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新春:中东到底还有多重要?
2021年07月22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2308

古往今来,中东一直享有独特的地缘战略重要性,是大国必争、必霸之地,希腊、罗马、奥斯曼、英国、法国、苏联、美国等都在这里有过潮起潮落的相似轨迹。由此,今天国内外也有人视中东为中国成为全球性大国的试金石、必经之途。然而时过境迁,中东的战略价值早已今非昔比。2020年1月20日美国负责中东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马丁·英迪克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中东不复重要”的文章,认为中东不再涉及美国核心利益,只不过美国人不愿意承认罢了。

中东曾经是全球性大国热衷的竞技场,但今天主要大国都已经意兴阑珊。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英、法、俄在中东激烈博弈;之后,美国、苏联两强争霸,间接卷入中东多场战争。冷战后,美国为确保自己的独霸地位,发动两场大规模的海湾战争。近10年来,美国战略收缩,俄罗斯搞机会主义,欧洲自顾不暇,中国态度谨慎,中东既没有出现所谓的“美俄战略大博弈”,也没看到传说中的“中美新冷战”,这个兵家必争之地首次变成大国望而却步之地。

石油曾经是中东之所以重要的关键,但现在中东石油的好日子也日薄西山了。石油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从1980年的46%下降到2019年的33%。同时,中东石油1980年占国际石油出口的50%,2018年仅占38%。以前,沙特主导的“石油输出国组织”呼风唤雨,现在沙特、俄罗斯、美国上演“三国演义”。随着能源革命的持续推进,中东石油作为战略武器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中东也曾是经济繁荣之地,但目前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却已无足轻重。2003~2014年布伦特原油价格从20多美元飙升到100美元以上,中东随之成为国际金融、投资、航空和文化体育中心之一,迪拜、多哈等中东城市成为耀眼的明星。中东GDP从2003年的1万亿美元增长到2014年的3.5万亿美元,成为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地区。此后,随着油价下降,中东经济的好日子也慢慢消失了。2017年中东人口占全球的7%,GDP却只有全球的4.3%,贸易只占全球的4.8%。2019年,中东仅获得美国全部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的1.5%和对外贸易的3.7%;中东也仅获得中国全部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的1.2%和对外贸易的7.1%。

中东恐怖主义曾经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但近年来恐怖主义本地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以9﹒11事件为标志,“基地”组织的全球化运作,曾让中东一度回到全球战略的中心位置,美国确立了以反恐为中心的全球战略。然而,9﹒11事件后美欧并未再次遭受中东恐怖主义的大规模袭击,中东恐怖主义开始本地化,美欧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也主要来自本土,美国全球战略也从反恐转向应对大国崛起。因此可以说,中东恐怖主义在全球战略中的重要性也下降了。

最近几年,随着中美战略竞争态势越来越明显,中东的作用也曾再度引起关注、热议。有人主张,美国可以利用中东卡中国的石油脖子。如美国资深中东问题专家高斯建议,如果中美在东亚发生冲突,阻止中国获取中东石油将成为美国的一个战略抓手。也有人建议,美国在中东麻烦多、问题大,中国可以利用中东撬动或策应中美关系。但是,随着大国博弈退出中东舞台,石油作为战略武器的功效大幅下降,这些设想的可行性也都被打上了大问号。

也有人担心,尽管石油的重要性今不如昔,但是中国石油的进口依赖度仍高达73%,而且来自中东的石油占全部进口的47%,因此中东仍然事关中国的能源战略命脉。然而,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1973年以后的“石油制裁”都是消费国对生产国的制裁,并未发生过生产国对消费国的制裁,对伊拉克、伊朗、委内瑞拉的制裁莫不如是。如果一个石油生产国要对消费国实施制裁,必须拥有强大的金融、政治和情报实力,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落实二级、三级制裁,而中东产油国根本没有这个能力。从这个角度看,美国才会对中国能源安全形成真正威胁。

从全球战略角度看,中东到底还有多重要,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争论的话题。但是中东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应该是一个没有争议的确定结论。

(牛新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