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中国周边的三重国际环境及塑造路径
2023年08月16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2841

当前中国的周边环境跟冷战时期和冷战后的很长一段时期都不一样,我们处在三重环境之中。

第一层是地缘经济环境。其主要特征就是中国的所有邻国包括印度、日本、甚至更远的澳大利亚,都以中国为最大贸易伙伴,甚至是最大投资伙伴。这个趋势已经有20年了,而且越来越明显。

第二层是地缘政治环境。中国的一部分邻国同美国有不同程度的安全协作关系甚至盟国关系,虽然这并不是冷战时期的反华同盟,但是在安全问题上他们或多或少会站在美国一边。

第三层是国际秩序环境。中国在周边构建了一系列的国际组织,逐渐形成亚洲地区秩序。不论是上合组织,还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东盟与中国(10+1)、东盟与中日韩(10+3),等等。而且上合组织正在向西亚和东欧方向扩展,这同美国的盟国体系产生了并存甚至对立的关系。

2023年3月3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日本外相林芳正、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印度外长苏杰生(从左至右)在印度新德里出席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外长会议。

这三重国际环境是我们研究和观察分析周边环境的出发点,三个层面交织在一起,其复杂性前所未有。

当前,这三重国际环境已基本成为常态,也保持着相对静态,但有几个关键的热点可能会改变它。其一是台湾海峡,台海如果发生突变,整个地缘政治环境就会发生根本变化;其二是朝鲜半岛;其三是南海地区;其四是中印边界;其五是俄罗斯的整体走向。如果这几个因素中的一个出现突变,我国就将面临完全不同的地缘环境;如果两个甚至三个出现突变,我国就将面临非常严峻的地缘环境。

面对上述三重国际环境和五个突变点,我们大致可以做如下战略选择:

选择之一,坚持优化地缘经济环境,在现有合作的基础上加以巩固、发展、深化。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加强中国和东盟的地缘经济关系。东盟已经是我们在“一带一路”上最大的投资方向和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我们在世界范围内最大的贸易伙伴,超过欧盟、美国、日本等。如果东盟在经济上和中国紧密结合,美国的“印太战略”就很难实现。东盟位于印度洋和太平洋的结合部,东盟在经济上和中国融合,“印太战略”就不能联成一体,实际上就解构了美国的“印太战略”。

第二个关键点就是中巴经济走廊。这条走廊是中国同印度、中亚、阿富汗、伊朗等几大板块的连接点,是中国进入印度洋的最近通道。它与东边的中缅走廊相互呼应,分别从东和西两线进入印度洋,这两条走廊都是在战略上不可取代的。

第三个关键点,要把俄罗斯远东、中国东北、蒙古国结成一个经济共同体。这不仅有利于支持俄罗斯获得持续发展的后劲,也是我们东北振兴的关键一步。如果俄罗斯远东资源开发出来,整个东北亚乃至世界的粮食、石油、矿产、林木、渔业等各方面的供应链将发生很大的变化,我国东北地区也可以取得比原来更好的发展机遇。

第四个关键点是中亚。中亚是中欧大通道的必经之地,虽然目前中亚各国与中国的双边贸易额规模还比较小,但是在通道价值上是难以取代的。中欧通道,不管走土耳其、高加索,还是走西伯利亚,都要经过中亚。中亚是域外大国、地区大国的必争之地。中亚对于我们整个全局的战略稳定非常有价值非常有意义。

我们要塑造有利于实现国家统一的国际环境,首先取决于周边。保持中国周边这些板块的战略稳定,是塑造于我有利的国际环境的前提。简言之,我们要坚持以地缘经济取胜,避免在地缘政治环境的主导权上过早摊牌,避免在近期内同现存霸权体系发生全面战略对抗,在国际体系、国际秩序方面尽量多边化、规范化、透明化。

(作者为复旦大学一带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分类: 国际安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