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常庆:阿富汗又要成为中亚国家的大麻烦
2021年07月09日  |  来源:欧亚新观察  |  阅读量:1861

20年前即2001年发生了震惊世界的“9·11事件”,作为世界头号大国的美国,不甘受其辱,很快就以打击“基地组织”和“反恐”为名,于同年10月7日以本国军队为主,纠集北约、日、韩等国军队悍然入侵阿富汗,用半年左右时间,将已经在阿富汗掌权的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击溃,并赶到南部山区。2011年5月,“基地组织”头子本·拉登被美军击毙,美国似乎赢得了阿富汗战争的胜利。塔利班虽然失去大城市和大片国土,但没有销声匿迹。他们退到阿富汗南部山区和其他农村地区重整旗鼓,伺机东山再起。这期间,塔利班不时在城镇搞些爆炸和与政府军发生小规模交火事件,使阿富汗始终处于战争状态。尽管美国有大兵驻扎和每年给阿富汗当局大量援助,阿富汗和平依然渺茫。特朗普执政后期已经看到,这是一场无法取胜的战争,是人财两空的无底洞,如不撤军将会在阿富汗这个泥潭里越陷越深,便决定分阶段从阿富汗撤军。拜登上台后,继续这一政策,明确了撤军时间表,从5月1日开始撤军,9月11日前将美军全部撤走。从目前情况来看,撤军速度比预期的要快。舆论认为,美军虽然撤走,阿富汗内战并没有因此结束,局势会加剧动荡,会“一夜回到上世纪90年代”,即美军入侵前处于内战时期的阿富汗。

据美国布朗大学分析,美国入侵阿富汗20年耗资2.26万亿美元,造成24万人死伤,美军本身超过2500人死亡。这场战争对世界产生很大的影响,也使与阿富汗毗邻的中亚国家经受了一次考验,因为阿富汗战争使中亚地区地缘政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亚国家为应对威胁耗费不少人力物力,在外交上也不断进行调整。

一、美军入侵阿富汗前的中亚地区安全形势

上世纪90年代,随着1989年苏军从阿富汗撤走,塔利班在内战中节节胜利,并夺取了全国政权。这个奉行原教旨主义并与基地组织联姻的政权,为其参与阿富汗内战和觊觎中亚国家政权的恐怖组织“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下简称“乌伊运”)和其他一些恐怖组织提供庇护和支持,对周边邻国构成严重威胁。

1991年中亚国家独立。最初10年,各国都面临很多困难,安全形势并不乐观。安全威胁包括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特别是后者更为严重。

回顾历史,1989年2月16日,乌兹别克斯坦发生恐怖分子在塔什干乌政府大楼前广场和附近地区制造了针对卡里莫夫总统的系列爆炸案,造成13人死亡,120多人受伤。这是中亚国家独立后发生的一起震惊世界的重大恐袭案。1999年8月和2000年8月,盘踞在阿富汗的“乌伊运”两次分别以数百人规模从塔吉克斯坦入境攻打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妄图推翻合法政权。“乌伊运”两次进攻被打退后,原打算2001年再次进犯。由于其后台塔利班和“基地组织”被美军击溃,“乌伊运”也作鸟兽散,使乌、吉等国免遭一劫。

塔吉克斯坦独立后爆发持续5年的内战。塔反对派一方得到塔利班支持,被政府军击败后逃往阿富汗。这场内战1997年才结束,实现民族和解。

塔利班在阿富汗得手,使包括中亚国家在内的极端势力和恐怖势力兴高采烈,试图模仿,增加了很多国家维稳的难度。阿富汗战争还导致大量难民涌入中亚国家。可以说,在塔利班政权被美国击溃前,中亚国家安全从外部来看最大的威胁来自阿富汗。如何维护国家安全与稳定,对中亚国家来说是一次重大考验。

二、美军在阿富汗20年给中亚地区带来的变化

美军在阿20年除给阿富汗带来巨大创伤外,给中亚地区也带来很大的变化。

首先,中亚地缘政治变得更加复杂。美国对中亚战略地位和丰富的自然资源特别是石油资源垂涎已久。美国著名国际问题专家和国策谋士布热津斯基在《大棋局》一书中明确指出中亚地区对美国的重要性。美国官方也不讳言,在中亚和里海地区有美国的利益。不过,美国与中亚国家在“9·11事件”前虽然有合作包括军事合作,如美国为其培训军官、提供军事设备、提供销毁核武器和反恐资金、帮助军事工业转为民用、举行联合军演等,但是并没有军事基地。当时,美国只是利用其雄厚的经济实力,大力抢占中亚和里海地区的石油资源,以经济为先导,扩大其在中亚的影响,逐步挤压俄罗斯,同中国展开竞争。美国知道中亚国家是俄罗斯的“后院”,从全球战略考量,不易轻易下手,在等待向俄罗斯“后院”插足的有利时机。

这个机会终于等到了。“9·11事件”发生后,俄罗斯和中亚国家支持美国“反恐”,为其提供机场和空中走廊,供转运物资使用。吉尔吉斯斯坦还将首都玛纳斯国际机场提供给美国作为军事基地。这就使美军在俄罗斯和中亚国家的帮助下堂而皇之地进入中亚。当时俄罗斯这样做有自己的打算。俄罗斯想借助美国之手铲除阿富汗境内支持车臣反对派的“基地组织”,并借此改善俄美关系。正是由于得到俄罗斯的帮助,美国进入中亚才得以顺利实现。美军进驻中亚改变了中亚地区军事方面为俄军领地的格局,导致俄美在中亚开始军事角逐。俄罗斯同意美军进驻中亚给美国提供了深入洞察中亚国家甚至独联体军事情况的可能,如果说美国过去是隔着篱笆看俄罗斯的“后院”,在中亚驻军后是身在院中看“后院”,从而增加了俄美关系的复杂性。

还要指出,玛纳斯美军基地距中国近在咫尺,有利于美国搜集中国西部的军事情报,对中国安全也构成威胁。

诚然,当年俄罗斯对美军进入中亚既不能公开反对美国“反恐”说辞,但对美军进驻中亚存在戒心。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军拿到玛纳斯空军基地后不久,俄罗斯就在离该基地不远处建立了坎特空军基地。

当时俄罗斯同意美军进驻中亚是附有条件的。几年后,俄罗斯便敦促美军从中亚撤离,但美军以种种借口赖着不走。直到2009年在吉政府强烈要求下才关闭了玛纳斯空军基地。通过美军进驻中亚一事可以看出,俄罗斯不想让美国待在中亚,让其对中亚国家施加影响,但事实上很难办到,可以说影响至今仍在。

其次,中亚国家支持美军有自己的考量。美军是在得到中亚国家支持的情况下进驻中亚的。中亚国家所以这样做是出于以下考量:一是认为美军与塔利班作战有利于铲除龟缩在阿富汗的恐怖势力,有利于维护本国安全。客观上讲,美军击溃塔利班政权,使对中亚国家合法政权虎视眈眈的“乌伊运”等恐怖组织失去靠山,较长时间无法形成对中亚国家的进犯,加之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上海合作组织的存在,使中亚国家面临来自阿富汗方向的威胁减轻,为各国发展赢得较为有利的安全环境;二是为了拉近与美国的关系,希望得到美国在经济等方面的援助。在2011~2003年间中亚国家与美国高层互动频繁,以及后来形成的中亚五国与美国的“5+1”会晤机制就说明这一点;三是中亚国家想利用美国在中亚的存在,平衡与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为其“全方位外交”充实内涵。

第三,美国实用主义政策使中亚国家深感美国靠不住,更加靠近俄罗斯。中亚国家在阿富汗战争中给予了美国很大的帮助。有的国家例如乌兹别克斯坦当时与美国走得很近。然而,2005年乌为维护本国稳定,用武力平息恐怖势力在安集延发动的所谓“革命”实为暴乱后,乌政府受到美国的猛烈攻击。乌认识到美国并不希望中亚国家稳定,两国关系开始疏远,转向与俄改善关系。米尔济约耶夫任总统后,进一步密切与俄罗斯的关系。美不顾阿富汗国内乱局和对周边国家的影响急切撤军,乌兹别克斯坦作为阿富汗邻国更深切感受到美国不是真朋友,事事都是“美国优先”。美从阿撤军推动乌俄关系发展,未来在安全方面乌会更多依靠俄罗斯和上合组织。

2021年7月1日哈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不希望中亚国家和睦,将离间中亚国家与俄罗斯和中国的关系作为国策,这是多年来中亚国家与美国相处实践得出的心得。

第四,使上合组织作用增强,中俄加强合作。美军进驻中亚是在上合组织成立后不久发生的。上合组织有两个轮子:安全合作与经济合作。“9·11事件”表明,当时在反恐问题上中亚国家更加倚重美国。不过,20年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阿富汗局势不稳使上合组织不断强化安全合作,特别是使中俄两国不断加强在维护地区安全问题上的合作。

第五,美国是在中亚制造“颜色革命”的幕后黑手。美军进驻中亚后。使仰慕西方的中亚国家反对派兴奋不已。西方国家支持的非政府组织纷纷建立并大致活动。2005年,吉、乌两国发生了“颜色革命”,哈国内也很紧张,这些都与形形色色的反对派有关,美国是幕后黑手。美军进驻中亚,是给各国反对派打了一支长效兴奋剂。

三、中亚国家已经不是“9·11事件”时的中亚

有人认为,阿富汗在美国撤走后,会重现“20世纪90年代”的情景,这并不是不可能的。美国还没有完全撤走,塔利班就在全国发起攻势。仅7月2日一天在阿富汗北方与塔吉克斯坦交界处就有13个地方落入塔利班之手。据报道,阿富汗与土库曼斯坦边界阿富汗一侧大部分领土已经为塔利班控制。阿富汗安全部队作战失利,至7月5日有1000余名士兵被迫撤到塔吉克斯坦境内。

2021年6月25日阿富汗总统加尼访美期间与拜登会谈,希望在美军撤走后继续得到支持。美国虽然答应,却不放慢撤军速度。美国还要将为美军服务的9000多名阿富汗人转移到中亚国家。这实际上是对阿富汗安全部队保护这些人的能力存在质疑,换言之,是对阿富汗合法政府能否存在缺乏信心。

除此之外,美国还想在中亚国家寻找能为阿富汗提供支持的据点,但这次与美军20年前的情况已经不同了。土库曼斯坦以中立国为由予以拒绝;乌兹别克斯坦称,本国法律不允许外国驻军;塔吉克斯坦有俄军201机械化步兵师驻扎,已经不是当年内战刚结束不久的情景,很难考虑让美军进入;吉尔吉斯斯坦经济很困难,如果让美军重返玛纳斯空军基地,能得到一笔不菲费用。可是扎帕罗夫总统不是阿卡耶夫,在本身根基不稳、民众反对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考虑恢复美军马纳斯空军基地的。哈萨克斯坦虽然与美国关系不错,但在这个会影响哈俄和哈中关系的敏感问题上,不会舍大求小,它对接收阿富汗难民都勉为其难,更不用说让美军建立基地了。20年前,美军以“反恐”为名尚能使中亚国家很快给予帮助。20年后,中亚国家已经不是当年的中亚国家,与美国的关系可以示好,但不会跟随美国鼓点起舞,卷入阿富汗内战。

美军撤出阿富汗,对中亚国家加强彼此合作或起到促进作用。最近一段时间,中亚国家领导人频频互动,就连前些日子发生边界摩擦的吉塔两国领导人也实现了会晤。各国领导人会谈的议题之一就是阿富汗问题。这反映了中亚国家对阿富汗局势变化的关切。客观地讲,美军在阿富汗20年恐怖势力对中亚国家的直接威胁有所减轻。可是美军还没有完全撤走就出现了难民问题。这对经济实力不强,而且受新冠疫情影响经济正在复苏的中亚国家来说,不能不说是个大问题。

长期以来,俄罗斯是中亚国家安全的保护伞。阿富汗内战战火如果烧到中亚国家,俄罗斯不能不管。在安全问题上,中亚国家不能依靠美国。它们加强与俄罗斯的合作是合乎逻辑和必然的。同样上合组织也不会任中亚地区生乱。上合组织的全职能将会得到进一步加强。

近期塔利班在军事上有所斩获,但不意味着能很快赢得全国胜利。塔利班是以普什图族为主的组织,而阿富汗还存在大量塔吉克族人和乌兹别克族人以及他们控制的地域,未必归顺塔利班政权。政府军还会抵抗。因此,阿富汗战事会继续,与其说内战会很快结束,倒不如说大规模内战正在开始。

“9·11事件”后,中亚国家与阿富汗合法政府保持友好关系,以防塔利班东山再起。如今阿富汗战火越烧越大,阿富汗政府军作战不利。合法政府能否支撑多久,已经成为国际社会毫不隐晦的话题。包括中亚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希望阿富汗能通过谈判实现民族和解,建立一个和平、稳定和统一的国家。但能否实现和如何实现这个目标,再度成为考验包括中亚国家在内的有关国家外交的一道难题。

(作者:赵常庆,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