗。

未来,不排除在这些“非裔面孔”中产生可以影响民主党前途的领袖级人物。

民主党面临少数族裔选民流失

自奥巴马时期以来,民主党极力构建“多元文化身份政治代言人”形象,力图通过倡导文化多元主义价值观,打造包涵自由派人士与基于种族、性别、性取向的少数族群的所谓“进步派联盟”。尽管如此,民主党依然面临着少数族裔选民流失的挑战。首先是近年最大少数族裔群体拉美裔选民支持率持续下降。2018年、2020年、2022年三个选举周期的出口民调显示,2018年69%的拉美裔选民选择民主党,2020年下降四个百分点,2022年再次下降五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亚裔选民的民主党支持率也从2018年的80%降至2022年的60%,与拉美裔相当。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越来越多少数族裔选民担心移民开放政策和边境管理宽松对他们的福利和就业等构成冲击,以及对共和党经济管理能力优于民主党的成见。

值得关注的是,相对于拉美裔与亚裔,虽然当前非裔选民仍保持着对于民主党与拜登政府的高支持率,但年轻非裔选民日益呈现出离心趋向。根据《华盛顿邮报》和民调机构益普索2022年5月开展的民调,65岁以上的非裔选民中,86%支持拜登的工作,12%反对;40-64岁非裔选民中,74%支持,24%反对;18-39岁非裔选民中,60%支持,39%反对,显示越是年轻的非裔选民对拜登支持率越低。另一家民调机构“HIT战略”在2023年1月底开展的名为“黑人追踪民调”(Black Track)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69%的50岁以下非裔选民表示支持拜登,50岁以上的非裔选民则有81%支持;67%的50岁以下非裔选民支持国会民主党人的工作,50岁以上非裔选民是82%。对比该机构2021年9月的民调数据,此前非裔选民对拜登的支持率分别为82%(50岁以下)和94%(50岁以上),对国会民主党人的支持率分别为80%(50岁以下)和91%(50岁以上),表明,无论年长与年轻非裔选民,支持率均呈现出明显下滑的趋势,这也反映出拜登自2021年上任以来总体民众支持率持续下滑的态势。

在“HIT战略”2023年1月进行的最新民调中,对于“最关心的公众议题”一问,51%的非裔选民选择“通货膨胀与生活成本”,接下来依次为“种族主义与歧视”(37%)、“枪支暴力”(32%)、“工作与经济”(30%)。这表明,对于大多数非裔选民而言,经济与民生问题仍然是首要关切,而对于年轻非裔选民,在高通胀与生活成本高涨背景下,其面临的住房、贷款等系列现实生活问题则显得更为迫切。因此,只有55%的50岁以上非裔选民认为民主党在非裔选民关切的问题上取得进展,而50岁以下非裔选民中持肯定态度的只有45%。此外,拜登政府在警务改革方面缺乏力度,警方暴力执法问题依然严重,司法体系中的种族主义根深蒂固,而日趋严重的政治分裂和枪支泛滥更助长了暴力的蔓延。“HIT战略”的同一项民调显示,展望2023年,约90%的非裔选民认为政治分裂与政治暴力将比2022年更为严重或相差无几,只有约10%的人持乐观看法。在悲观情绪笼罩的社会前景预期下,选民逐渐对其选票的力量失去信心。同一民调显示,只有55%的非裔选民认为选票能发挥作用,相对于2022年10月的民调结果下降了十个百分点,非裔选民的无力感将抑制其投票热情,进而拉低投票率。

非裔选民支持率的下滑,尤其是年轻选民的离心倾向,对民主党而言意味着基本盘的逐步流失,表明拜登试图通过组建“种族多元化政府”兑现选举承诺的姿态没有奏效,也不能回应非裔选民的真正关切。长期而言,在民生问题无法得到有效解决、社会治理弊端凸显的背景下,无论是民主党基于“少数族裔身份政治”,还是共和党右翼基于“白人身份政治”的“种族牌”,都将难以为继。

分类: 全球治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