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祥:“新日英同盟”为何高唱入云
2021年07月13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2000

一、100年前的同盟旧梦

100多年前的1902年,日英两国曾为抵御俄国在远东的扩张而结成同盟,此后两国又分别于1905年、1911年进行过两次对盟约的修订。时易世变,第一次世界大战后,1921年举行的华盛顿会议以美英法日缔结“四国同盟”的形式,体面地葬送了日英同盟。

在日英同盟存续期间,日本取得日俄战争的胜利、一战后成为世界五强(美英法意日)之一。正因为这一同盟对近代日本崛起和侵略扩张起到过重要作用,日本国内一直存在一股强烈希望恢复这个同盟关系的势力。

关注“日英同盟”是否会复活,对中国学界和外交界而言也是一个非常老的话题。《世界知识》早在1934年第3期发表的《英日同盟复活的可能性》一文,就指出了日本的战略谋算:“对过去三次同盟的美梦难以忘怀,难怪日本外交家不肯放松。”

时光荏苒,100年之后,日本与英国再度靠拢,意图打造所谓的“新同盟”。日本国内将两国间的这种关系称为“准同盟”,而英国国内则称其为“同盟的新形态”(New Type of Alliance)。

2021年2月3日晚,日英两国以视频方式举行了外交防务2+2会谈,双方一致同意,英国在向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派遣航母之际,实施与日本自卫队的联合训练。在英国脱欧、美国对华进行新战略调整的背景下,日英两国密切接近,对防务、安保领域的合作进行加热升温,将会对把欧洲因素引入美日同盟、增强对华实施“民主国家同盟战略”产生持续影响。“新日英同盟”能否真正复活、对世界将产生何种影响,值得关注。

二、日英加速“复活”同盟关系

早在2013年4月,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与时任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签署了《国防装备合作框架》和《信息安全协议》。其后两国在军事演习、武器装备合作和对朝制裁等领域进行了合作。这一举动使两国互相明确了拥有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盟国和同样的军事实力,并在各自地区的角度视对方为最紧密的安保合作伙伴。此后,两国基于政治关系的加强,开始积极谋划构建新形式的同盟关系。2017年8月16日,时任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登上刚刚完工的新航母“伊丽莎白”号发表演讲,其中就透露出将战略重心从欧洲转向印太地区的意愿:“这艘舰将作为一个明确的信号,英国在未来几年将以世界为舞台自信地完成新的、前瞻性的任务……我们将与世界各地的友好国家和盟友合作……维护以规范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维护支撑它的自由主义价值观。”随即,特雷莎·梅于8月底专程访问日本,她将日本表述为是一个“志趣相投”(like-minded)的国家。在英国人的表达形式中,只有对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等英联邦中深厚关系的“兄弟国家”才使用这样的语言,但特雷莎·梅反常地对日本使用了这个称呼。她在接受NHK电视台采访之际表示:“英国和日本都是海洋国家,我们尊重民主和法治,尊重人权,在这方面我们有非常相似的观点,我认为我们是自然的伙伴,也是自然的同盟国。”日本对此也做出积极回应,时任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陪同特雷莎·梅参观“出云”号巡洋舰,并搬出了历史上的日英同盟来拉近双边关系。他说:“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运用和训练,原本就是从英国海军学习来的。初代‘出云’也是英国建造的,曾用于日俄战争。”

从英国角度看,英国正式实现脱欧后,就需要对自身战略利益分布进行再评估,必须将其注意力从欧洲转至从红海到东亚的地区,正如20世纪70年代英国从苏伊士运河以东撤退后,将其战略转为积极加入当时的欧共体是一个道理,是一种全面的战略性转变。2021年3月16日,英国约翰逊政府发布了一份超过100页的题为《竞争时代的全球英国——安全、国防、发展与外交政策的整体评估》的报告,明确表达了英国将加强其核力量、将其外交和贸易联系向印度—太平洋地区“倾斜”的意图。从日本来看,英国是一个能够很好地弥补日美同盟不足之处的战略伙伴,不仅实力、政治影响力强大,而且与美国在战略方面保持着密切关系。2019年5月,在特朗普访日期间,安倍向他表示,日美同盟是领导地区和国际社会和平与繁荣的“真正的全球合作伙伴”,同时又专门向他说明,日英合作是为实现“自由印太构想”而强化双方战略伙伴关系。日本借美国的最亲密盟友来强化日美同盟的意图表露无遗。

三、日英“同盟”的战略走向

虽然,日英都互相将这种紧密关系提升到“同盟”的高度,并将对方称之为“同盟国”,但双方均未正式确认彼此的同盟关系。根据现实主义的国际关系理论,同盟指的是国与国之间通过合作以增进各自的安全、防范可能出现的威胁的行为体。所谓“新日英同盟”显然不符合这种传统解释,而是呈现一些新时代的特点,两者关系更多地体现在“海洋安全保障、反恐政策、网络安全、情报、人道主义灾难援助、维和行动、防卫装备开发等,在多元化的安全保障领域进行全面合作”。但是,如何界定“和平与战争”,是同盟关系中的灰色地带,也成为“同盟机制”能否发挥应有功能的关键。在当今国际关系中,存在很多“既不是和平又不完全是战争”的灰色领域,例如在没有发生武装冲突即“热战”的情况下,却在互联网空间进行着无声无息的网络战、在军事和民用领域进行着科技战、在大国之间进行着围绕信息霸权的争夺战。因此,日英的“同盟”与传统的军事同盟关系截然不同,并不是完全针对军事侵略或军事威胁而进行的合作,而是一种涵盖了全部可能进行安保合作领域的综合性同盟关系。

在英国脱欧后将战略利益重心转向印太地区的背景下,日英强化“同盟”关系,意在填补美国在该地区国际影响力相对下降的缺口。与此同时,以中国和俄罗斯为代表的陆权国家迅速崛起,东西方冷战结束以来持续至今的西方国家联盟在印太地区的优势正在削弱,亟待从欧洲获得增援力量。印太地区未来将集中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0%、全球人口的65%,是全球政治与经济的中心,对西方国家而言不仅关系到其全球霸权问题,更是关系到所谓“民主国家同盟”的生死存亡。未来日英在现有安保合作基础上,或将进一步强化“同盟”的合作关系:

其一,英国在正式脱欧后已于今年2月1日申请加入日本主导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这使该协定的“价值观同盟”色彩进一步强化。在目前CPTPP的11个参与国中,有六个是英联邦国家。英国参与其中,就意味着CPTPP将会形成双核心引擎:一个是以日本为中心的经济协定,一个是以英国为中心的全球架构。此外,英国为日本企业进入欧洲市场发挥了大窗口的作用,未来的日英2+2会谈很可能会扩充到贸易和投资领域,形成综合性更强的3+3合作。

其二,印太地区出现美日英三国同盟的可能性增强。日本深刻意识到美国国际影响力的逐渐衰退。在这种形势下,为强化日美同盟,就有必要加强日英同盟。“新日英同盟”可防止美国抛弃日本,日英合作还可促使美国重新重视日本在亚太乃至全球的重要性和战略价值。现在看来,在美国主导国际秩序的重要安排中,太平洋方面的美日同盟,与大西洋方面的美英同盟,存在融合为印太地区美日英同盟的可能性。

其三,日本或将进一步推动英国军事力量进入东亚,增强在岛链上制华的武装力量。随着英国卷入印太地区、派遣航母东来,它势必需要在新加坡或文莱增设基地设施,英舰上搭载的最新攻击战斗机F35B也只能在日本进行维修和组装,三菱重工的小牧南工厂(在爱知县)很可能得到美国的大量技术支持。另外,英军还可能根据朝鲜战争后的“联合国军”协议,从驻日美军基地获得补给。

(作者:陈祥,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综合战略研究室助理研究员。本文摘自《世界知识》2021年第9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