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莹:脱钩不应是中澳关系的选择
2020年10月18日  |  来源:观察者网  |  阅读量:3345

10月5日,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傅莹就中澳关系等问题接受澳大利亚《金融评论》上海分社记者迈克尔·史密斯书面采访,以下为中文全文。


《金融评论》:在您看来,中澳两国关系最密切的节点?由于什么事件,两国关系出现拐点?

傅莹:这个问题让我想到,2014年一年之内两国领导人三次见面,这在中澳关系史上前所未有。习近平主席访澳期间双方宣布将中澳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把两国关系推到历史高点。第二年两国签署自贸协定。

记得我在澳大利亚任大使时,一直在推动扩大两国贸易,我走访过西澳和北领地等多处资源和畜牧业企业,与工农商业界有广泛接触,深深体会到中澳之间经济互补与合作的需求。根据澳官方统计数据,2004年中澳贸易额是211.7亿美元,去年达到1589.7亿美元,整整翻了7倍多。这些成就来之不易,是双方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值得珍惜。

近年两国关系遭遇挫折,舆论气氛很不好,2018年《澳大利亚人报》甚至用“深度冻结”(deep freeze)来形容。我不认为两国关系可以被“冻结”,事实上中澳合作依然活跃,贸易在疫情之后恢复增长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虽然离开澳大利亚比较久了,我一直关心和关注中澳关系。就我的理解,目前出现的问题一定程度上还是因为相互了解不够,缺乏稳定的信任。遇到新问题,没有充分沟通,没把事情搞清楚,就诉诸舆论、刺激公众,导致矛盾激化。

中澳两国的历史、经历有很多不同,在认识和看法上有分歧很正常,同时中澳也有许多共同点,我们都坚定维护国家尊严和利益,对自身关切比较敏感。另外,澳大利亚是美国的盟友,中美关系紧张也会使中澳关系受到牵扯。

所以,我们需要用接触、沟通、协调的办法,在解决问题和克服分歧的过程中增进了解和信任,而不是依靠假定推测、简单认定,采取对抗、谩骂甚至相互伤害的办法。中澳合作是搭上经济全球化的车才取得快速发展的,两国人民都希望继续从中澳互惠合作的深化中获益,双方要共同守住这个大的趋势。

《金融评论》:目前中澳关系陷入冰点,请问冰雪消融是否可期?您认为澳大利亚政府应该采取哪些举措融化坚冰?

傅莹:中国珍视与澳大利亚的关系,认为一个健康稳定的中澳关系符合两国利益。我相信澳政府、企业界乃至人民,都愿意继续与中国合作,打破当前困境需要两国展现诚意和勇气。

中国民众对国与国关系的一个基本期待是能够相互尊重,中国人最反感外国干预内政,反对没有搞清楚情况就指手画脚。中国从不干涉他国内政,尊重澳方利益。所以,当澳方表现出意识形态偏见时,会引发中国媒体的反弹。诚然,中方也需要加快提升国际传播能力,对中国发生的事情及时向世界提供一手信息,避免自己的形象被谣言和虚假信息所抹黑。

有的国际媒体,包括个别澳大利亚媒体人关于中国的说法很不严谨。我记得在澳期间就曾有媒体说中国在澳有3000个间谍,一时间人心惶惶。问到我时,我说澳洲2500多万人口,中国安排3000间谍来做什么呢?如果对澳洲都有这样的必要,世界这么大,中国需要派多少间谍呢?中国工人农民辛勤劳作就为了养间谍吗?国家怎么发展?大家都笑了。可惜这种荒谬信息现在依然不少。

我认为,中澳双方应努力沟通,培养互信。2008年启动的中澳外交与战略对话迄今已举办5次,发挥了重要作用。双方应继续在增进互信、推动合作上多做“加法”,为改善关系积累条件。疫情背景下,全球都面临困难,中澳应携手共克时艰,为本国乃至世界经济复苏多做贡献。

当前国际形势变化很大,最突出的是中美关系紧张。美国执意将对华关系引向对抗方向。如果中美关系恶化,经济全球化是否还会延续?世界是否会发生分裂?一个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不仅影响两国,也关系到世界的未来。相信国际社会不希望在一个分裂的世界中被迫选边站队,作为利益攸关方,相信澳方也不愿意这样。中国欢迎澳方在地区和世界舞台上扮演积极角色,也期待澳方能在当前国际形势下扮演一种聚合与桥梁的作用,而不是相反。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