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 周楚人:普京的“孩子们”⑱|阿里汉诺夫:最年轻的州长,前程无限?
2021年04月03日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量:2542

【编者按】这里所说普京的“孩子们”,并非生物学概念,而是政治社会学概念。他们指在普京执政俄罗斯20多年期间成长起来、开始在俄罗斯政界崭露头角,并有可能在2024年后对俄罗斯政治经济发展产生重要影响的新一代权力精英。普京提交的宪法修正案2020年3月14日获宪法法院批准,7月1日经全民投票通过,7月4日开始生效。这意味着普京之前的总统任期“清零”,他从理论上将获得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的机会。但俄罗斯国内政治历来波诡云谲,法理上的可能并不代表现实中的必然。修宪不仅没有解决、反而凸显“2024问题”已经浮出水面。2024年之后,谁将掌管俄罗斯,是大家都热切关注的问题。因此,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教授推出“普京的‘孩子们’”专题系列,与大家共同盘点,哪些人有可能进入未来俄罗斯的权力核心或以其他形式对俄罗斯政治产生深度影响?


【之十八】安东·安德烈耶维奇·阿里汉诺夫

安东·安德烈耶维奇·阿里汉诺夫(Антон Андреевич Алиханов),1986年9月17日出生于苏联格鲁吉亚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首府苏呼米市。他是目前俄罗斯最年轻的州长,“青年近卫军”中的佼佼者。阿里汉诺夫毕业于俄罗斯全俄国立税务学院,获得金融与信贷、法学学士学位。随后进入俄罗斯普列汉诺夫经济大学求学并获得经济学副博士学位。毕业后曾在俄罗斯联邦司法部、俄罗斯联邦工业和贸易部工作。2018年他被委以重任,以俄罗斯历史上最年轻州长的身份执掌俄罗斯在欧洲的飞地——加里宁格勒州。阿里汉诺夫已婚,育有两子一女。

少年时光阿里汉诺夫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安德烈·安东诺维奇·阿里汉诺夫(Андрей Антонович Алиханов)曾就读于格鲁吉亚苏呼米农业大学,在那里学习了有关亚热带农业的知识,毕业后在从事生产茶叶和烟草的工厂工作。母亲利阿纳·泰拉诺夫娜·阿里汉诺娃(Лиана Тейрановна Алиханова)毕业于格鲁吉亚第比利斯国立医学院,获得医学副博士学位。父亲拥有希腊与哥萨克血统,母亲拥有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血统。历史上,哥萨克人总是沸腾着英勇无畏的血液。哥萨克的血统似乎暗示着阿里汉诺夫的不凡。若干年后,阿里汉诺夫走上了与祖先相似但又不同的道路,他成为了俄罗斯联邦飞地的守护者。

1992年,阿里汉诺夫六岁,因格鲁吉亚-阿布哈兹战争爆发。苏呼米市居民不得不在地下室躲避持续不断的轰炸,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几个月。阿里汉诺夫一家最终决定放弃在苏呼米的家产,举家迁至莫斯科,一切从头开始。他们与家族的其他成员共计9人在一个地铁站附近租了个单间公寓。1994年,阿里汉诺夫的弟弟乔治出生。在日后一次采访中,阿里汉诺夫回忆,这段时间在他的记忆中被深深打上冷漠和黑暗的烙印。但是,异乡漂泊的磨砺并没有压垮阿里汉诺夫一家,哥萨克的血液让他们愈挫愈勇。凭借出色的专业素养,母亲很快在莫斯科找到工作,担任莫斯科市第四临床医院肠胃科主任。父亲决定下海经商,自主创业。不久后,他创办了肉类批发公司Rusmyasomoltorg,并持有20%的股份。在生意最好的几年里,Rusmyasomoltorg与国防部、内务部疗养院、联邦生物医药署以及鲍曼大学等机构签订了巨额合同。据SPARK分析公司透露,Rusmyasomoltorg的收益达到了21亿卢布。多年来,安德烈·阿里汉诺夫设法收购了六项商业资产。有关安德烈·阿里汉诺夫白手起家的报道并不多,但有可靠消息表明,在莫斯科大展拳脚的同时,他与俄罗斯第一副总理伊戈尔·伊万诺维奇·舒瓦洛夫(Игорь Иванович Шувалов)、第七届国家杜马议员候选人奥列格·利沃维奇·米特沃利(Олег Львович Митволь)等权贵建立起良好的私人关系。此外,上世纪九十年代,他曾与米哈伊尔·维克特罗维奇·巴比奇(Михаил Викторович Бабич)共同工作,巴比奇当时担任Rusmyasomoltorg公司第一副总裁,现任俄罗斯联邦总统驻伏尔加联邦区全权代表。2015-2016年间,安德烈·阿里汉诺夫的企业都破产了。

知识分子家庭深知教育的重要性,黯淡的童年并没有阻止阿里汉诺夫获得出色的教育。抱着实用的目的,他在大学选择了当时最受年轻人欢迎的金融专业,在俄罗斯联邦税务总局直管的全俄国立税务学院获得金融与信贷学士以及法学学士学位,两年后,进入经济名校俄罗斯普列汉诺夫经济大学求学,2012年获得经济学副博士学位,学位论文题目是《公司组织文化发展的成本管理》。踏上仕途2010年,年仅24岁的阿里汉诺夫开始在俄罗斯联邦司法部工作,担任高级顾问。在这里,他学以致用,充分磨练了自己在经济学与国民经济管理方面的实践技能。三年后,这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被调往俄罗斯联邦工业和贸易部工作,先后担任该部对外贸易活动法规部副主任、主任。在俄罗斯被西方国家经济制裁的情况下,该部门负责确定各种设备、原材料和其他产品的进出口配额,职权大大增加。阿里汉诺夫领导该部制定了“欧亚经济联盟产品标准”,并且参与了关税同盟国家之间农业机械领域合作项目的创建。同时,阿里汉诺夫兼任俄罗斯联邦工业和贸易部工业协调理事会成员。2015年8月,他成为欧亚经济委员会工业和生产咨询委员会的正式成员。欧亚经济委员会是欧亚经济联盟的常设监管机构,该委员会的决定对欧亚经济联盟的成员国具有约束力。不久后,阿里汉诺夫被任命为加里宁格勒州政府副主席,负责经济、农业与工业。《生活》期刊评论家拉斯金·亚历山大透露,是阿里诺夫父亲的好友——时任俄罗斯联邦第一副总理的伊戈尔·舒瓦洛夫在这一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时任加里宁格勒州长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楚卡诺夫(Николай Николаевич Цуканов)对来自莫斯科的安排极为不满。此前,俄罗斯总统普京就安排了自己的警卫叶夫根尼·尼古拉耶维奇·泽尼切夫(Евгений Николаевич Зиничев )担任加里宁格勒安全局的负责人,不久之后,在克里姆林宫的网站上出现了一条消息,指出楚卡诺夫已被解职,并被任命为该州的代理州长。这意味着他将不得不参加州长的提前选举,但是突然这条消息从克宫网站上又消失了,官方解释是出现了技术错误。总之,来自莫斯科的某些力量在试图搞掉楚卡诺夫。目前尚不清楚幕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楚卡诺夫最终还是被提前解职了。不得不承认,楚卡诺夫确实很难抵御来自首都的年轻“新贵”与当地精英积极建立密切的联系。


在加里宁格勒州,年轻的技术官僚充分运用自己的学识,深度参与制定了加里宁格勒中期战略发展计划。阿里汉诺夫取消了“经济特区”(SEZ)的海关特权,并引入了补偿这方面收入损失的机制。2015年12月17日,他开始领导加里宁格勒经济特区的行政工作。监督制定有关加里宁格勒地区企业家活动特殊商业制度的法律法规。他在采访中曾透露,他协调所有重要问题的方式不是与楚卡诺夫政府的代表协调,而是与克里姆林宫的负责人直接协调。他决定在加里宁格勒地区的新法律中减少关于经济特区的所有规定和超前经济发展区的规定。此外,他还绕开州长楚卡诺夫与联邦财政部和外交部进行沟通,就制定与经济特区等相关的新法律进行协调。在此过程中,他又绕开了州长楚卡诺夫。2016年4月,当地的关税豁免正式被直接的联邦补贴所取代。2016年7月,楚卡诺夫被普京任命为西北联邦区总统全权代表。他在加里宁格勒州主政的结果被证明是相当消极的,许多加里宁格勒人都期待着他离职。2016年10月6日,普京任命阿里汉诺夫为加里宁格勒的代理州长,与他进行了初步会晤。上任伊始,阿里汉诺夫就表示将在加里宁格勒取消增值税,包括将本国以及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的商品进口到该地区而不征收增值税。他还游说外交部为外国人进入加里宁格勒引入电子签证。与他的前任相比,阿里汉诺夫试图在工作方式上展示一种更为“先进”的方法,着重于提高政府机构的透明度。他曾特别批评加里宁格勒的旅游发展公司缺乏透明度。2017年9月10日,阿里汉诺夫在加里宁格勒州州长选举中以81.06%的得票率当选,这时离他31周岁的生日还差一周,阿里汉诺夫成为了俄罗斯最年轻的州长。9月29日,阿里汉诺夫正式上任。2017年12月21日,阿里汉诺夫于加入统一俄罗斯党。加里宁格勒州位于俄罗斯的最西部,南邻波兰,东北部和东部与立陶宛接壤,与俄罗斯本土并不相连。加里宁格勒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它不仅是俄罗斯除圣彼得堡外唯一的波罗的海不冻港所在地,军事上更是打入北约的一个楔子。加里宁格勒曾是前苏联实力最强的波罗的海舰队司令部,如今加里宁格勒外港波罗的斯克则驻扎着当下俄罗斯的波罗的海舰队,是牵制北约的重要力量。刚过而立之年就执掌如此重要的战略要地,阿里汉诺夫俨然已经成为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主任安东·瓦伊诺与副主任谢尔盖·基里延科物色的新一代俄罗斯年轻技术官僚中的佼佼者,普京的“青年近卫军”的领头羊。加里宁格勒州似乎也只是其日后继续高升的跳板。加里宁格勒地区前杜马议员、地区政策基金会主任所罗门·金茨堡认为, “阿里汉诺夫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他有民主倾向,他有现代的心态,他不会使用集体农场的方法来统治该地区”,“加里宁格勒州州长应具有作为总统与欧盟互动的特别代表的身份,所以阿里汉诺夫将能够组建一支正常的团队,以恢复俄罗斯与欧盟破裂的关系。对于加里宁格勒地区来说,这种合作是必不可少的。”阿里汉诺夫在青年时期家道已经逐渐兴盛,殷实的家境决定他并不贪恋财富,雄心勃勃的年轻人只想建立自己的事业。加里宁格勒地区杜马代表伊戈尔·鲁德尼科夫指出,“他的青年乐观主义激发了他成长为体面的领导人的希望。”阿里汉诺夫也多次公开表示,“我想让人们来到加里宁格勒州,让他们喜欢这里,想要留在这里,而不是使用加里宁格勒作为临时跳板。” 阿里汉诺夫从不吝惜对加里宁格勒人的赞美之辞,这也迅速拉近了他与民众之间的距离,“该地区非常有趣,与其他地区不同,它具有自己的魅力。而且居民具有一定的加里宁格勒性格。他们习惯于依靠自己,曾经是战士。尽管困难重重,但他们始终乐观地展望未来,并不会停止战斗。”

初来乍到,根基尚浅。在任职一周后,阿里汉诺夫就向杜马地区委员会提交了重组地区政府的建议。政府的主要变化之一是在控制和审核服务,在房屋检查以及建筑和施工监督的国家检查的基础上组建了地区监督部。此外,一些部委被合并为一个部门,许多地区性基金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人脉资源但是,大多数加里宁格勒人对阿里汉诺夫的人事政策并不感兴趣,而对州长本人是谁的问题则比较感兴趣。其妻子的家庭背景吸引了公众的注意。阿里汉诺夫在读大学时与妻子达莉亚·维亚切斯拉沃夫娜·阿布拉莫娃(Дарья Вячеславовна Абрамова)相识。婚后两人育有三个孩子,分别是儿子安德烈(生于2012年),女儿波琳娜(生于2015年),以及未曝光的小儿子(生于2018年)。

阿布拉莫娃毕业于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新闻学院,其父亲是俄罗斯联邦内务部退役上校,母亲则拥有两家酒业公司。其祖父是俄罗斯科学院院士、苏呼米斯克利福索夫斯基研究所所长、著名心脏外科医生莫格利·沙罗维奇·胡布蒂亚(Могели Шалвович Хубутия),在其担任研究所所长期间,曾与普京会见,讨论医疗问题。他在梅德韦杰夫担任总统期间,与梅德韦杰夫和莫斯科市长谢尔盖·索比亚宁紧密合作,同时为在莫斯科多莫杰多沃机场恐怖袭击的受害者组织了援助。同年,梅德韦杰夫亲自为其颁发了祖国三级功绩勋章。胡布蒂亚这个姓氏并不常见,人们很快发现一位拥有这一姓氏的权贵——米哈伊尔·米哈伊洛维奇·胡布蒂亚(Михаил Михайлович Хубутия),他是罗斯托夫氏族的成员,俄罗斯最大的武器商店Kolchuga的控制者,被公认为是俄罗斯格鲁吉亚侨民的领导人之一。2007年,他发起组建了“俄罗斯格鲁吉亚联盟”。该组织的活动旨在维持和加强格鲁吉亚和俄罗斯之间的历史和文化联系。相关工作得到了俄罗斯东正教教会牧首的支持。他还是俄罗斯最大的狩猎与运动供应商之一的Rosimpex公司的拥有者,该公司另一位大股东是爱德华·阿尔贝罗维奇·约法(Эдуард Альбертович Иоффе ),他是俄罗斯国家技术集团Rostec的卡拉什尼科夫公司总经理的商业顾问。在有心人看来,阿里汉诺夫就与俄罗斯国家技术集团Rostec总经理谢尔盖·切梅佐夫这个普京核心政治圈的大人物牵上了线。一些消息人士称,切梅佐夫是推荐阿里汉诺夫出任加里宁格勒州长的幕后大佬。阿里汉诺夫本人否认与米哈伊尔·胡布蒂亚的关系以及与切梅佐夫的关系。尽管如此,国家技术集团Rostec近年来在加里宁格勒地区的活跃还是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阿里汉诺夫是俄罗斯联邦地区最年轻的领导人,与其他出色的技术官僚如安东·瓦伊诺、谢尔盖·基里延科相似,阿里汉诺夫也习武多年,精通柔道、搏击、获得空手道黑带。但有一点不同的是,阿里汉诺夫的年轻意味着无限可能。阿里汉诺夫2024年时38岁,2030年44岁,2036年50岁。日后,当这个政治明星积累了足够的政治资本后,或许会真正大放异彩。

(冯玉军,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周楚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硕士研究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