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贸组织的挑战与中国未来的角色
2021年12月14日  |  来源:新华社等  |  阅读量:1600

当地时间12月10日,世贸组织秘书处和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团在日内瓦共同举办了一场高级别论坛,纪念中国加入世贸组织20周年。

世贸组织总干事伊维拉表示,融入全球贸易体系能够推动增长和发展,中国是其中的“教科书案例”。入世20年来,中国取得“令人惊讶”的发展成就,中国为全球减贫、对抗新冠疫情作出重要贡献。她说,中国是世贸组织多边和诸边贸易谈判的积极参与者,并在世贸组织改革中发挥积极影响力。

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李成钢大使表示,中国将继续坚定支持多边贸易体制,“为了振兴世贸组织的关键职能,在维护其核心价值观和原则的同时,中国支持必要改革,并愿意为此与其他成员共同努力。”

世贸组织:困境与未来

据统计,国际贸易曾经助力世界各地实现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增长和发展,为数以百万计的人口创造了摆脱极端贫困的机遇。从1990年到2017年,全球贫困率从36%下降到9%,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出口中的份额从24%增加到44%。可是,贸易增长的步伐在过去十年中已经放缓,关于国际贸易的紧张和怀疑情绪正在上升。自2009年至2020年底,各国实施的进口限制措施,影响了全球约9%的商品进口,对应价值超过1.5万亿美元。而另一方面,今年贸易领域头条新闻的主要内容却不是贸易太少,而是航运堵塞、港口不堪重负,以及芯片等物资的短缺。

世界贸易组织前副总干事易小准表示,当前多边贸易体制正经历最困难时刻,保护主义在全球蔓延,多边贸易谈判停滞不前,世贸组织领导力严重缺失,许多功能几近瘫痪。“一个开放、非歧视、以规则为基础并且与时俱进的多边贸易体制,对中国和世界经济的增长都不可或缺。”他说。

针对上诉机构停摆和WTO改革困境,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前主席赵宏表示,“从国际政治的角度来看,上诉机构的危机、WTO改革困境的出现有必然性。上诉机构改革的前景取决于美国和其他世贸组织成员的政治意愿。”她强调,全球化和世贸组织仍然有很大韧性,我们要对WTO改革抱有信心。

改革:需与时俱进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世贸组织最大的问题,是没能做到与时俱进。

随着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的崛起,特别是金融危机以后,发展中国家希望在制定全球贸易和投资规则时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在这个问题上,世贸组织没有做到与时俱进。其次,在如何缩小贫富差距、南北差距、地区差距方面,需要制定一个公平公正、包容平衡、开放互助、合作共赢的贸易和投资规则。此外,数字贸易、云计算、区块链、5G等新事物不断发展,世贸组织在这些领域也没有规则可循,特别是在碳达峰碳中和的背景下,WTO要制定出适应当前形势的新规则。

对于未来改革方向,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对媒体表示,WTO需要对三个领域进行变革,让全球贸易体系能够反映21世纪真实的商业状况,同时反映全世界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渴望。

陆克文称,首先,要让WTO重新运转起来。其次,世贸组织的实现部分取决于参与国的决定,需要重新启动贸易争端仲裁法庭。这是世贸组织运作的一个很核心的部分。再次,WTO亟须针对数字贸易领域作出变革。

陆克文指出,目前数字贸易愈发成为国际贸易的关键领域,各种形式的数字商务在全球爆发式增长。然而数字贸易政策远远落后于数字经济部门的发展,各国在数字贸易领域未得出结论和共识,未形成全球治理制度。他强调,根据世贸组织统计,即使在疫情发生之前,全球电子商务市场的规模也已达到26.7万亿美元,拥有将近15亿的消费者。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数字技术到2030年可以助力多达34%的贸易增长。因此,当前急需一个有效的数字商务机制,从数字金融、数字物流,再到产品交付。

陆克文表示,这正是WTO这样的多边组织应该发挥作用的地方,或是包括亚太经济合作组(APEC)、《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区域友好型组织,可一同对大型贸易集团、企业实体和贸易协议给出新的规范、达成新的共识。

魏建国表示,世贸组织机制需要改进与推进,但不能彻底地、颠覆性地改变,各成员都是WTO的受益者,此时也应成为其捍卫者。他特别强调,“WTO改革有一条原则动不得,那就是特殊与差别待遇条款,这是WTO处理发展中成员经济发展问题时必须遵循的一项基本原则。”

中国角色:带来变化 仍在成长

易小准对媒体表示,中国为推动世界经济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中国入世是互利双赢的经典案例。他说,中国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规模年均增长6.1%,连续29年居发展中国家首位。中国是多边贸易体制的受益者,更是主要贡献者。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接近30%,是世界经济增长重要引擎。

10日,世贸组织前总干事素帕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20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为世界贸易体系带来深刻变化。

素帕猜于2002年至2005年期间担任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是第一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世贸组织总干事。他在《中国与世贸组织:改变中国 改变世界贸易》这本著作中认为,正在崛起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将为世界贸易体系带来“颠覆性的”改变,意味着会改变传统的、惯常的国际贸易中的权力体系。而在世贸组织机制下,可以确保这种改变相对顺利与和平地发生。伴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世界贸易规则也越来越多地顾及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素帕猜表示:“伴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我们看到国家集团在谈判中的作用越来越大。过去,当大国与小的国家集团或小国进行谈判时,大国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对会议、协议和谈判施加影响。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77国集团和中国’也伴随而来,这是一个属于发展中国家的组织,当他们以国家集团的名义进行谈判时,集体的力量取代了小国与大的贸易伙伴谈判时的单薄力量,他们代表了集体的利益。我想说的是,他们得到了虽然还不算是完全公平的,但至少是相对平衡的待遇。这就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产生的影响力。”

对于未来中国在世贸组织改革中的作用,世界贸易组织副总干事张向晨8日对外表示,中国正朝着成为世贸组织中流砥柱方向发展。

张向晨在国际贸易领域工作数十年,曾参与中国入世谈判,2017年至2020年担任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特命全权大使。作为中国入世20年的亲历者和见证者,张向晨告诉记者,中国在多边体制中越来越重要,得到世贸组织成员广泛认可。他感慨道,当中国代表在世贸组织会议中发言时,会场鸦雀无声,“因为大家需要聆听中国的声音”。

张向晨说,在原有多边贸易规则之外,一些世贸组织成员正在进行新的探索。中国积极参与电子商务、投资便利化等诸边协定的谈判,在投资便利化方面,中国还发挥了牵头作用。2017年,中国联合其他世贸组织成员发起“投资便利化之友”机制,开展一系列非正式对话和高层研讨。张向晨说,截至目前这一机制已吸引超过三分之二世贸组织成员加入,还有很多成员表达了参与意向,足以说明这一机制的吸引力。

12月初,世贸组织67个成员共同发表了《关于完成服务贸易国内规制谈判的宣言》。服务贸易国内规制是世贸组织在近20年以来首次实现以诸边谈判方式取得重大突破的议题。世贸组织总干事伊维拉指出,相关谈判成果的达成,表明世贸组织正走出低谷,开始向积极方向前进。在此过程中,中方积极参与谈判,主动提供方案建议,始终与其他参与方相向而行,为谈判顺利结束作出重要贡献。

但中国想要更好地发挥作用,仍有较长的路要走。WTO上诉机构前主席赵宏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已成长为WTO核心成员,日益成为不可或缺的角色。不过,她同时表示,在敢于和善于运用国际规则和国际制度维护自身权益,以及创设和运用国际规则的能力和水平上,中国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她举例说,美国是一个非常善于运用国际规则和国际制度维护自身利益的国家,它的法律体系很强大,301条款、232条款尽管与国际规则和理念不符,拿起来就用。中国2004年修订了对外贸易法,当时我也参与其中,有些条款参考了美国贸易法,我们的工具箱中有很多可以使用的工具。但入世二十年来,我们很多条款没有被使用过。我们的企业在走出去二十年间遇到了很多贸易摩擦和国外的贸易壁垒等各种问题,但至今未有过具有全球影响力的调查报告。这样的话,中国法律的威慑力在哪里呢?

她认为,在运用国际规则方面,中国还没有成为一个强国。我认为,我们首先要深入研究现有国际规则,这样才能更好地运用规则。同时,在运用国际规则中领会规则,逐渐学会设计规则。另外,我们当下还需要建立起一支能征善战的国际法律人才队伍,人才的培养也要跟上。不仅是政府,企业也要学会运用和善于运用国际规则,主动增加国际规则意识,建立起企业内部强有力的法律队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