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明杰:新一轮世界产业竞争大势
2020年11月13日  |  来源:特地高校院所科技产业园区  |  阅读量:3860

前言

今年的进博会就在眼前。尽管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但世界500强和行业龙头企业积极参展,数量已达到往届规模,企业将携带新产品、新技术、新服务进行全球首发、中国首展。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如果想先了解一下世界产业经济发展大势,再去观察各优质企业的新产品、新技术、新服务,这份来自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学系芮明杰教授的解析值得深读。

 

新一轮新兴产业竞争有这些新特点

产业是经济发展的发动机,产业的状况直接决定了经济发展的状况。特别是,当技术发生根本性变革时,产业革命就会爆发,而产业革命会直接导致生产力更大规模的发展,导致经济大规模的增长。

进入21世纪后,一些科学技术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以互联网、智能制造、新能源技术领域为代表),以至于许多学者开始讨论新一轮工业革命爆发的可能。尽管全球对此尚未取得共识,但大家已经充分认识到技术、创新、产业发展的未来对谋求未来全球经济、政治、产业竞争力的重要性,发达国家纷纷启动了科学技术发展、新兴产业发展领域的新战略。

实际上,在本世纪初,新一轮科技创新、新兴产业发展竞争已经开始,而已然发生的各种贸易摩擦提示我们,贸易摩擦的背后是产业体系、产业链与产业的竞争,也是科学技术与创新的竞争,更是高端人才的竞争。这样的竞争态势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可以说是全新的、更高层次的全球竞争。其中,全球产业新一轮竞争已经箭在弦上。


在我看来,现在至不远的将来,新一轮全球新兴产业竞争至少会包括以下几方面的内容——

产业标准制定的竞争。新一轮产业竞争的最大特点是新兴产业标准、技术标准、产品标准建立者的争夺。简单来说,谁能够建立起新兴产业的标准尤其是技术标准、产品标准、生产标准,并获得足够大的市场,那么这个企业就赢了,这个企业所在国家的关联产业也会获得更多机会。

例如,5G产业的技术标准是华为一直孜孜以求的。2018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召开前夕,沃达丰和华为宣布,两公司在西班牙合作采用非独立的3GPP 5G新无线标准和Sub6 GHz频段完成了全球首个5G通话测试。华为成为该标准的主要设计者,后来,这项阶段性成果也成为华为在5G产业方面强大竞争力的基础。

产业链、价值链治理权的竞争。所谓产业链、价值链治理权,是指能够掌控产业链上下游、相关产业与供应商的软实力。在产业链、价值链全球分布的今天,产品尤其是高端高技术产品的生产与研发,实际上是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上相关产业供应商合作的结果。

虽然,这种合作是基于全球市场与多边贸易信用而产生,但拥有产业链、价值链治理权的企业往往掌控了产业链或价值链上的关键资源、核心技术和广阔市场,半导体产业链上的芯片加工设备、芯片设计、高端芯片制造技术等就是如此。因此,一旦竞争趋于白热化,谁拥有产业链、价值链治理权,谁就几乎成为该产业链上“游戏规则”的制定者。

产业发展平台的竞争。如今,平台已经成为产业发展最重要的组织者,产业发展的竞争已经表现为平台的竞争。

例如,从2017—2018年的产业规模增长率来看,社交型电商平台支持其所在行业增长了2.5倍,短视频平台行业增长率超过100%,共享单车、第三方移动支付、网络购物、网约车、O2O外卖平台等行业的增长率皆十分可观。

又如,工业互联网是制造业智能化发展最重要的平台。工业互联网标准制定方面的领先者有GE公司,由其推动的工业互联网已经成为全球制造业转型发展的重要平台。当前,产业发展的平台竞争已经全面展开,未来会更趋激烈。

产业技术创新制度的竞争。事实上,新兴产业发展与竞争的背后,首先是产业新技术与创新的竞争,是新技术、新产业创新效率的竞争,也是推动新技术、新产业创新发展的制度效率的竞争。好的制度可以激发创新主体在创新合作上的巨大积极性,激励创新主体多出成果、快出成果。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