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旸:从“北溪-2”看美欧关系走向
2021年08月26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2277

7月21日,美德政府发表《关于支持乌克兰、欧洲能源安全与气候目标》的联合声明,就陷入激烈争议的北溪天然气管道二线(以下简称“北溪-2”)问题达成妥协。美国继此前取消对涉“北溪-2”企业的部分制裁后,以文件形式正式认可了该项目,德国则宣布将采取一系列举措支持乌克兰维持能源收益与安全。至此,“北溪-2”打通“最后一公里”的政治障碍宣告解除,俄罗斯对欧供应天然气的版图即将迎来大调整,而跨大西洋关系也随着这段连结欧俄的管线落地孕育着新的变化。

“拉欧”逻辑的自然延伸 

美国放弃反对“北溪-2”是其“拉欧”逻辑的自然延伸。众所周知,“北溪-2”是美德乃至美欧之间的一大心结。该项目既隐含着要“美气”还是要“俄气”的利益之争,更被看成是欧洲战略自主的试金石。而拜登政府在处理“北溪-2”问题上的退让和妥协则反映了美国拉抬欧洲的坚定意志,折射出美国在欧洲新一轮的策略布局。拜登上台后从构建盟友体系的战略出发将欧洲作为不容有失的一环,形成了以意识形态为主要关切、以拉抬捆绑为主要手段的政策主线。拜登不仅以美国总统身份首度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高调宣布“美国回来了”,给欧洲喂下安全的“定心丸”,还将首次出访的目的地也选在了欧洲,一连串宪章、声明、宣言刻意渲染着美欧肩并肩、心连心。特朗普口中阴险狡诈的德国“坏人”则成为了亲密伙伴,拜登称默克尔是其“伟大的朋友”,精心策划默克尔任内可能是最后一次的访美行程,白宫设宴、霍普金斯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礼遇有加。另一方面,拜登亦不惜成本,接连给欧洲送出大礼。在应对气变问题上,第一时间重返《巴黎协定》,并竭力迎合欧洲大幅跃升的气候政策目标;在全球最低企业税的问题上,变身积极倡导者,化被动为主动;在波音和空客补贴矛盾激化的问题上,历史性地按下暂停键。尤其是此次拜登政府在“北溪-2”问题上180度大转弯和面面俱到的精细化操作,更是令欧洲感到诚意满满。德国外长马斯坦言,与美国就“北溪-2”问题“达成具有建设性的解决方案”,令其“长舒一口气”。

美国弃子聚力,挺德稳俄 

美国在“北溪-2”问题上的算计是基于欧洲新的方略布局。这个新方略是以挺德、稳俄为两个基本点。当前,英国脱欧后陷入挣扎独辟蹊径尚需时日,法国雄心傲骨行事“乖张”难以驯服,而其他欧洲国家如中东欧诸国,无论在体量上还是影响力上都与德国无法抗衡。德国经过默克尔多年经营,在欧盟机构、欧洲政坛中流砥柱的地位益发凸显,在世界上也是欧洲声音的重要代表。此外,德国经济、社会都与美国有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亦自觉服膺于美西方意识形态,是美国在欧洲可靠的同盟军,因此拜登的“欧洲新政”毫不犹豫选择了以德国为中心。拜登邀请默克尔作为其任内首位到访白宫的欧洲领导人,并顶住压力,在默克尔访问后数日即宣布了默认“北溪-2”可以完工的声明,作为赠给即将离任的默克尔一份政治遗产。美国如此聚焦德国,极力拉拽,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默克尔执政时期,奉行较为友华的政策,中国亦连续五年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而联盟党推出的下一任德国总理候选人拉舍特以务实闻名,注重维护德国经济和发展利益。美认为,与其纠缠于“北溪-2”鸡零狗碎的算计,眼睁睁看着中德不断走近,不如“壮士断腕”,让美德关系轻装上阵。与此同时,美国释放出对“北溪-2”网开一面的信号是在拜普会之前,这也是对美俄关系的网开一面。拜登政府深知对俄步步紧逼,只会适得其反,但对俄关系转圜又受到国内政治生态、所谓“国际道义”及舆论导向等一系列因素的制约。因此,美国新政府只能采取对俄句句强硬、手上适度松软的策略,以期稳住俄罗斯。事实上,在拜登政府的策略中,纠缠于“北溪-2”这类小问题并不利于其与欧构建更为广泛的战略关系,也不能服务于其着眼全球的大棋局,因为“北溪-2”的两头是德国和俄罗斯,而这两个国家恰是当下美国想要倚重和稳住的力量,所以在“北溪-2”问题上的忍让是其弃子聚力的大招。
美德或趋近,但美欧蜜月期难持久 

正如德国《明镜周刊》所言,此次“北溪-2”问题的解决是默克尔和德国外交的胜利,同时也是欧洲追寻战略自主,坚持维护与俄罗斯经济联系的一次胜利。这条投资超过10亿欧元,迄今完成98%的天然气管道将使俄罗斯直接输入德国的天然气翻倍,获得了德国四分之三民众的支持,特朗普时期强势力压的做法更是引发德国对外来干涉的强烈不满,面对拜登政府在联合声明中附加“停止开关”条款(即德国可根据俄罗斯行为暂停输入天然气)的企图,默克尔亦以不干涉企业自主经营为由强硬回绝。不过,德国赢得联合声明后也立即投桃报李。马斯称,德国“在对俄和能源政策领域,回到了与美国一起追求我们共同目标和心愿的道路上”。德国不仅承诺将为乌克兰能源转型提供财政援助,全力促成乌克兰的天然气过境协议适时延期,明确表示“倘若俄罗斯滥用天然气管道勒索乌克兰将推动欧盟实施制裁”,而且德国将在诺曼底模式下加强努力落实明斯克协议,支持中东欧地区互联互通建设,为“三海倡议”注资。可以说,美国在“北溪-2”上的退让赢得了德国的认可与支持,是以退为进的妙招。鉴于德美之间在军费开支、贸易赤字等方面的矛盾不是拜登政府的聚焦点,且德美都存在以热烈互动修复西方阵营的迫切需要,未来德美极可能进一步趋近,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带动欧美关系升温。

当然,德美关系不等同于欧美关系,在此次德美交易中明显吃亏的乌克兰不会善罢甘休,中东欧国家也会为美国重新眷顾“老欧洲”而警铃大作,德国政权交接后极可能入阁的绿党是否会反对“北溪-2”也是未知数,更重要的是欧盟内部即将开启的德法权力再平衡过程,对拜登押宝德国的做法也将是一大考验。而从美国方面看,“北溪-2”可能是拜登政府对欧让步的最大极限,数字税、钢铝关税等问题不能一直捂着盖着拖下去,且不能排除在此次“北溪-2”中获得自信的欧洲在自主道路上越走越远,益发敢于对美国说“不”。由此可见,美欧关系的新蜜月期并不会持续太久,“北溪-2”协议达成注入的润滑剂也不会长期有效,未来在磕磕碰碰中并肩而行仍将是跨大西洋关系的常态。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