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松:俄乌冲突为土耳其提供“越境打击”好时机?
2022年06月14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2189

4月18日凌晨,土耳其军队发起代号为“爪锁”的军事行动,越境直入伊拉克北部打击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库工党)武装人员。5月15日,土耳其国防部发表声明称,土军在本次军事行动中已消灭95名库工党武装分子。对此,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这是与恐怖组织殊死搏斗的行动”。但伊拉克总统府发表声明称此举侵犯了伊拉克主权,伊拉克外交部也在4月19日召见土耳其驻伊大使居内伊提出抗议。

2022年4月18日,土耳其军队越境直入伊拉克北部打击库尔德工人党武装人员,土总统埃尔多安称此次行动为“与恐怖组织的殊死搏斗”。

“越境打击”并非首次 

“爪锁行动”与土耳其自2007年以来陆续在其邻国采取的其他“越境打击”行动一脉相承,其打击目标直指库工党武装及其分支机构。库工党成立于1979年,寻求通过武力在土耳其与伊拉克、伊朗和叙利亚交界处的库尔德人聚居区建立独立国家,其武装人员现多聚集在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北部,土耳其将该组织视为恐怖组织。

2007年10月,土耳其军队深入伊拉克北部,向库工党武装展开军事清剿行动,这拉开了进入21世纪以后该国系列“越境打击”的序幕。例如,2008年10月,土耳其再次猛烈打击伊拉克北部的库工党武装。2016年8月,土耳其对叙利亚东北部包括库工党武装在内的库尔德武装展开多轮代号为“幼发拉底河之盾”的军事行动。2018年初,土军入境叙利亚北部,针对幼发拉底河西岸的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展开“橄榄枝”军事行动。2019年10月,土耳其军队再次进入叙利亚北部,对幼发拉底河东岸的库尔德武装展开“和平之泉”军事行动。进入2020年,土军开始对据守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武装进行重点打击。2020年6月,土耳其接连在伊拉克北部发动“鹰爪”空袭行动和“虎爪”地面军事行动。2020年8月,土耳其发动无人机空袭,造成多名伊拉克边防军官丧生,而此前这些军官据称与库工党武装进行了秘密会晤。2021年2月,土耳其展开第二阶段的“鹰爪”空袭行动。2022年2月,土耳其对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北部库尔德武装发动“冬鹰”空袭行动。

土耳其的系列“越境打击”具有鲜明特点。首先,在时机上“趁变出击”。土耳其分别利用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和2011年所谓“阿拉伯之春”发生后伊拉克、叙利亚两国的动荡局面,频繁越境展开军事行动。其次,在手段上“陆空并举”,即除派遣军队开展地面军事行动的常规方式外,还采取了传统空袭和新兴的无人机定点打击相结合的方式。

“爪锁行动”的背后 

土耳其此次开展军事行动的时机选择,与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俄乌冲突及伊拉克国内政治走势关联密切。

首先,“爪锁行动”是土耳其利用俄乌冲突进一步实现其大国抱负的举措之一。长期以来,土耳其在坚守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身份的同时谋求加入欧盟,在此基础上聚焦中东地区和欧亚地区,在这两个地区国际关系局势的演进中与美国、俄罗斯进行复杂互动。土耳其早在2021年底就对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关系表示强烈关注。在“俄将对乌动武”的传闻在全球广为传播之际,2022年2月2日,土耳其“左右开弓”,同时在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北部对库工党武装及其盟友展开“冬鹰”空袭行动。同日夜间,美军在叙利亚北部展开了对“伊斯兰国”头目易卜拉欣的“斩首行动”并造成多名平民死亡,这使俄罗斯将主要矛头对准美国。俄乌冲突爆发后,土耳其更是在美西方与俄罗斯之间游走。2022年3月29日,土耳其主动促成俄乌代表团赴土进行首轮面对面谈判,积极展开对两国的斡旋外交。此后,当俄乌在位于乌克兰东部具有关键战略地位的顿巴斯地区的“决战”箭在弦上之际,土耳其在伊拉克北部的“爪锁行动”也“适时”落地。因此,“爪锁行动”体现了土耳其将中东事务与欧亚事务予以通盘考量的基本思路,并依照局势变化在美俄之间“走钢丝”。

其次,“爪锁行动”是土耳其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库区)政府关系发展的直接产物。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后,伊拉克库尔德地区被普遍认为在实际上处于半独立状态。2011年伊拉克战争结束后,这种半独立状态得到了进一步强化。据守伊拉克库区的库工党虽与伊拉克本土的库尔德人同属一个民族,但双方意识形态和政治诉求不尽相同,作为外来势力的库工党与伊拉克中央政府、库区政府、相关部落及大家族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土耳其一直大力发展与伊拉克库区政府之间的关系,并尤其与现任库区领导人巴尔扎尼及其所在家族保持着紧密关系,以期在打击库工党武装上得到库区政府的支持和理解。就在土耳其开展“爪锁行动”前的4月15日,巴尔扎尼访问土耳其并与埃尔多安举行会面。其间,巴尔扎尼对埃尔多安表示,欢迎“扩大合作以促进伊拉克北部的安全与稳定”。结合土耳其的核心安全关切来看,巴尔扎尼所言指涉对象一目了然。当前,身陷政党政治纷争且总统选举再度因故推迟的伊拉克中央政府,更加难以对库区政府有所约束。巴尔扎尼的访土之行实际上为土耳其随后的“爪锁行动”递上了“定心丸”。

最新而非最后的战例 

“爪锁行动”的实施,使伊拉克在主权与领土上的核心利益受到进一步损害。总体来看,“爪锁行动”是一场规模有限的军事行动,与之相交织的亦是一场在土耳其与伊拉克之间“点到为止”的“外交仗”。但这背后实则贯穿了土耳其、伊拉克及跨境族群库尔德人之间关系的复杂演进逻辑。虽然伊拉克中央政府与库工党武装之间亦是矛盾不断,但土耳其在伊拉克境内“联库制库”的手法不仅严重冲击伊拉克的主权利益,还可能将进一步增强伊拉克库区对中央政府的离心力。

此外,土耳其以反恐语境为自己提供“合法性”的“越境打击”或将日益常态化。库工党很早便被美国、英国和欧盟等列为恐怖组织,这为土耳其辩解“越境打击”提供了某种“佐证”。也因此,土耳其声称“爪锁行动”符合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第51条允许“自卫”的规定。近些年来,一旦大国关系、中东地区与欧亚地区局势有任何风吹草动,土耳其便会伺机开展“越境打击”,而这种针对库工党武装“切香肠式”的战术很可能将朝着常态化方向发展,“爪锁行动”只会是土耳其连环“越境打击”最新而非最后的战例。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