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洪君:全过程人民民主开辟人类政治文明新境界
2023年03月11日  |  来源:当代世界  |  阅读量:1938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项充满活力、生机勃发的伟大事业,中国特色的民主政治,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是一个不断探索、不断创新的发展过程。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全面开启,习近平总书记大力倡导和推动的全过程人民民主建设,在思想理论探索和体制机制创新两大方面,取得显著成果,极大地丰富了马克思主义民主政治理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实践,开辟了人类政治文明新境界,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中国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就是中国人民的民主事业

社会主义与民主,不仅是两个既彼此有别又密切相关的政治学概念,而且是两种相辅相成的社会实践和相得益彰的制度安排。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使用社会主义这一经典概念并对其科学诠释时,经常把社会主义与民主联系在一起。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早期工人阶级政党,大多称社会民主党、社会民主工党。这些革命政党为实现社会主义理想而斗争的过程,也是为实现自身民主权利和社会的民主权利而斗争的过程。

列宁领导建立的新型工人阶级政党布尔什维克党,最早称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1895年列宁撰写的《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及其说明》详尽地阐述了党为社会主义而斗争的性质、宗旨和目标,同时提出了一系列非常具体的民主要求,诸如“由全体公民的代表组成的国民代表会议来制定宪法”,全体公民“都有普遍的、直接的选举权”,“全体公民在法律面前完全平等”,等等。

1917年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建设工农民主政权成了执政党布尔什维克党的首要任务。列宁在1919年所作的关于党纲的报告中首次提出,国家建设和社会治理“必须考虑”一个民族处于民主进程中的“哪个阶段”这样的重大问题。谈到工农政权的民主性及其特点时,列宁一针见血地指出:“苏维埃政权在原则上实行了高得无比的无产阶级民主,对全世界作出实行这种民主的榜样”,但“文化上的落后却限制了苏维埃政权的作用并使官僚制度复活”,因此,要真正实现苏维埃民主,“必须有大量的教育工作、组织工作和文化工作”。遗憾的是,列宁关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真正实现必须与社会的全面发展相统一的思想,后来没有得到全面贯彻和落实。这是苏联式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生危机、整个苏联最终解体的重要原因之一。

1911年,中国废除帝制、走向共和。对“德赛”先生即“民主”与“科学”的渴望与追求,成了中华民族的主流意识和根本诉求。1921年诞生的中国共产党,在“以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为主要内容的伟大五四精神”感召下,将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俄国社会主义革命经验引入中国,开始“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而不懈奋斗”。1922年召开的中共二大,旗帜鲜明地喊出了统一中国为“真正的民主共和国”的口号,破天荒第一次提出了明确的民主革命纲领。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归根到底,就是要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在中国的统治,建立人民民主政权。1945年,毛泽东在《目前的国际形势和中国共产党外交政策的基本方针》一文中使用了“中国人民的民主事业”这一新概念。他强调,中国革命的目标,就是“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建设成为一个新民主主义的国家”,以中国共产党为代表的革命力量,是“人民的民主势力”。

1949年6月,中国革命胜利在即,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阐述了即将成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的建国方略,特别强调了新政权民主性质的历史价值和意义。他指出:“我们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制度是保障人民革命的胜利成果和反对内外敌人的复辟阴谋的有力的武器。”

这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结束,欧亚大陆出现了一批社会主义国家,其中不少国家在国名中直接使用“民主”一词,如“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等。毛泽东将社会主义国家称之为“世界人民的民主力量”,坚信“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和团结国际友人,将使我们的建设工作获得迅速的成功”。

毛泽东所主张的人民民主专政,是民主与专政的有机结合,其主要职能:一是对内镇压已被推翻的反动阶级、反动派的反革命活动,打击各种刑事犯罪分子,尽可能把他们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新人,对外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和颠覆,保卫国家的独立和安全;二是保护人民,发扬社会主义民主,使人民有可能在全国范围内和全体规模上,用民主的方法教育自己和改造自己,改造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坏习惯和坏思想,真正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三是变革生产资料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尽快发展和壮大社会主义经济,大幅度地提高劳动生产率,逐步提高人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

显而易见,中国共产党执政伊始,就已初步形成“在全国范围内和在全体规模上”发扬社会主义民主,吸引人民“用民主的方法”改造和治理社会,进而“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的先进理念。尽管新中国成立后,探索符合国情的社会主义之路历经曲折,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有过挫折,但中国共产党坚信,革命胜利“是依靠了各民族、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以及一切爱国民主人士在工人阶级和共产党领导下的巩固团结”。

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始终把统一战线当作“革命法宝”之一,特别重视政治协商会议的独特作用,而这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维埃俄国以及后来的苏联未能做到的。正如《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所说:“党领导确立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为人民当家作主提供了制度保证。”

社会主义与民主不可分割,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在国家根本大法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得到充分体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与国家现代化进程同步推进。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要“加快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从各层次各领域扩大公民有序政治参与”。大会根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总体布局和目标要求,把发展更加广泛、更加充分、更加健全的人民民主,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作为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任务。

党的十八大强调指出,以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为根本,以增强党和国家活力、调动人民积极性为目标,扩大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完善基层民主制度,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发展社会主义政治文明。这一系列任务和目标的提出,标志着持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过程人民民主建设政治准备,已经基本完成。

此后,中国特色的人民民主从形式到内容,不断扩大和深化。“人民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各个环节环环相扣、彼此贯通,实现过程民主和结果民主、形式民主和实质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相统一,保障了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民主恳谈会、听证会、网络议政、远程协商、立法直通车等基层民主形式,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2019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虹桥街道考察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基层立法联系点时指出:“我们走的是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全过程民主”这一崭新理念正式提出。2021年3月通过的全国人大组织法修正案和全国人大议事规则修正案,均明确载入“全过程民主”。

2021年7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中国共产党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强调要“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同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人大工作会议上对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实践要求,又作出了系统阐述。随后召开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确认“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之一。

2022年10月召开的党的二十大,全面开启了中国式现代化建设伟大征程。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再一次郑重宣告:“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应有之义”,强调指出“全过程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属性,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民主”。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就是要“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充分体现人民意志、保障人民权益、激发人民创造活力”。

党的二十大对“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保障人民当家作主”作出的全面部署,涉及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保障、全面发展协商民主、积极发展基层民主、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四大方面,包括一系列带有鲜明时代特点和国情特色的具体要求。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中国特色的全过程人民民主建设,进入了又一个新发展阶段。“健全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扩大人民有序政治参与,保证人民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发挥人民群众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巩固和发展生动活泼、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进一步形成和巩固。

全过程人民民主为人类文明互鉴提供新的经验和选择

众所周知,在中国曾被译为“德谟克拉西”或“德先生”的“民主”一词,最早源于古希腊,其字面意义为“人民统治”或“人民作主”,即在一定范围内,按照相对平等和少数服从多数原则管理集体事务的治理方式和制度安排。希罗多德、伯里克利、亚里士多德等古希腊先哲,都曾使用和诠释过“民主”或“民主制”的概念。毋庸讳言,古希腊城邦制度留下的这一历史瑰宝,对人类社会后来的文明进程,具有不可低估的重要意义。

近现代意义上的“民主”或“民主制”,完全不同于古希腊时期。以“三权分立”“多党问政”“权力制衡”“轮流执政”“直接普选”“全民公投”为主要标志的西方民主制度,与欧美国家资产阶级革命及资本主义制度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从人类文明发展与进步的历史角度看,“代议制”“普选制”“公投”“问责”“弹劾”等名目繁多的西式民主程序,比起欧洲中世纪黑暗的封建专制和神权统治,终究是个历史进步。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时代的变迁,资本主义社会的弊端和西式民主固有的局限逐渐显露。西式民主归根结底,属于资产阶级统治工具,其虚伪性和危害性有目共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元凶希特勒,就是通过“直接选举”登上德国政治舞台的。西方学者的著作,如熊彼特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科利尔的《战争、枪炮与选票》、斯奈德的《从投票到暴力:民主化与民族主义冲突》、格罗斯曼与霍普金斯的《美国政党政治:非对称、极端化、不妥协》等,对西式民主的局限性、虚伪性和危害性作了充分论述。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式民主发展变化的总趋势,就是民主过程的窄化和弱化。民主成了“竞争性选举”的代名词。人们只有在选举投票时才被唤醒,平时则“躺平”在政治生活之外。20世纪70年代以来,西方国家出现了所谓的“协商民主”。但在实践中,这种协商民主不过是不同政治派别的“精英对话”和“理念沟通”,是执政党与反对党相互妥协与合作的一种方式。列宁批判西式民主时曾经说过:“最自由民主的国家的资产阶级采取闻所未闻的蛮横无耻的手段欺骗工人。”此情此景今日西方仍随处可见!

被视为西式民主“灯塔”的美国,民主表象化、空壳化甚至暴力化的问题,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所谓的普遍选举、权力制衡,演变为赤裸裸的政治极化。共和、民主两党的恶斗,绑架了整个社会。这样的民主不仅大大激化了固有的社会矛盾,甚至引发了严重的族群冲突。国际社会,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对西式民主,尤其是美式民主的本质及其趋势,对照搬或移植此类民主给本国乃至人类文明进程造成的巨大伤害,早有切肤之痛。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以吸收借鉴人类一切优秀文明成果为基础发展起来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是远优于资本主义民主的更高类型的新型民主。在坚持中国基本国情前提下形成的中国特色的全过程人民民主,在人类文明互学互鉴成为时代主流的今天,展示出了无与伦比的竞争优势和不可估量的示范意义。

我们主张加强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保障,是要确保人民依法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我们主张全面发展协商民主,是要统筹推进政党协商、人大协商、政府协商、政协协商、人民团体协商、基层协商以及社会组织协商,推进协商民主的多层化制度化;我们主张发展基层民主,是要完善基层直接民主制度体系和工作体系,完善办事公开制度,拓宽基层群体有序参与基层治理渠道,保障人民依法管理基层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我们主张巩固和发展统一战线,是要完善大统战工作格局,坚持大团结大联合,动员全体中华儿女共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

总之,我们正在建设的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要遵循的重要原则是: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坚持中国道路。这种包含选举民主、协商民主、社会民主、基层民主、公民民主等全部民主政治要素的人民民主,根基正、含量高、成色足,深得中国社会各界的拥戴和支持!

2023年2月底,新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前夕,新一届中央政府即将产生。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主协商会,就中共中央拟向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推荐的国家机构和全国政协领导人员人选建议名单,向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和无党派人士代表通报情况,听取意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全体成员出席了此次协商会。足见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对民主党派、全国工商联、无党派人士的高度重视,也足见中国全过程人民民主的真实性、重要性与有效性。

分类: 东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