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等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答记者问
2019年03月10日  |  来源:新华网   |  阅读量:9500

财经杂志记者:易纲行长,去年以来,在汇率方面美国政府指责中国操纵汇率,推动人民币贬值,来获得竞争优势,对此央行有哪些回应?今年人民币汇率整体走势将可能受到哪些因素的影响比较大?谢谢。

易纲:这个问题,实际上我刚才已经有所涉及。在我们对外贸易中,在G20或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的年会等各种场合,大家都有谈论和有益的讨论。我简单地回答,中国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的努力和成果,是受到全世界公认的,大家有目共睹。

在过去三、四年的时间,从2015年开始,人民币由于受到各种外部因素的影响和国内因素交织在一起,人民币在过去四年多的时间确实是有贬值的压力。但是中国的货币当局面对这个贬值压力,还是千方百计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为此,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外汇储备减少了1万亿美元,也就是说这个努力全世界都看得非常清楚,我们和主要贸易伙伴在磋商过程中,还有专家讨论的过程中,大家对这个问题是有目共睹的。包括美国财政部的汇率评估报告,一年有两次,你们可以查过去这一段时间,这么多次汇率评估报告,关于操纵汇率的标准和数据的讨论,我觉得可以回答你的问题。就人民币汇率走势而言,经过这么多年市场机制的不断形成和完善,我们企业对人民币汇率弹性越来越习惯了,老百姓对这个弹性也很习惯了,市场上对风险的对冲工具也越来越多。比如说我们的衍生产品、套期保值、远期等工具对企业,或者对各种需要的群体,都越来越完备。刚才功胜同志说,我们的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越来越开放。在开放的过程中,外国投资者要投资到中国市场,也要对它投资的头寸进行套期保值。这些工具都越来越方便,交易量也越来越大,成本也相对变得比较适度。所以我就说,这样一个市场建设和中国开放的总的形势,会使得人民币汇率更加向市场决定的改革方向不断迈进。而且随着市场工具的增多和完善,人们的预期也越来越稳。比如看最近这一轮,人民币汇率从去年到今年现在,人民币6.72元等于1美元,这个过程中反映了市场越来越成熟,预期也越来越稳。所以我相信,今年展望未来的话,人民币汇率会在市场决定的机制下,变成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可自由使用的货币,中国的老百姓、中国的企业和全世界的投资者将对人民币越来越有信心。谢谢。

上海证券报记者:观察中国债券市场的发展,去年有两个方面的特征十分明显,一个是债券市场对外开放进展很快,另一个是债券市场违约现象增加较多。请问,您如何看待2019年债券市场的发展?谢谢。

易纲:有请潘功胜副行长。

潘功胜:谢谢你的问题。近年来,中国债券市场发展速度很快,在服务实体经济、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到去年年末,我国债券市场总的余额是86万亿,在全球债券市场规模中排在第三位。去年,公司信用类债券占整个社会融资规模的比重是13%,成为企业仅次于信贷市场的第二大融资渠道。在过去两年中,我国债券市场有两个明显的特征,一是关于中国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这方面的步伐是比较快的。我们为了方便境外投资者在中国市场发行熊猫债和境外投资者投资交易中国的债券,完善了多项政策安排,包括投资渠道、税收、会计制度、资金汇兑、风险对冲等。

彭博已经宣布,在下个月1号要把中国的债券市场纳入彭博的综合债券指数,其他一些债券指数的供应商也在积极评估,像富时罗素公司。目前,熊猫债发行了大概2000多亿,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的总量大概是1.8万亿,去年一年差不多增加了将近6000亿。总体来说,我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步伐很快,但总体水平不高,未来的潜力还是比较大的。正如我刚才讲的,境外投资者持有中国的债券大概占比只有2.3%左右。在下一步工作中,债券市场一个主要的工作是继续稳妥推进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为境外投资者投资和交易中国的债券创造一个更加方便的良好市场环境。这里面会有很多具体举措,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关于债券市场违约,2018年债券市场违约的确有所增加,但是违约企业的行业分布和区域分布是比较分散的,整个违约率也不高。到去年年底,中国债券市场违约金额占整个市场比例是0.79%。大家知道,不良贷款比例是1.89%。在国际上,穆迪也曾经发布过去几年国际债券市场的违约水平,它发布的数字是1.12到2.15之间。整体来说,中国债券市场违约水平并不是很高。那么怎么看这个问题?我们在前几年讨论中国债券市场的时候,诟病比较多的,包括你们记者,是说中国债券市场存在严重的刚性兑付,不能形成一个有效的价格,投资者的风险偏好、价格不能得到有效的区分,所以妨碍了资源的有效配置,这是前几年诟病比较多的。现在,有一些违约是正常的一种现象,它有利于打破刚性兑付,纠正了债券市场的扭曲,有利于形成正常的投资文化、正常的价格,有利于债券市场资源配置。所以,2019年债券市场的风险问题,也是我们债券市场工作的一个重点工作。我们要按照市场化和法治化原则,管控好债券市场的违约强度,完善违约债券处置市场和违约债券的处置制度。这方面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因为时间关系,我在这里也没法跟大家一一列举。所以,在债券市场工作中,扩大开放,管控风险,是我们2019年债券市场工作的两项重点工作,我们争取做得比去年更好。谢谢大家。

中国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记者:我们知道金融业综合统计也是一项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去年国务院也发文要求人民银行牵头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工作,请问现在的进展情况如何?下一步我们的工作重点是什么?谢谢。

易纲:有请陈雨露副行长。

陈雨露:谢谢易行长。刚才金融时报问的问题比较专业。关于金融业综合统计,为了让大家更加明白地了解这个问题,刚才有位记者朋友问了我关于征信的问题,这两个实际上都是讲如何解决金融信息的不对称问题。在征信领域里面,主要解决的是微观金融决策上的信息怎么能够更充分,就是银行金融机构在发放贷款的时候,要求企业、要求到银行里面借钱买房子的这些个人,你要把你的信用报告拿来,我要充分了解你的还款能力。当然现在征信很多都用到了社会领域,我们看到很多女儿找男朋友,未来的岳母说,你得把人民银行的征信报告拿来看看。人民银行现在征信中心的报告,大家查询的时候,个人查询前两次都是不收费的,在网上查你简版的个人信用报告也是不收费的。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人查过自己的个人信用报告,大家有空可以到网上查一查,看看自己的信用状况到底是什么样的。

1 2 3 4 5 6
分类: 人文交流 201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