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新的全球化是一种服务世界的能力
2020年10月18日  |  来源:中国企业家俱乐部  |  阅读量:4058

9月29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2020中国绿公司年会在海南举行。企业家们一起探讨全球化、数字化和疫情后的企业家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马云出席年会并发表演讲,以下是演讲实录。

 

很高兴在海口能够见到大家。经过疫情我们知道,其实见面是非常珍贵的事情。

这是绿公司年会第一次在海南开,也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CEC)这么多企业家第一次集体来海南。我们这次来海南,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为自贸港来做支持,因为这个时候中国更需要开放,更需要跟世界接轨!

2020年非常特殊,未来一定是一段历史的分水岭;海南成为自贸港,也必定是一个历史性的选择;我希望我们CEC这次的海南会议,也能成为一个跨越时代的会议,在疫情之后,新的全球化开始之后,在整个数字时代到来的时候,我们CEC的企业家能够在这段历史中创造独特的价值。

我昨天还在武汉,也和我们CEC的三十几位理事一起,到武汉去了一趟。几个月前在电视里看武汉,确实非常之难,这次到武汉,真的感到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有英雄气质。疫情是结束了,我们该考虑如何让经济重生。经济重生不是为了回到昨天、回到以前,而是在更高的水平上面,从疫情中看到未来,看到趋势,把握机会。

这次从武汉来到海南,这里面我觉得是巧合,好像也有一种必然的东西。两年前,习主席宣布了建设海南自贸港,全面开放的战略,两年过去了,世界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我依然相信,我们必须要坚持开放,必须要坚持全球化,特别是疫情之后,我相信全世界所有的门都是要靠自己去打开的,没有门是天然就是开着的。

这时候坚持全球化比什么时候都重要、都有意义。现在海南就站在一个新的历史的起点上。自贸港建设,不是简单的海南发展的机遇,更不仅仅是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机遇,而是要担当起为世界探索新的全球化的历史责任。

我自己觉得,国际化和全球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国际化更偏向于中国人跟外国人做生意,是双边为主。而全球化是世界各国的大事情,是一个全局的问题。

今天很多人觉得全球化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而我并不这么认为:

第一,我认为今天是真正全球化开始的时候。

今天是昨天的、原来的、传统的、工业时代的全球化正在终结。新的、真正的、数字时代的全球化才刚刚打开。

以前,全球化是发达国家和大企业主导,未来,全球化应该是发展中国家、中小企业走向世界;以前贸易是全球化的主力,未来科技将是全球化的主力;以前是人在流动、货在流动,未来是数据在流动、服务在流动;以前是传统企业的全球化,未来是用好互联网技术的企业的全球化;未来,任何一个人,只要有一部手机就可以做全球生意,未来所有的中小企业都是跨国公司,过去三十年是6000家大企业决定了全球化,未来应该是6000万家中小企业决定全球化。地域的扩大就是业务的扩张,这是世界给予我们的巨大机会。

第二, 这是由中国内需驱动的新一轮全球化。

新一轮的全球化,中国将会从“卖卖卖”,变成“买买买”。海南自由贸易港有自己的的历史使命,海南未来留在历史中将会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假设我们对贸易游戏规则不满意,今天给了我们一次机会,我们是否有这种胸怀、有这种格局、有这种担当,为世界未来数字的全球化,更多企业、更多国家、更多发展中国家的全球化,来制定一个更加公平、可持续、绿色的贸易规则。大家其实不用害怕从“卖卖卖”变成“买买买”。中国每一次大门打开,都是中国进步的象征,每一次大门打开,中国都进步了。

我们要不断的走出去。我记得我们以前的人走出去是找差距,我们觉得人家这个做得好、那个做得好。今天我们很多中国企业走出去,或者很多中国人走出去,是在找感觉。当我们在找感觉的时候,其实我们正在退步。

上一次全球化,是美国3亿人消费驱动的;中国这次的全球化是14亿人的内需,会驱动下一轮真正的全球化,带动世界经济。进口不是终点,进口最终是要倒逼中国产业提升、消费升级,促进现代服务业的发展。对于企业家来说,未来的机会在中国那些百万人口的小城镇。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知道中国有多少城市过100万人口,我在2014年初步做了一个统计,美国大概有不到12个城市过100万人口,中国有167个城市过100万人口。而100万人口的基础建设、100万人口所诞生的巨大产业,我们远远没有发展好。这些近百万城市的人口,也许我们将来会有三百个,这些地方会迸发出巨大的消费潜力。内需绝对不是有钱人的拉动,内需应该是满足每一个普通百姓的需求,普通人的内需拉动,才是真正可以持续发展的内需价值。

第三,新的全球化是一种服务世界的能力。

全球化的核心是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创造价值,创造就业,去做当地做不到的事情。如果说过去中国走出去,必须要人走出去、机器走出去、资金走出去;今天的中国走出去需要信息走出去、服务走出去、价值走出去。全球化是一种服务世界的能力,不是赚世界钱的能力。中国企业应当坚定的走向全球,而不是去征服全球。很多人爬山,自己认为是去征服自然,但自然不是去征服的,自然应该是去臣服的,对于世界真正的价值,不是远征,而是去创造价值。我们走出去要赢回来的不仅仅是利润,更应该赢回来的是尊重;我们要展示的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而是一个善良美好的国家;我们不想去转移过剩产能,而是要到当地创造新的、不同的价值,尊重当地的文化、尊重当地的价值观、尊重当地的宗教和信仰、尊重每个国家不同的机制和体制。我们要相信这个世界因为不同而美好。都像你一样,也不行,都像别人一样,也不行。

2020年应该说是一个转折之年,我和很多企业家探讨,发现大家或多或少都有点焦虑。其实谁都有焦虑,任何时代、任何企业、任何人都有焦虑,只是有的人敏感一些,有的人不敏感。

1 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