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来:对中国加入CPTPP,日本不必纠结
2021年11月17日  |  来源:环球时报  |  阅读量:2234

新西兰总理日前对中国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明确表态,表示只要满足最低要求就应该允许中国加入该组织。此前,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也对中国加入CPTPP表示欢迎。然而,作为该组织今年轮值主席国,也是事实上领导并推进该组织达成最终协议的日本,面对其最大贸易伙伴国的申请加盟却表现出反常的纠结态度。

迄今为止,日本政府关于中国加入CPTPP的态度模糊。从前首相菅义伟到现首相岸田文雄,从曾主管财务的麻生太郎到主管经济的西村康稔和萩生田光一,凡被问及中国能否加入CPTPP时,莫不以质疑中国能否达到该组织高标准顾左右而言他。

日本态度纠结,首先是认为CPTPP关于数据相关规定将成为中国加盟该组织的第一道门槛。在美国退出TPP后,关于生物医药开发数据等相关条款便被冻结,但日本企业重视的电子商务数据流通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等规则保持不变。中国9月实施的《数据安全法》被日本认为可能阻碍数据自由流动、加强数据监管。因此,这与强调确保数据流通透明性的CPTPP形成矛盾。

其次是认为废除强制劳动以及承认集体谈判权等劳动相关规则也是中国难以实现的标准。去年底以来,关于在中国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故事在西方国家不胫而走,尽管中国外交部已经严正表态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但日本仍然认为这种国际舆论会令中国加入CPTPP谈判面临艰难处境。

所谓“第三个门槛”就是补贴国有企业及政府采购方法等。日本认为,中国正在推进和强化国有企业。中国政府采购也被认为一直在以安全保障为由排除外资企业。这些都将令谈判受阻。

表面看,上述理由条条都是冠冕堂皇,但这真的是日本政府忌惮中国加入CPTPP的真正原因吗?“在制定国际规则的舞台上,中国希望强化影响力和发言权”,上智大学川濑刚志教授的这种分析恐怕才是直击日本政府的心理。长期以来,凭借二战后迅速形成的经济大国地位,日本在亚洲乃至世界确立存在感。如今伴随经济总量被中国赶超,日本的这种优越感逐渐消退。于是,面对奥巴马政府精心搭建的“去中国化”的TPP“朋友圈”,日本经历了从排斥到接受,最终出面引领的戏剧性转变。它担心,中国的加入可能会稀释它在CPTPP中的主导作用,继而影响它在制定国际经济秩序时可能的优势地位。

在CPTPP现有11名成员国中,有8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国都是中国,日本和新加坡又都保有大规模的对华投资。而且,有中国加入的CPTPP,占据全球GDP的份额将从13%增至30%。仅从经济因素而言,让中国加入CPTPP对现有CPTPP各国都将是互利共赢的上策。

从“经济算盘”出发,日本更应欢迎中国加入CPTPP。最近,日本经济新闻一则报道就点明“RCEP的经济效应将超过CPTPP”,它指出日本政府估算RCEP将推高日本GDP约2.7%(CPTPP为1.11%),一个主要原因是日本面向中国的无关税品类比例将从8%提高至86%,而中国又是其第一大出口对象国。但从日本对印度缺席RCEP表达的强烈遗憾就可以看出,经济显然不是其最高目标。而且,在从TPP变身为CPTPP的过程中,所谓的“高水平”也在不断缩水,这似乎也证明经济因素并非该组织的最核心目标。再加上在中国提出加入CPTPP申请后不到一周,台湾当局也申请加入,这就让日本的态度变得更加微妙。

其实,日本有必要改变自己看待中国、认识世界的态度。面对锐意改革、不断进取的中国,作为老牌发达国家的日本应抱以更包容的态度;面对经济复苏动力偏弱的国内经济,日本也应以更开放的姿态拥抱世界。在这方面,中国的例子或可资借鉴。长期以来,中国以对外开放不断推进国内相关改革,形成以外促内的发展逻辑。加入WTO就是中国这一改革精神的体现。近日,中国又申请加入“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中国的继续开放,对包括日本在内的所有经济体都是利好。

(作者是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副院长。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