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锋:默克尔上周末的“收官之旅”,在为德俄关系划重点
2021年08月24日  |  来源:上观新闻  |  阅读量:2256

在执政16年即将结束之际,德国总理默克尔上周五至周日访问俄罗斯和乌克兰。表面看,这是她作为总理最后一次访问两国,但实际上并非简单的告别之行,而是默克尔执政期间外交政策的收官之作,她在为德俄关系划重点、作总结,给她的接班人展示其外交成就。

对默克尔的外交政策而言,中、美、俄、欧是地区意义上的四大战略支柱。她执政期间,在欧洲政策上努力化险为夷,保持联盟的稳定与存续;在对美关系上顶住特朗普和拜登两任总统的“硬”“软”压力,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德国和欧洲战略自主意识与空间;在对华关系上,冷静应对各种压力,稳住了以经济合作为核心的全面交流关系;在对俄关系上,纵横斡旋各种利益,为德国和欧洲拓展了战略安全空间。其中,德国和俄罗斯是欧洲东西两端的狮和熊,个头巨大到如果不能和好相处,就会两败俱伤,周边国家随之遭殃;但如果关系过于密切,周边国家也要心惊胆战,历史上两巨头瓜分东欧的景象一直投射在东欧国家的心上。如何处理好与俄罗斯的关系,始终是默克尔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也考验着她的外交智慧。

默克尔此次莫斯科和基辅之行,透露出德俄关系在三个方面的看点:

一是举民主大旗,目的在于表达。

默克尔直言德俄之间存在“深度分歧”,俄罗斯在民主实践方面不断往回走,“德国和俄罗斯在政治上越走越远了”,她再次当着普京和记者的面要求俄罗斯释放反对派人士纳瓦尔尼,认为根据欧洲人权法院的判决,将纳瓦尔尼“定罪并关押在刑事罪犯监狱是不可接受的”,还要求俄罗斯放宽对公民社会的管制,包括取消对德国在俄非政府组织活动的限制等。从二人会谈后媒体见面会现场直播看,普京总统的态度是听听而已,边听默克尔陈述要求,边不时地看看手表和天花板,适时简短地回应几句,诸如,纳瓦尔尼被捕的原因不是政治,而是刑事犯罪,德国应尊重俄罗斯司法部门决定。至于公民社会等,俄方则通过记者提问,对德国政府阻碍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在德国落地一事提出质疑,借此批评德方新闻自由方面言行不一。普京总统本人也借正在发生的阿富汗危机告诫西方要接受教训,“你不能把自己的生活方式强加于其他国家”,“民主不能出口”[1]。虽然是默克尔告别之旅,宾主之间气氛热烈,普京赠与玫瑰,默克尔亲切地称普京是“亲爱的弗拉基米尔”,但谈及民主双方还是一如既往地针锋相对。默克尔虽然一无所获,却也符合了她“自由欧洲”领袖和代言人的形象,我来了,我说了,对送给她这一称号的德国和欧洲媒体是个安慰。

二是谈乌克兰问题,解决危机很务实。

自2014年初起,乌克兰危机不断升级,不仅造成乌国内政局剧烈动荡,也引发俄罗斯与西方激烈较量。在俄罗斯看来,冷战后俄罗斯一再向西方退让的结果是西方更加咄咄逼人。普京总统撰文称,北约的5次东扩葬送了建立欧洲和平大家庭的希望,也是导致乌克兰危机的根本原因[2]。若乌克兰彻底倒向西方,成为欧盟和北约成员,就意味着俄罗斯将在西南边界失去战略安全屏障,直接面临来自西方的军事威胁,因此,俄罗斯把乌克兰问题视作与西方地缘政治较量的关键一役,乌克兰加入北约是俄无法容忍的底线,乌克兰危机成为俄罗斯反击西方的战略机遇或者说是反击本身。在克里米亚半岛和乌克兰东部一系列行动之后,俄罗斯强有力地掌控了局面,虽然乌克兰强烈反对,但毕竟乌俄实力悬殊,而呼吁北约和欧盟出面保护也遭拒绝,美国除了口头表示提供财政援助和组织大批欧美媒体为乌克兰摇旗呐喊外,并无实质行动。俄罗斯与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较量,发展成有利于俄罗斯利益的“僵局”。此时,德国一方面和欧洲盟国强烈反对俄罗斯“破坏欧盟和平秩序”的行动,一方面积极斡旋调停,促成各方按照“斯泰因迈尔模式”达成明斯克停火协议,使“僵局”成为时局,乌克兰为避免更大损失不得已接受,俄罗斯则乐见其成,遏制乌克兰进一步西化的目的基本实现。此次默克尔访俄,普京请默克尔接下来访问乌克兰时要做乌方工作,遵守停火协议,也是对默克尔斡旋乌俄关系的赞许。

另一方面,乌克兰危机调停不仅展现了德国在处理欧洲事务中的影响力,也使德国避免了一场潜在的冲突。近年来,美国一方面把战略重点从欧洲向印太地区转移,另一方面在欧洲人管理欧洲安全的名义下要求盟国提高军费,不断推动北约东扩,为其印太战略重点腾挪资源,同时也使不断谋求战略自主的欧盟大国,尤其是德国,在北约空间内与俄罗斯直接对立和对抗,形成相互钳制和相互消耗的格局。柏林很清楚,美国对德国始终不放心,让德俄相互制衡是美国一举两得的谋略,因此,保持与俄罗斯的战略沟通就是德国外交和安全政策的基础,用默克尔总理的话说“问题再多也要对话”。从这个角度看,德国的斡旋帮助各方化解了乌克兰危机,取得了俄罗斯的认可,也为自己的战略安全暂时规避了风险,是外交上一笔不错的交易。

三是商“北溪2”项目,为德俄未来关系定方向。

“北溪2”项目就像欧洲传说中的金苹果引发了德国与欧洲各国,尤其是乌克兰、波兰等国家的强烈反对,美国更是以项目将强化欧洲对俄罗斯的战略依赖、有损美国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以及欧洲安全为由不断施压制裁。就在默克尔访问俄罗斯之际,美国还是“出尔反尔地”宣布了新一轮制裁,向她发出警告。就在不久前默克尔在白宫的告别之行,拜登总统还对项目开了绿灯,可没几天又启制裁,足见美国很在乎,其意在于拉拢反对项目的国家形成对德国的制衡,在项目上悬一把利剑,同时也逼德国和欧洲购买美国能源,让美国获取巨额商业利益。有赞同“北溪2”项目的研究称,若取消“北溪2”,美国到2030年可从出口欧洲的液态气生意中获得上千亿美元的收入,而德国将多支付10多亿的费用[3]。由此看,“北溪2”既是重要的地缘战略项目,又是涉及重大的经济利益项目,角逐双方都看得准,斗争也格外激烈。

此次莫斯科之旅,默克尔仍然和普京细商“北溪2”,足显其力推此项目的决心和项目对德国的重要意义。在德国战略层看来,“北溪2”作为直接连通俄罗斯与德国的输气管道,有利于德国战略资源保障,远比经过乌克兰等东欧多国受制于多方的复杂结构更安全,因此,在德国眼里,实现“北溪2”项目是确保德国能源安全,减少对东欧国家战略依赖的核心支撑。德国国内也有反对项目的声音,在野的绿党要员甚至强烈要求停止项目建设,谴责项目是对乌克兰的“背叛”,默克尔外交的最大败笔。这意味着,若绿党九月大选获胜入阁,项目将蒙上阴影。默克尔政府清楚这些,也清楚东欧国家非常担心德俄因“北溪2”项目走得更近,默克尔在与普京会晤中再次强调德国承诺继续通过乌克兰国境进口俄罗斯的天然气,确保乌克兰获得过境费不减,并督促普京推动俄罗斯尽快与乌克兰就天然气出口事宜达成长远协议。在周日会见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时,默克尔承诺德国2024年以后仍通过乌克兰进口俄天然气,要求俄罗斯尽快与乌克兰就此签署长期协议,警告俄罗斯不能把“北溪2”用作“武器”,否则将面临欧盟严厉制裁[4],以此为保障乌克兰的利益做出战略安排,给乌克兰吃定心丸,减轻乌对“北溪2”的反对,减少来自其他国家和德国国内的压力,最终确保德国的政治和经济利益。

总体上看,默克尔上周末的俄罗斯和乌克兰之行,不仅仅是告别之旅,更是默克尔总理执政结束之际对一些重大外交政策的收官定调,尤其是在对俄关系上勾勒出三个方面的成就,显示出默克尔之后德国对俄政策的基本走向:高举民主大旗,为德国在欧洲乃至世界政治舞台上展现“自由欧洲领袖”的形象,以发挥更大作用;深度介入乌克兰问题,在乌俄之间务实斡旋调停,既稳定俄罗斯已有安全利益,获得俄方支持,增厚德俄关系基础,又扶一把乌克兰,体现欧洲大国责任,减少德国加强德俄关系引发周边国家忌惮的战略压力;强力实现“北溪2”项目,使德国未来获得更大能源战略自主的同时,也实现巨额经济利益。从内政角度看,默克尔此行意味着已经向接班人就德俄关系问题实质交接,相信再过一个多月进入大选最后角逐的各党总理候选人都在认真地“听课”。不过,能够像默克尔这样在多重压力和矛盾中把德俄关系发展到今天,也的确是考验其接班人的标准。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研究员。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