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等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答记者问
2019年03月10日  |  来源:新华网   |  阅读量:9497

日本经济新闻记者:最新的社会融资数据显示,1月份贷款增加了3.2万亿,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比较大。同时我们看到,主要增加的是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有些人认为,这有可能造成资金的空转和套利行为,一些领导人也对此表示担忧,你对此有哪些看法?

易纲:关于1月份的广义货币M2和社融的数,大家有很多的讨论,特别是对贷款结构,其中票据贴现又增加得比较多,并且和结构性存款之间会不会套利,有些朋友说这可能是金融体系内一个空转。我们对这个事还是高度重视,而且把整个结构性存款有多少、票据贴现有多少、票据贴现的利率和结构性存款利率的利差有多大,结合全国的数字都进行了分析。我们的结论是,首先1月份的数增长比较快,这里面有季节性因素,我还是希望大家和刚刚公布的2月份数据合在一起来看。实际上,光是1、2月份合在一起也不行,因为今年2月份和阴历正月重合比较多,所以数据还要反映在3月上,3月的数也有影响,所以大家要更全面地把1、2、3月的数综合起来一起看。我简单回答你的问题,我们仔细研究了结构性存款利率和票据贴现的利率,和中央银行对票据的再贴现利率,总的来说没有大规模的空转或者套利。少数个别银行、个别客户有这些个别现象,我不排除是存在的,但是如果看平均值,看整个发生时间的长度,整个票据贴现还是支持实体经济了,主要支持的还是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谢谢。潘功胜副行长要补充一下。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刚才这个问题,易行长作了比较全面的回答。在1月份发布的数字当中,票据融资的数字有所增加,主要是支持了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企业,通过票据融资显著降低了成本。因为票据融资的期限比较短,它的特点是期限短,便利性高,流动性强,所以一般是中小企业的重要融资渠道。前一段时间票据贴现利率的持续下行,企业通过票据融资的意愿增强。这位记者刚才提到的问题,我们也做了广泛的调研和充分分析,关于票据融资和结构性存款之间是否存在套利行为,正如易行长刚才所讲的,可能只是个别的行为,结构性存款利率和票据融资利率的空间也是非常有限的,不是普遍的现象,也不是票据融资增加的主要原因。 人民银行作为票据融资市场监管的部门之一,下一步,第一是要加强票据融资利率和资本市场利率之间的联动和传导,对于可能存在的套利和资金空转保持警惕,及时采取措施。第二是要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内部管理,完善业务考核,发挥票据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防止有关行为的扭曲和风险的累积。谢谢。

人民日报社记者: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今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以上。请问,央行接下来将出台哪些政策来确保这一目标的实现?如何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的传导,让更多的小微企业也能够享受到政策带来的福利?谢谢。

潘功胜:谢谢你的问题。关于小微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是社会各界普遍关注的一个问题,党中央、国务院对这个问题也高度重视。去年当这个问题有点显现的时候,人民银行按照“几家抬”的思路,长短结合,综合施策,缓解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包括在货币政策方面,我们进行逆周期调节,实行结构性货币政策调节工具;在各方政策合力方面,银保监会强化监管考核机制;在财税政策支持方面,财政部也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的税收方面激励政策;在金融机构内部,也加大了政策安排和资源安排。同时,人民银行也牵头发挥债券市场作用,实施了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修复民营企业融资功能。从实际效果来看,应该说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状况有了一些边际改善。所反映出来的贷款数据,如贷款的增长、贷款的覆盖面都有大幅度上升,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大幅度下降。去年10月份我们推出债券市场融资支持工具后,对于改善市场上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氛围,提升他们风险偏好,改善整个社会融资环境,应该说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世界性难题,是非常复杂的综合性问题。人民银行今年在这方面要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一是在货币政策方面,要加大逆周期调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同时运用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加大支持。二是完善普惠服务体系,大银行要转变金融服务理念和服务机制,下沉金融重心。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一个明确的量化目标,今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以上。一些中小型银行要专注于小微和“三农”。同时,要督导金融机构优化内部资源配置和政策安排,加大尽职免责落实力度。提高金融科技服务水平,提升客户获取能力、风险防控能力和信贷投放能力。三是继续发挥“几家抬”的合力,包括金融监管方面的政策和财税方面的政策。四是要发挥多层次资本市场作用,包括继续发挥好债券市场融资工具的支持作用,支持优质的民营企业不断扩大债券融资规模,同时发展资本市场,建立一个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五是优化金融生态环境。此外,在支持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过程中,要注重市场规律,坚持精准支持,选择那些符合国家产业发展方向、主业相对集中于实体经济、技术先进、产品有市场、暂时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进行重点支持,防止盲目支持、突击放贷,增强对未来金融风险的防控能力。

对于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尤其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个长期的、综合的问题,需要各方面共同努力,需要我们长抓不懈,久久为功。谢谢大家。

路透社记者: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李总理也提到了要尽可能帮助小微企业以及其他民企来克服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另外也提到央行可能会对实际利率进行改革。能否介绍一下有关情况和措施,以及未来可能会成为基准利率的是什么指标?谢谢。

易纲:我们也在学习《政府工作报告》,刚才这位朋友提出了如何降低实际利率水平,还有运用准备金率和利率,来引导金融机构投放贷款支持实体经济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我们首先看如何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简单地说,实际利率等于名义利率减去通货膨胀率。如果我们假定通货膨胀率还比较稳定,我们先不讨论通货膨胀率,只讨论如何降低名义利率。我们看去年货币政策的取向,实际上我们一直在降低无风险利率。无风险利率是名义利率当中一个比较重要的组成部分,比如说7天的回购利率,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有明显的降低。通常我们把十年期国债利率作为一个基准,在去年一年多,十年期国债利率下行了70多个基点,也就是说,从4%的水平,到现在差不多是3.15%的水平。这个无风险利率的下降,显然有利于降低名义利率。《政府工作报告》中说降低实际利率水平主要指的是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实际感受的融资成本比较高的问题。在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实际感受的融资成本,特别是贷款利率里面,除了无风险利率,主要是风险溢价比较高造成的,所以这个贷款的实际利率还偏高,主要是怎么解决风险溢价比较高的问题。

1 2 3 4 5 6
分类: 人文交流 201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