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栋:频生的政治乱象,会击垮当下的美国吗?
2020年10月13日  |  来源:百万庄通讯社  |  阅读量:3008

最近几年以来,美国政治生活表现出一些非常规的形态,到大选期间渐入高峰。族群差异所导致的认同政治现象,正在不断破坏着美国民主政治的基础。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自然会思考:这种政治现象,是否是美国霸权终结的一种象征,或是一个转折点?

政治基础发生重大变化

美国政治生活发生重大变化,不是从今天开始的。2009年奥巴马总统入主白宫,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少数族裔总统,已经是一次重大的变化了。2016年,特朗普与希拉里·克林顿对决,希拉里·克林顿险些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总统。这是美国政治的再一次重大变化。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拜登以77岁高龄出征,成为美国历史上年龄最大的总统候选人。他还挑选了一位同时具有非洲裔、印度裔、拉美背景的女性作为副总统候选人。如果拜登赢得大选,美国未来有可能迎来首位女性总统。

在短短的11年间,美国总统大选连续出现非常规形态,绝非偶然,确实体现出美国政治基础的重大变化。

△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与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

目前的美国政治乱象源于何处?虽然最直接的问题是疫情及其应对措施问题,但背后的原因却更加深刻。

事实上,特朗普总统虽然在疫情问题上讲了很多不讨人喜欢的话,但即使是民主党人当总统,也不一定会比他干得更好。美国政治体系并没有给总统很多管理内部事务的权力。

美国大选中所表现出来的最大问题,是身份政治所导致的美国社会分裂,以及美国发展模式和发展方向之争。

美国大选暴露两大问题

身份政治问题在美国逐渐突显,是美国人口格局快速演变的结果。2000年时,白人占美国人口总量的66%左右。这一比例到2014年时下降到61%左右。按照这个趋势,到2050年,白人将下降到45%左右,美国将再无主体民族。今天加州的人口结构,将是30年后美国全国的人口结构。

少数族裔不再“少数”,导致地方政治格局发生重大变迁,并不断向联邦政治施加更大的压力。在另外一边,特朗普所代表的共和党右翼尤其是白人群体则不断进行反击。特朗普任命了大量年轻的联邦法官,试图以此来对抗美国人口结构所产生的强大政治压力。

发展模式和发展方向之争,是这次特朗普与拜登对决的另外一个重要问题。

拜登所代表的是把美国从自由资本主义向欧洲式福利资本主义方向转型的一派政治势力。这一派系希望美国在所有权领域保持资本主义特征的同时,在分配端增加更多的福利色彩,以追求更加公平的分配权为优先目标。很明显,这是少数族群中的下层民众所期待的。

特朗普所代表的是保持美国自由资本主义特色的一种努力,保护美国传统的小政府大社会的基本格局,以维持美国的竞争力和创新能力为优先目标。

这两种思想的冲突,其实就是美国当下国内两种思潮的冲突。一部分政治精英希望拥有更好的福利和更多的公平,另一部分政治精英则认为,美国霸权需要美国人民不断做出个人层面的利益牺牲。霸权不仅是一种国际结构,也会内化成一种国内结构。

政治乱象会击垮今天的美国吗

美国大选中所暴露的一些政治乱象,很难被解释为美国霸权衰落的象征。这其实不是霸权是否会衰落的问题,而应该被视为国际体系的再平衡和正常化。

在人类历史上,少数国家和群体主导世界事务的局面虽然经常出现,但总是难以持久的。美国所处的西方阵营,在古希腊科学精神、古罗马的法治体系和基督教神学的人人平等观念的滋养下,率先进入工业化时代,开创了以西欧一隅主导世界的罕见历史阶段。这注定是不会长久下去的。现在,欧美主导世界事务尤其是海洋事务的历史,已经有500多年,接近西方历史中最长的兴衰周期了。

1 2
回到顶部