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玲:重回多边主义的要义究竟是什么?
2021年04月03日  |  来源:华智全球观察  |  阅读量:2361

 一、为什么世界需要多边主义 

一些国家提出要重回多边主义,那么,世界应该重回什么样的多边主义呢?绝对不是利己的多边主义,绝对不是将一个国家利益凌驾于全球利益之上的多边主义,绝不是以扼制其他国家为目标、构建小团体的盟友体系,绝不是把一个国家维持霸权地位作为主要战略目标的多边主义。全球现在面临着共同的挑战和严峻的考验,哪一个国家都不能独立担当挽救世界、修复世界的责任和任务,因为挑战太严峻了。

人们还没有从当前疫情中真正走出来,未来比疫情更严重的灾难会继续考验人类。这次疫情导致的经济的危机、经济的损失,要比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更为严重。虽然说一些国家经济复苏,特别是像美国经济2021年一季度强烈反弹,但是是建立在“货币大放水”的基础上。全球债务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峰,国际权威组织数据显示,到2020年底,全球债务已达到282万亿美元,美国的国债规模达到28万亿美元。最近国会又批准了拜登提出的1.9万亿美元的经济救助计划,使美国国债直逼30万亿。所以,美国靠债台高筑、大规模放水拯救的经济,并不是真实意义上的经济强力复苏,不能说明经济的正常恢复。

除了疫情这个最大变量之外,缓解和修复生态环境现在遭到的破坏刻不容缓,人类正在遭受自然的惩罚。贫困问题也困扰着人类,现在20%的人口占有80%的世界资源,10亿人面临饮水困难,10亿人面临着饥饿的威胁。

所以,这些全球性的挑战和问题需要世界各国合作,需要重新回到多边主义的轨道。坚持多边主义,它不是一个可以选择和不可以选择的一个选项,而是各个国家必须选择的共同的理念和行动。

     二、一些国家所谓重回多边主义,实质上是拉小圈子遏制竞争对手

个别国家的现在的举措和行为,不能叫真正意义上的重回多边主义。多边主义包括几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联合国体系;第二个层次是国际组织,包括WTO、世界银行、万国邮联,国际治理机构等等;第三个层次是国际公约,即全球形成的共识,比如《巴黎协定》,比如《核不扩散条约》,比如《极地公约》,比如《海洋公约》等;第四个层次是跨国界的行业公约,比如说《巴塞尔协议》;第5个层次是国际对话机制,比如说G20、APEC等。实际上,五个层次的目标就是一个,即各个国家通过取得共识,确定共同目标,遵守共同的规则和标准,采取共同的行动,协调处理国家之间的战略、政策与行为,形成共同遵守的具有长效性、制度性、互动性的有序安排。

2021年3月24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到访欧盟,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出席新闻发布会(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多边主义的要义是为了世界各国的共同利益,维持和平、维护发展、维护国家之间的正常关系,特别是维护不管大小国家也有发展的权利。这样的多边主义,才是联合国宪章提出的多边主义的要义。现在的问题是,一些国家,特别是世界上目前经济力量还最强大的美国,它所称的多边主义实质上发生了非常大的偏差。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将中国称作美国面临的“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量“,说中国在经济、外交、地缘政治、技术方面,对美国形成了现实的威胁。美国将根据需求视中国为对手和竞争者,必须竞争的时候应当竞争,需要合作的时候能够合作,需要对抗的时候坚决对抗。

美国为了永远保持它的霸权地位,重构所谓盟友体系,是去中国化的价值联盟,是遏制中国的小圈子。3月1号,美国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向美国国会提交了一份针对中国的长达756页中美关于人工智能领域竞争的报告。报告称,人工智能研究是一场“价值观竞争“,呼吁美国政府继续在微电子产业打压中国、遏制中国的高端半导体制造能力,从而保持对中国的领先,报告甚至提出,美国要创造先于中国两代的技术。我个人认为,美国确定先于中国两代的技术,是确定本国发展的目标,本来无可指摘,但美国这样做的目标,决不应该是遏制中国发展。联合国宪章明确提出,各个国家都有发展的权力。更何况,中国是14亿人口的大国,刚才有位发言印度嘉宾提到中国取得脱贫成果,中国共有7.7亿农村贫困人口摆脱贫困,占同期全球减贫人口的70%以上。

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易地扶贫搬迁点(来源:国家乡村振兴局)


候任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牵头,3月1日提交的《2021年贸易政策议程和2020年年度报告》中,释放的信号也是要采取一切强硬手段,来抗衡中国的贸易政策。美国的贸易谈判代表戴琦明确提出,要使用关税武器,不排除用一些强硬手段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世界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多边?肯定是平等发展的多边,互利共赢的多边,共享全球发展成就的多边,更加公平公正的多边。所以,我认为美国多边重回正轨,重回多边,需要有一个正确的理解。

三、怎样才能重回多边主义的正轨

世界各国只有共同遵循基本原则,才能推动重回真正意义的多边主义。要做到以下几点:

第一,维护二战以后形成的国际秩序、国际规则框架,维护国际组织的权威性;

第二,有利于全球各个国家和平发展的国际组织发挥正常作用,比如说WTO、比如WHO、世界银行、IMF等国际组织,使之在全球发展中起到重要的协调作用;

第三,维护业已形成的全球共识,在这个基础上形成的国际公约;

第四,维护跨国的、有利于世界各国家平稳发展的行业规约;

第五,坚决反对以遏制其他国家为目标的所谓多边主义,遏制形成这种小团体和小圈子。

要避免中美两个大国的抗衡,从而让其他国家选边站队,这对于其他各国都是非常困难的。站在哪一边,对本国和全球都是损失。我认为,在当前世界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和困难的面前,全球特别是中美两个大国,应该合作,而非对抗,应该加强对话沟通,而非设置新的壁垒。

(作者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南京大学华智研究院学术委员,本文系作者在2021年3月8日全球经济发展论坛上的发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