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东:美国亚太战略10年,损人害己
2021年11月11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2121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2011年底发表强调“世界政治未来将由亚洲决定”的《美国的太平洋世纪》一文,进而开启美国总体战略大调整。至今,美国的亚太战略先后经历从“重返亚洲”到“亚太再平衡”,再到“印太战略”等不同阶段,已经整整10年。经历三任总统实施和推进的美国亚太战略目前看已入歧途,在此时间节点对其进行简要总结恰当其时。

首先,美国过去10年迈向亚太的战略,没有改变冷战后美国重大外交战略因决策精英严重误判形势和政策应对严重不当而招致失败的不良循环。整个上世纪90年代,美国没有充分利用“单极时刻”优势地位以及俄罗斯内政转型之机,着眼于铸造根本性合作的对俄关系和欧洲整体持久和平格局,相反它却忙于收割所谓眼前琐碎胜利果实,短视地率先将中东欧等国纳入自己的“势力圈”之中,最终导致当前美俄关系的结构性冲突更趋尖锐、难以化解,欧洲实质上也再陷分裂。

21世纪头10年,美国也没有充分利用因遭受“9·11”恐怖袭击而获得的世界普遍同情或支持,聚焦于消除威胁各国安全的极端恐怖主义力量,相反却在反恐过程中愚蠢地发起伊拉克战争,并痴迷于对阿富汗和中东地区国家进行一场“宏大民主改造”,这导致美国密集卷入区域极端混乱。而且现在,美国也已经在自身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中极富羞辱性地彻底溃败。

这两次冷战后美国战略判断与实施的重大失败和惨痛教训,并没引发美国精英群体的深切反思。相反,美国在启动和实施冷战后以聚焦亚太为支柱的第三次重大战略调整中,正在重复前两次战略规划失败的悲剧。它试图通过掀起亚太地区大国地缘政治竞争以及制造亚太政经格局分裂和对抗,达成在由此煽动的亚太危机进程中展示美国主导力的结果。美国在这10年推进亚太战略的所作所为,直接导致区域繁荣与安全呈现高度不确定性甚至极为动荡的态势。对美国外交政策灾难性后果的持久警觉,渐渐构成亚太区域绝大多数国家和力量有关美国区域功能定位的普遍共识。

其次,10年来美国推进的亚太战略本质内核是大国地缘政治角逐,而这恰恰是区域内大多数国家极力抵制和反对的。奥巴马政府启动美国摆脱伊拉克、阿富汗战争泥潭而“重返亚太”的进程,试图以防务、安全、经济等诸领域的亚太区域多边制度为纽带,大搞针对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彼时,美方推进以排挤中国区域经济影响力为目标的TPP,通过渲染“中国威胁论”来强化美国联盟在亚太地区的功能,直接导致亚太区域以经贸为核心的一体化进程遭遇曲折,区域秩序陷入动荡。

特朗普政府推出的“印太战略”则彻底脱下“多边”外衣,以贸易战为核心纽带,推动在产业政策、安全防务、国际规则制定、区域安全以及经济架构建设等全领域,对华展开赤裸裸的打压遏制。特朗普离任前解密了2018年即已制定的《美国对印太地区战略框架》文件,这份文件更是直接暴露出美将对亚太国家政策完全纳入到遏制中国整体战略之内的布局。

认识到亚太区域多数国家不会追随美国搞区域分裂,拜登政府上台后在推进所谓民主联盟式“多边主义”进程中,正竭力加快将其在欧洲、澳洲等域外盟国引入亚太区域,以确保美在对华战略竞争甚至对抗中处于优势地位。可以看出,美国曾因将俄罗斯驱离欧洲而导致以乌克兰内战等为表征的深层次欧洲分裂。如今,它又试图将类似悲剧推向亚太,区域国家应该对此高度警觉,避免深受其害。

第三,美国10年亚太战略总体上的鲜明特征是推进乏力、“外强中干”。这与冷战后美国痴迷于对外征伐导致持续衰退的整体实力与所寻求的目标显著脱节有关,更与美国国内日益加剧的“整体危机”密不可分。

美国地缘政治大家布热津斯基曾精准地指出,美国保持全球首要位置的前提是必须解决国内一系列严重问题。但现实情况是,美国高企的国债、漏洞百出的金融体系、与社会流动停滞相伴随的收入差距急剧扩大、破败的国家基础设施、民众对世界事务的无知、紊乱和高度极化的政治等10年前就已经被“点拨”清楚的难题,迄今为止不仅一个都没解决,反而个个都在恶化。布氏指出的美国经济实力、科技创新力、有利的人口结构及价值观等层面“优势”,则因美国社会不断加剧的失序而备受困扰。国内整体危机无法化解反而持续恶化,直接导致了美国对外行为乏力的必然后果。

构筑能够对美输血的亚太经济政治综合性制度架构,始终是华盛顿决策精英的关键考虑。但美国关键选民群体对外部事务的普遍厌恶以及民主共和两党在内外政策中的尖锐对立,已经并将继续导致美国亚太战略在推进中动荡摇摆,难以具备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忽悠亚太国家为美国脆弱的亚太战略“埋单”,或继续迫使它们为美国灾难性的亚太政策承担高昂代价,更非亚太国家所能接受。美国推动其他域外盟国密集进入亚太区域,更是表明美国对亚太国家缺乏信心或信任,进而试图借助“同文同种”的小圈子国家强制塑造亚太秩序。可以说,美国亚太战略就其本质而言带有鲜明的殖民性。这种与美国国内和国际形势都格格不入的战略,最终难以获得成功。

总的来看,美国政治精英规划的亚太战略粗糙短视、脱离现实,枉顾美国普通民众和亚太国家保和平求繁荣的核心诉求。过去10年不断演进的亚太战略观念与实践,弥漫着殖民思维、种族和文明优越、盲信武力等病态气息,美方继续固执推进只会导致亚太区域更严重的分裂和危机。

(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