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世雄 基辛格:秘密推动才促成中美建交,公开讨论只有无尽的争吵
2020年10月31日  |  来源:观察者网  |  阅读量:3858

导读

基辛格博士是美国著名的外交家、理论家和战略家,对中美关系正常化、建交和30多年发展做出了历史性贡献。最近4年来,基辛格十分关心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他频繁地访问中国。他满怀信心地说,美中完全能够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实现合作共赢。他希望美中双方为此共同作出不懈的努力。本文节选自倪世雄《中美关系:故事和启示》。

2013年6月,基辛格博士应邀在北京参加第三届全球智库峰会,主办方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笔者也很荣幸地参加了这次盛会。6月28日欢迎晚宴上,笔者走到主桌,与中方主宾唐家璇前国务委员寒暄了几句,唐告知,他将陪同基辛格博士到上海,并访问复旦大学。我听后十分兴奋,向坐在唐旁边的基辛格博士致意,表示欢迎他到复旦大学访问。

2002年2月笔者与基辛格博士在纽约合影

2013年7月2日下午,在前国务委员唐家璇陪同下,基辛格博士访问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与80多名师生进行了座谈。

座谈会开始时,杨玉良校长致欢迎词,唐家璇前国务委员也讲了话。他俩对基辛格博士表示欢迎,都提及基辛格今年90岁大寿,他的生日和复旦大学校庆是同一天,这说明缘分很深,希望今后能保持来往和交流。

基辛格博士说了一段开场白:他1971年访问中国,当时的中国与现在全然不同,中国人有着各种说法来贬低美国,而今天两国能够如此平等、友好地开展各类往来,意义非凡,在当时几乎不可想象。他认为当今世界,唯有中美两国联手,才能解决许多全球性的大问题,这是目前的现实,也是未来的趋势。虽然在美国国内,依然有很多人不这么认为,但是他却坚信这一观点。虽然美国国内很多人视基辛格为传统现实主义者,认为他的观点并不准确,但是他自己认为,自己是新现实主义者,并没有脱离时代的脚步。

然后,基辛格博士回答了同学们的10个问题。

问题1:尼克松总统由于水门事件下台,那么您如何看待目前美国对本国、盟友以及其他国家的窃听事件呢?这一丑闻对于奥巴马政府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基辛格:一上来就是这么难的问题啊!尼克松总统为美国的内政外交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本人也是一位杰出的总统。水门事件之所以会令其下台,并不是一个单一的因素,而是由许多其他零碎的小问题,积少成多、积小成大,最终爆发导致的。在座的各位或许都知道水门事件,但是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把水门事件的前因后果、个中细节都完全了解清楚。放眼到今天,我并不认为“棱镜项目”的揭露对美国而言是一个丑闻。之前,美国指责过中国在网络技术运用方面有些不妥的行为,如今,这样的指责也对美国适用。问题的核心在于,目前的互联网等新技术,已经产生了超出想象的覆盖范围和影响能力。政府在这些新技术面前,已经成为了“门外汉”,很多时候对于这些技术,以及具体部门利用这些技术所进行的工作,并不能完全的掌控。所以这一事件,在我看来并不会威胁到奥巴马总统的执政。

问题2:目前中美两国开展了越来越多的公共外交,正如我们今天所进行的这一会议。在面临经济、政治危机之时,更加注重文化方面的公共外交,究竟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

基辛格:在美国,媒体、大学等都希望所有的事务都要公开,成为公共的,而公开就意味着需要透明,让人们践行知情权。但是之所以现在国际上产生许多问题,很多是因为这一问题本身相当复杂,包含许多方面的因素。而人的精力无法穷尽地把问题包含的方方面面都进行非常细致的研究,每个人术业有专攻,都会在某一方面有较为深入的钻研。这就会令公开讨论的议题难以达成共识。我就以中美建交为例,说明在国际事务中保密的重要性。在我1971年访华之前,美国与中国已经就建交进行接触与讨论,双方的外交人员开展了约160次会议,却并无进展。美国国会讨论中美建交问题时,许多人都想要讨论一些非常技术性的问题,比如:金融、教育、赦免等等。尼克松总统当时听了之后就表示要离开会议室,不参与讨论。因为这样的讨论不可能有结果,效率太低。最终,就和我两人秘密地推动与中国的联络与建交,而我当时手下也只有两人。可以说,这一事件正是因为只有我们几个人秘密推动,才取得了成功,成为了两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否则,可能今天,中美两国还在为了建交的具体议程而争论得不可开交。而直到今天,许多重要的问题也的确都是闭门磋商才能达成共识,取得突破性成果的。二轨外交在今天也很重要,能够将学者们的思想观点都公开交流,为各类深层次的探讨提供基础。但是外交工作必须处理好私密和公共之间的关系。有的问题需要先通过秘密的外交、谈判达成共识,随后再付诸实施,这时候,已经完成先期决定的方案就应该公诸于众。

1972年毛泽东主席会见访华的尼克松总统

1 2 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