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俄罗斯多策应对“新塔利班时代”
2021年09月02日  |  来源:世界知识  |  阅读量:1892

近来,随着北约驻阿富汗联军撤军步伐的加快,塔利班在阿境内势如破竹,不断攻城略地。截至8月16日,塔利班已经进入首都喀布尔,总统加尼、北方军阀杜斯塔姆和努尔也选择了逃亡国外。预计不久之后,塔利班有望重掌政权,阿富汗将进入一个“新塔利班时代”。

俄罗斯与阿富汗有着极深的历史渊源,在阿富汗问题上长期扮演着不容忽视的角色。面对20年来阿富汗局势的重大转折,俄罗斯加紧谋划,多策应对阿富汗变局。

防止恐怖主义在阿富汗卷土重来危及自身安全是俄罗斯的首要关切。苏联解体之后,恐怖主义一度成为俄罗斯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受到境外极端主义势力和国际恐怖网络支持的车臣恐怖分子曾经对俄本土安全构成巨大危害。当时,塔利班承认车臣独立,并在阿富汗为车臣叛军建立了训练营。而俄罗斯则借助北方联盟打击塔利班并在2001年美国占领阿富汗后一度向联军提供巨大支持。中东“伊斯兰国”被剿灭后,不少俄及中亚籍恐怖分子回流阿富汗。尽管塔利班领导人近来表示不会让阿富汗成为威胁邻国的恐怖主义势力大本营,而且目前也谈不上塔利班向邻国军事扩张,但阿富汗难民外流可能带来的“隐蔽恐怖主义威胁”依旧让俄罗斯非常担心。近来,大量阿富汗政府军士兵和难民已经越过边境进入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未来一个时期,与中亚国家共同做好阿富汗难民的甄别、安置工作毫无疑问将成为俄防止恐怖主义势力回流、维护本土及中亚地区安全的重要内容。此外,俄还会通过软硬两手,敦促塔利班弱化或切断与反俄恐怖主义势力的联系。

尽管目前塔利班在军事上取得节节胜利,但复杂的民族构成与部族政治等因素决定了塔利班在阿富汗一统天下并非易事。因此,俄罗斯仍将同阿富汗境内不同政治势力保持联系,以维系其在阿富汗的影响力。一方面,俄将与塔利班建立全方位联系,借此影响阿富汗未来的内外走向。实际上,从2010年俄就开始与塔利班非正式接触,2014年俄美关系急转直下后,俄更将塔利班视为抵抗美国的重要力量而向其提供了不同形式的支持。另一方面,俄也不会放弃与传统伙伴“北方联盟”的联系,将根据形势变化,以不同的形式对其进行支持。此外,俄还会积极借助联合国和各种地区性多边机制,对阿富汗新宪法的制订、联合过渡政府的组成等施加影响,促使“友俄”势力在阿富汗新政治架构中占据尽可能有利的位置。

当然,塔利班卷土重来给俄带来的不仅是挑战,也有在中亚地区重塑影响力的重要机遇。近年来,随着国际环境的变化和自身实力的下降,俄罗斯在“后苏联空间”的影响力呈现出弱化趋势,而此次借着一些中亚国家对“塔利班回来了”的担忧毫无疑问会提升这些国家对俄的安全依赖。近来,俄军与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军队举行了多年少有的大规模联合军演。不排除下阶段俄借势扩大驻塔吉克斯坦201军事基地、驻吉尔吉斯斯坦坎特空军基地规模并促使乌兹别克斯坦重回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可能。

2014年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俄实施的制裁对俄构成实质性冲击,俄早已怒火中烧并曾向塔利班供应武器以对驻阿美军进行狙击。如今面对经过20年战争之后的美军撤离以及塔利班的东山再起,俄罗斯认为美国已经是“帝国衰败”、丧失人心。有分析人士认为,借此机会,挑动和扩大美国国内的政治分裂,将成为下阶段俄对美政策的重要选择。但与此同时,也不能认为在阿富汗问题上俄罗斯的对美政策是单向度的势不两立。实际上,在不久前的俄美日内瓦首脑峰会上,普京已向拜登提议,美军在从阿富汗撤离之后可使用俄驻中亚基地来监视阿富汗局势。在俄看来,此举既可防止美国从阿撤军后在中亚国家获取新军事基地,又可通过“合作加监控”的方式为俄美关系缓和提供条件。此外,俄也希望围绕阿富汗问题的“俄美中巴”四方机制继续发挥作用。

(作者为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